明星代言 杜绝“戏言”

2010年02月26日 10:35  专家观点 我要评论

  

5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等部门,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再次强调,在处理假冒伪劣药品的案件时,如果演员明星知道产品是假药,却仍然代言,也将被追究刑事责任。如此的重典之下,明星代言,虚假药品的问题,是否能够得到根治?那么反过来,我们又要说,“不知者不怪”,会不会导致“无知者无畏”?央视经济频道主持人王小丫与著名财经评论员向松祚和沈竹共同评论。

明星知情,代言假药,可作共犯追究刑责,两高新司法解释,能否根治虚假药品代言?是否知情,究竟该怎样界定?

沈竹:解释细则应该让民众满意
(《今日观察》评论员)

药品关系到我们老百姓的生命安全,什么代言都不如代言假药的危害更严重,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用《刑法》的政策来遏制明星代言假药广告,是必要的。
我们再重温一下解释细则,它说你明知道生产、销售假药、劣药,那就对明星代言作共犯处理,但是怎么知道明知还是不知呢?它又说了一个细则,它说一旦代言药品被发现是假药、劣药,公安部门调查明星的时候,明星提供不出审核情况的证据,就属于明知的范畴。这审核情况的证据一个是质检部门出具的合格证书,一个就是药品的批文。
    这些细则出台,如何让民众满意,确实是这次媒体质疑的焦点。比如美国,它有一个联邦贸易委员会,它在规范广告词的时候,是相当的细致。比如说第一,广告词必须要反映代言真实的意见,你使用过你才可以表达,而且你表达的必须是你真实的感受,你没有小孩,你绝对不能做奶粉的广告,因为你的孩子没有吃过奶粉。
    再有一点,代言人在广告产品中,对于有关产品效果的部分,必须有事实依据,你要有数字,你要有证据,你要没有这个证据,我们就可以控告你,投诉你,说你夸大产品的疗效,我们有法可依,就给你进行赔款也好,重罚也好,判刑也好,有一个非常详细的依据,这在我们国家现在是缺乏的。

向松祚:要杜绝虚假代言人攻破刑法这一屏障
(《今日观察》评论员)
两高出台这样的一个司法解释,可以说是非比寻常的。这至少凸显了三个方面的重要性。第一个就是凸显了我们国家现在明星的代言行为,特别是明星代言药品这样的行为,的确对社会公众有非常广泛的影响力,客观上就可能潜在着有巨大的伤害。
第二个重要性就是说以前明星代言如果出了问题,可能有的是一种民事的纠纷,有的可能是一种法规,行业法规方面有所界定,但是这一次两高的解释,把它升到刑法,这是最高的一个层面,显示了我们相关的部门,特别是我们的司法机关,对虚假药品和虚假药品的宣传行为,虚假药品的代言和广告行为的最高程度的重视。第三个重要性是对于所有的代言的行为,都有一个重大的震慑的作用,特别是对这些在社会公众上享有很高知名度的明星。
综合这么多的评论,总体来讲对两高这个解释,大家都是持非常肯定的态度的,但是整个评论里面有两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需要我们的司法机关,也是需要整个社会来证实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两高的司法解释,在实践中,可能存在执行难的问题。 第二大问题,现在我们已经使出了最后的武器——《刑法》,如果说未来这个事情,没办法执行,或者说制假者、售假者、虚假广告的发布者,和我们虚假代言人,又一次规避了,或者又一次挑战了最后《刑法》这一道屏障,那我们又会怎么办呢?我们下一步还有什么武器能够使出来呢?

代言不是演戏,明星代言该如何强化自律?这样的问题,又该如何根治?

沈竹:强大利益驱动明星代言
(《今日观察》评论员)
明星代言药品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利益支撑,明星在演戏的时候,在主持节目的时候,创造了极大的影响力,你口碑也好,名誉也好,大家愿意去相信你这张面孔,所以说一方面是商家,一方面是明星的利益,两面一结合,使它产生了一个利益驱动。到现在这个《刑法》能不能够起到震慑作用,我们拭目以待。


向松祚:监管环节应严格执行虚假行为
(《今日观察》评论员)

这次两高司法解释所界定的只是表面的一张牌,其实背后有很多的环节,我觉得有两个是最根本的。一个是制假者和售假者。对于售假者或者制假者,要追究非常严峻的刑事责任,从根本上绝制假和售假,那自然明星代言这个虚假行为他也不会产生了。第二个,我觉得重大的责任者,应该是相关的政府主管部门,药品在审批的过程中,药检部门必须要审批,在生产过程有质检部门,在销售环节,有工商部门,在广告的宣传方面,有媒体的主管部门,其实有多个环节可以杜绝这种虚假的行为。这个我想才是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光从明星代言这个角度入手,可能是一个舍本逐末的一个行为。

马怀德:不要把假冒伪劣产品的所有责任推到明星身上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今日观察》评论员):
明星他只是在整个违法广告的生产、发布,以及产生侵害消费者权益后果的整个链条中只是一个环节而已,不是问题的全部,所以我们不要把假冒伪劣产品的,所有责任推到明星身上,也不要把违法发布广告的所有问题,也推到明星身上,因为这是一个多个主体,共同实施的一个连续性的行为,要真正解决虚假广告问题和违法发布广告问题,我想要从立法、执法、司法,几个方面加强联动。更需要从广告的主管机关,广告的生产、发布来关注这件事情。


赵秉志:要让假药、劣药难产、难生长
(中国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会长)
关键的问题在于让假药、劣药本身就难产,产了以后也难以生长,不能够等它长大了,做了很坏的事了,才把它打死。(目前)我们设置的相关的遏制制度,相关的控制制度,可以说不够完备。而且还有一个,(如果)发生了一百起,查到了八十起,九十起,处罚也可能并不是那么严厉,但是我给予了严肃的查出。我相信在刑事责任,或者是其它法律责任,很难避免的情况下,对于制止防范这种行为,可能会有更有利的效果。一旦生产销售了,他的这个责任的不可避免,也应该加强。

沈竹:应该出台政策禁止明星代言医疗广告
(《今日观察》评论员)
如果明星不能够对药品的质量负责,就干脆不要代言广告。
英国明确规定,在明星代言的范畴内,是不含有医疗药品的广告的,同样在上海工商系统,也推行了这样的一个原则,凡是明星代言的医疗广告,是不予播出的。
在药品的这个关系到民生的问题上,明星如果把控不好对事实本身的了解和洞察的话,就尽量不要代言这种医疗广告,而我们的国家是不是应该也出台这样的一个政策,来禁止明星再代言医疗广告,否则你在今年或者明年,可能又会听到,“我不知道”,“我又不知道”,对于明知故犯的这种现象,你是没有办法用法律的这种制裁去满足。


向松祚:追究明星代言人的刑事责任只是解决问题的必要环节
(《今日观察》评论员)

首先两高出台这样的司法解释尽管有执法难的问题,但是对整个规范代言的行为是有非常重要的帮助的。第二,明星和其他的代言人,以及参加这个产业链条的人,要加强自律,要有高度的责任心。第三,追究明星的或者其他代言人的民事责任也好,刑事责任也好,只是解决问题的一个必要的一个环节,但是绝对不是一个充分的条件,或者是一个全部的环节。


(《今日观察》栏目播出时间:周一至周五21:55—22:25;重播23:50-24:20;次日中午13:00)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