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拳能否肃清网游行业?

2010年02月26日 10:37  专家观点 我要评论

  

点击观看节目视频<<<<<<<<<<<<

经过对已经出版运营的200多款网络游戏进行集中的审查,截止到目前,已经有45款游戏被责令关闭,还有多款游戏被查处,多家企业被警告。新闻出版总署还传出消息说,要在年底之前对整个网游行业进行全面的一次清理。究竟如今的网络行业这潭水有多深?有多浑?经过这番整治,是否能够得到彻底的净化呢?面对这个急速膨胀的网游的这个新产业,我们的管理怎样才能跟得上?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王小丫和著名财经评论员马光远、刘戈共同评论。

新闻出版总署查处违规网游,45款境外游戏,被责令关闭,27家网游企业收到违规警告通知书,净化网游环境,备受网民关注,重拳能否肃清网游行业?
 

刘戈:主要清理“无版权、添加色情暴力、错误价值观”的网络游戏
(《今日观察》 评论员)

第一个情况就是所谓的没有“准生证”,擅自出生的问题。按照中国政府的规定,如果引进境外游戏的版权在国内进行运营,需要一个审批的过程,国内的游戏要上线的时候,就要进行备案。现在的情况是,这两个手续都没有做,就擅自让这些游戏在网上进行运营。
第二个情况就是出现偷梁换柱的情况,在审批和备案的时候,网游企业给的是一个删节本,里面的内容很健康的,非常好,但在上线的时候,就把那些血腥、暴力、色情的东西又加了进来。
第三个情况就是游戏里有不健康的,不适合网友来进行游戏的内容。比如《美国1930》游戏,它是一个什么样的游戏过程呢?假使你扮演的角色是一个小混混,你的目标就是要成为一个黑手党的头目,你在这个过程当中,要杀人越货、抢劫、抢银行、开赌场等等。这样的游戏过程,它倡导了一个非常错误的价值观,这种网络游戏,我们是不能容忍的,太过份了。
   
马光远:此次仅是第一拳  未来还将有更进一步的清理整顿
(《今日观察》 评论员)

多年来,网游行业的本身内容有暴力、色情、赌博的三步曲,网游的大部分内容都离不开这三者。据权威调查结论显示,95%的网络游戏都与这部分内容有关。在美国有一个行话理论,就是经常看电视的人比较少看电视的人,更容易认同电视里边的事件描绘的情景,这个情况对于网络游戏来说也是相通的。也就是说,绝大多数青少年在玩游戏的过程中,因为色情、暴力、赌博等不健康内容的影响,他们的主流意识形态和价值观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自己完全沉迷在虚拟世界里。比如,在2008年,天津有一个少年玩杀人游戏,很入戏,也想找一个人杀一下,结果对网管猛砍了70多刀。这几年,在青少年教育和身心健康的影响方面,网络游戏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这一次新闻出版署对网游行业清理整顿的这一拳,应该仅仅是第一拳,未来相关的部门可能会有更进一步的行动,对整个网络游戏的环境进行整治。

刘戈:管理真空  需要明确主管部门
(《今日观察》 评论员)

网游行业发展快,本身就增加了管理的难度。中国的网游行业,从规模化的经营到现在也就是七八年的时间。增长的速度惊人,从几亿元增加到了现在的200亿元,每年用百分之十几、百分之几十这样的一种速度在增长。在这个增长的过程当中,我们还有一个认识的过程,包括谁来管,怎么管,从哪一个环节来管?这几年有很多的反复,有时候是新闻出版署在出政策,有时候是文化部门在出政策,此外还有体育部门和工信部门,职能上的交叉繁复,到最后谁的责任是谁的都分不清楚。所以现在有这样一个新的规划的进一步确定,应该对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行业来说,有一种推动作用。
   
马光远:新闻出版总署重审审批权是一个很好的开头
(《今日观察》 评论员)

除了多头管理以外,在网络游戏管理治理方面的难作为,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有些部门根本不作为。一些主管部门把网络游戏作为一个产业来管理,一方面要扶持它发展,另一方面要进行治理整顿,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这对于管理上本身是不相容的。所以这一次,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进一步重审自己的审批权,是一个很好的开头。

网游产业蓬勃发展,网游产品良莠不齐,未来的网游产业将如何稳步健康推进?
刘戈:应适当限制、屏蔽网游行业
(《今日观察》 评论员)

网游这件事情到底怎么看?现在整个社会上对这件事情的分歧非常大,家长、运营商以及主管部门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和分歧特别大。比如说,很多家长认为网游不但不应该支持,还应该遏制,应该把它变成一个限制性的行业,像烟草行业那样,高税收,而且不许做广告。但有些方面认为网游行业是文化产业的一部分,要大力地发扬,要积极地推动。这两种观点之间的矛盾非常深,在这样的状态下,在制定政策的很多时候都是前后矛盾的,这种相互关系也不太好摆平。我的看法是没有人愿意干的产业,才应该去扶持,像网游这样利润丰厚的产业,没有必要再去扶持。比如原来卖保健品的,现在都去干网游了,足见其利润之丰厚。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适当地对网游行业有一些限制和屏蔽是必要的。
   
马光远:要作为限制性行业来规范发展   不应扶持和鼓励 
(《今日观察》 评论员)

网游行业应该作为一个限制性的行业,绝不应该在政策上进行鼓励。我们不能仅仅看到网游是一块这么大的蛋糕,但看不到蛋糕里面所包含的“毒药”。如果看不到这一点,看不到它对整个青少年的危害,对文化,对道德底线的冲击的话,那么我们发展经济究竟为了什么?这又回到一个本原问题,按照经济学范畴里凯恩斯的说法,它是一个关于道德伦理的科学,如果我们发展GDP的同时,没有看到它的负面效应,去鼓励网游,那么跟我们经济发展的目的是完全背道而驰的。所以网游行业要进行管理,就应该回到本原,就把它定位成一个限制性的行业,通过税收,通过分级管理,甚至通过限制它的途径和发展规模等等,来进行限制发展。
对于网游这样对未来有很大影响的行业,如果我们还在税收,技术等其他方面进行优惠和给予扶持的话,就有点不可思议了。从公共政策本身的公正,从网游行业对社会道德、文化、经济等各个方面的冲击来讲,绝对是不应该再进行鼓励的,而是应该进行严格管理,严格限制的。

李楯:分级管理值得考虑
(北京市社会学学会副秘书长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我觉得首先一个问题,我们要认识到,它是一种由商业支撑的娱乐,所以尤其在一个开放的中国要完全按照旧的思路管理,是很难管好的。如果我们对这个东西有限制,那就牵扯到我们今后,如果这作为一个产业,它在世界上的份额问题,因为它不只是个对内的问题。那么第三点我们要考虑到,通过什么样的手段,使参与这种游戏的人,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而且能够使更多的人,有节制地参与这种游戏,所以我觉得分级管理倒真是一个可以考虑的事情。
   
刘雨愫:审查标准有待升级  继续加强和改善审督力量的构成
(北大文化产业研究院动漫游戏研究中心主任助理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对于任何一个产业来说,都是会存在这种发展超前,规范滞后的这样一个局面,因为这个行业是非常复杂的,尤其是这种文化产品,它里面蕴含的内容,涉及到的学科也是方方面面的。现在采取的审查的标准,还是有待升级的,因为目前我们采取的审查标准,还是比较浮于表面的。我个人认为不光需要引入教育学,还需要引入心理学,还要引入很多文化内涵的东西,我是希望能再继续加强和改善审督力量的构成方面,还需要再把社会上的一些意见,和消费者的一些意见,要多多加入进来。
   
马光远:立法很关键  应加大其违法成本
(《今日观察》 评论员)

从这个产业的长远的健康的发展的角度来看,首先,必须有一套保证它健康发展的制度安排,从审批、监管到运营,有一套相应的法律体系,所以说立法很关键。我们不仅仅要让它发展,还应该让它规范;第二个就是应该加大违法的成本。现在新闻出版署要坚决查处,绝不手软,但还没看到具体的举措,怎么坚决?怎么严格?所以加大违法成本的话,可能会好一点。


    (《今日观察》栏目播出时间:周一至周五21:55—22:25;重播23:50-24:20;次日中午13:00)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