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鼠大战 (2007.8.11)

2010年02月24日 17:55  深度报道 我要评论

  

    


今年5月份的一天,阿勒泰地区富蕴县牧民比拉力在杀羊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当了半辈子牧民,比拉力还第一次经历过这种事情,羊肚子里出现了老鼠,这也成了他心中的一个谜。

  

    羊是吃草的动物,怎么会吃起老鼠了呢?就在牧民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另外一件事情又让他们大吃一惊:草原上大片茂盛的牧草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黄色的坑洞。

  

    草原上出现了坑洞,让牧民们感到担忧和恐惧。这些坑洞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出现在牧民放牧的草场上?这些坑洞难道和羊吃老鼠有什么内在联系吗? 草原上的牧草消失,这比羊肚子里出现老鼠更让牧民担心,因为,一旦失去牧草,牧民家中的牛羊将面临被饿死的境地。

  

    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牧草消失的呢?经过仔细观察,牧民们发现这与草原上出现大量的坑洞有关系。

  

    不久坑洞里的主人出现了,它有一身黄色的皮毛,使它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很难被发现。很快,这些长着黄色毛皮的动物被认出来了,它是一种鼠。

  

    由于身上的毛是黄颜色的,又长着兔子的短尾巴,所以这种鼠得了一个黄兔尾鼠的名字。像我们熟悉的家鼠和田鼠是以谷物为食物,黄兔尾鼠的食物是什么呢?草场上牧草的迅速消失和黄兔尾鼠有什么样的关系呢?

  

    据了解,黄兔尾鼠专门吃牧草,它吃草就像镰刀割草一般连根部一起吃掉,老鼠所在的地方寸草不生。黄兔尾鼠一旦大面积爆发,草场就会遭到毁灭性破坏。草根被毁后,牧草在几年内基本没有恢复的希望,这对草原来说几乎是一次掠夺。原来,是因为老鼠将草场上的牧草吃光了,有的羊会因为饥饿,才不得不捕捉老鼠吃。

  

    在阿勒泰地区,记者了解到,发生鼠害最严重的是富蕴县。这里的草场已经几乎见不到绿色。由于牧草大面积消失,牧民们只好举家搬迁。

  

    当地究竟出现了多少只老鼠?他们的分布情况又是怎样?此事引起了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畜牧厅的高度重视,他们立即成立了调查小组,到阿勒泰地区调查黄兔尾鼠的分布面积和数量,以便制定灭鼠方案。 灭鼠专家倪亦菲和老鼠打了24年的交道,但对今年出现的大面积鼠害,他也感到非常担忧。

  

    按着倪亦菲的计算方法,一百个有效洞会生存着25到30只老鼠,在富蕴县境内,一公顷的草场有八百多个有效洞,也就是说,一公顷的地方就会有两百多只黄兔尾鼠泛滥。为了摸清黄兔尾鼠的分布情况,调查组决定打开一组洞穴。洞穴被打开后,庞大复杂的洞群规模让调查组的人员都感到震惊。 

  

    这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它们洞洞相连,错综复杂的通道一直在延续。大部分时候,黄兔尾鼠会隐秘在自己建造的房屋中,在这里每一个房间都有其特殊功能:这里是储藏室兼餐厅,黄兔尾鼠喜欢把牧草拖到洞里慢慢享受;这里是卧室,一对夫妻睡得正香;这是卫生间;这是活动室;还有专门的育婴室。

  

    倪亦非向记者介绍,一只黄兔尾鼠一胎最多可以生育13只小鼠。出生的小鼠二十多天后就进入了下一轮繁殖。旺盛的繁殖力使黄兔尾鼠的种群在短时间内急剧增加。黄兔尾鼠的繁殖力非常惊人,为什么又偏偏在今年出现了大爆发现象呢?

  

    


由于去年暖冬的影响,今年阿勒泰草原的春天提早了二十天。暖冬带来的后果是,原本在冬季不繁殖的黄土尾鼠将繁殖期整整提前了近一个月,那么,这一个月的提前量又意味着什么呢?

  

    就在富蕴县鼠灾成害的时候,临近的青河县也发现了大量的黄兔尾鼠。据调查,整个阿勒泰地区的鼠害面积已经达到三千多万亩。

  

    由于暖冬的影响,老鼠的繁殖处于一种失控的状态。同时,倪亦非向记者介绍,出现鼠灾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人对草原的破坏,超载放牧、过度开垦最终导致草原荒漠化、沙化更加严重,致使生态环境恶化。

  

    据治蝗办工作人员介绍,如果不及时控制,到秋季,草原上黄兔尾鼠的数量每公顷将达到一千六百只,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信号。同时,它们又在快速繁殖,这就给更多的草场带来威胁。为了准确监测到黄兔尾鼠的蔓延趋势,自治区治蝗办和地方治蝗办在草原上设置了多处监测点,并夜以继日地观测老鼠的动向。可是,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黄兔尾鼠肆无忌惮地毁坏草原吧,怎样才能将草原杀手消灭呢?治蝗指挥部也在寻找着各种有效的治理办法。

  

    鹰和狐狸都是老鼠的天敌。草原上老鼠数量的增多,为鹰和狐狸提供了丰富的食物来源,那么,为什么狐狸和鹰的出现没有阻止鼠害的发生呢? 由于的繁殖能力已经大大超过了鹰和狐狸的繁殖能力,这就造成了草原上生态失衡,鹰和狐狸已经吃不完迅速增长的黄兔尾鼠。

  

    为了防止鼠害,吸引更多的鹰飞到这一片草场来,治蝗办的工作人员用石头搭起了很多的鹰墩,以方便鹰落脚休息,但是鹰的数量远远比不上老鼠繁殖的数量。

  

    引来鹰不能控制老鼠的数量,于是,治蝗办又建立了基地,专门对狐狸进行野化训练来灭鼠。治蝗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两种方式被称之为生物灭鼠法。但是,人工驯化的狐狸吃鼠的能力相对来说是较低的,当鼠害大爆发时,生物灭鼠并不能完全奏效。

  

    记者在现场还发现,一些农牧民通过放置鼠夹子和撒药的办法进行灭鼠,但这些方法面对大面积的老鼠都无济于事。各种办法都尝试了,怎样才能对付遍布草原的老鼠呢?通过综合考虑,治蝗指挥部最后决定动用飞机撒药进行防治。

  

    经过多方协调,飞机终于调来了。在这一刻,现场的所有人员都显得很激动。为了不伤及到草场上大的牲畜,工作人员将鼠药混合到颗粒小的玉米渣里,这样,撒到草原上只有像黄土尾鼠这样小动物才能吃得到。经过一百多个架次的播撒鼠药,草原主要核心区的黄兔尾鼠正在消失。

  

    老鹰、狐狸、鼠夹子、飞机撒鼠药,一切可以想到的办法,治蝗办的工作人员都尝试了,费尽周折,阿勒泰草原上的黄兔尾鼠最终还是被消灭了。怎样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我觉得,合理利用草原、利用现有的生态环境才是治理一切灾害的良策。值得可喜的是,针对新疆现有荒漠化半荒漠化的草原情况,政府部门也在积极组织进行生态移民、划区轮牧、核定草原牲畜量等科学合理的方式,对被破坏的草原进行有效保护,受伤的草原正在向着良性方向发展。

  

    null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