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商、徽商 现代与历史的“龟兔赛跑”

2010年02月23日 17:02  栏目活动 我要评论

  

    〈上海证券报〉

  

    本报记者徐王婴

  

    曾引领中国商界500年风骚的晋商、徽商,在沉寂百余年之后的今天终于引起社会的再次关注。

  

    5月20-21日在杭州召开的“首届中国商帮峰会”,新晋商、新徽商无疑是参会的“主力部队”。这两支商帮代表团不仅请来了晋商、徽商的后裔——乔致镛的后裔乔燕和女士,胡雪岩的后裔胡维平;还组织了强大的企业家阵容。

  

    新晋商、新徽商,中国历史上一北一南两大商业劲旅的后裔,现代商业社会中正在崛起的后起之秀。透过他们热切的目光、坚定的脚步,仿佛让人看见历史的沧桑和变迁。重塑或者超越历史辉煌,这是新晋商、新徽商们励精图治所希望实现的愿望。

  

    有愿望,还得有理性的认识:今人、古人,差距何在;今时、古时,谁为“龟”、谁为“兔”?

  

    陈峰、尹同耀等高大身影的背后

  

    知本英雄登台 民营性今不如昔

  

    若以参会的企业家和参选商帮领军人物的名单来看,新晋商、新徽商的阵容和气势决不亚于浙商、苏商。

  

    新晋商的“领军人物”,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百度CEO李彦宏、山西安泰集团董事长李安民等可谓声名显赫、光彩照人。有趣的是,晋商代表团申报的“领军人物”候选人还有台湾鸿海集团董事长的郭台铭这样的台湾首富,据说,香港富豪霍英东也是山西籍人氏。

  

    而徽商的阵容里,不但有2005年的“年度经济人物”奇瑞汽车的尹同耀还有江淮汽车的左延安,荣事达的仇旭东、马钢集团的顾建国等九经沙场的国企老将,和慈善榜人物余渐富、李炜等民营企业家。

  

    在晋商、徽商没落沉寂百余年之后,有了继承祖辈先志的“扛旗者”。人们对“知本英雄”陈峰、李彦宏、尹同耀、左延安们寄寓了厚望。

  

    但相比晋商“平阳、泽、潞富豪甲天下,非数十万不称富”,“山西太谷县孙姓,富约两千余万,曹姓、贾姓富各四五百万,平遥县之侯姓,介休县之张姓,富各三四百万……介休县百万之家以十计,祁县百万之家以数十计”的古时情景,今时晋商的阵容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当年的气势。徽商的情况也相仿。

  

    先看晋商,确切地说,新晋商目前的群体并不大,除了山西当地比较知名的山西安泰集团的李安民、海鑫集团的李兆会外,其他如百度CEO李彦宏、深圳赛格集团董事长孙玉麟、天津顺驰集团董事长孙宏斌、海南航空公司董事长陈峰等都属于“晋籍商人”。这些,山西之外的“晋籍商人”与省外发展的浙商所不同的是:后者大凡是在本土发展有了基础与实力之后的“外扩”行为,而前者则是“因为在省外”,才有了更好的发展。

  

    如果剔除这些外省发展的新晋商,山西本省的民营企业家更少,非但民营企业家少,真正民营化的企业家更是少之又少。这样说,一是指山西的经济成分中,至今仍是国有企业占绝对的主导地位,二是说当地许多民营企业的发展靠的还是资源的垄断性而非经营的市场性与民营性。

  

    而新徽商代表团推荐的10名领军人物候选名单中,国企老总占了7个。“安徽的民营经济最近几年有了较大的发展,占了经济总量的五分之一。这里面还包含了不少在安徽发展的浙商企业的成分。”安徽省《决策》杂志的陈新主任如是说。

  

    而历史上的商帮,无论是晋商还是徽商,其发展虽然得益于一定程度的“官商勾结”,但在产权上是清晰的。可以说,民营性,本来就是商帮的一个特性。

  

    蔡文龙、李光忠等孤独地微笑

  

    能源产业独领风骚 商业资本今逊于昔

  

    近年来,“山西炒房团”的风光几乎盖过了“温州炒房团”。这让人们注意到山西财富阶层的出现。

  

    但山西富豪似乎都比较低调。他们愿意一掷千金购豪宅而不愿意畅谈创造财富的苦与乐。其原因,在于山西富豪大都为“黑色”,即因煤炭而成富豪。有数据表明,2003年进入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的13家山西民营企业,11家是做煤炭行业出身。

  

    基于此,许多人认为山西煤炭富豪不能算晋商。“历史上的晋商是靠着聪明才智经营出来的家业,而现在不少煤老板之所以有钱,恰好是因为中国经济发展造成能源需求的上涨,所以让他们有了特有的商业机会”。

  

    无独有偶,安徽的产业结构中,主导产业也是钢铁和煤炭。能源产业的兴盛应该是新晋商、新徽商的幸事。相比历史上晋商、徽商因商业资本的兴起而发展,又因商业资本没能及时转为产业资本而渐趋衰落的历史宿命来说,产业基础和产业积淀,是新晋商、新徽商重振雄风的新起点。

  

    这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奇瑞汽车的尹同耀、江淮汽车的左延安,马钢集团的顾建国、荣事达的仇旭东、海螺集团的郭文参等“制造英雄”的崛起,为新徽商进入重化工业时代的“后发制人”打下了很好的产业能力的基础。

  

    但经济社会,商贸流通始终起着血液般的作用,“流通”,要“流”才能“通”。曾几何时,“无徽不成镇”、“无徽不成商”、“无晋不成行”的“约定俗成”变成了“无浙不成市”的说法?

  

    “商路遥远,汇通天下”是晋商、徽商叱咤风云的看家本领。清代初期,山西商人的货币经营资本逐步形成,不仅垄断了中国北方贸易和资金调度,而且插足于整个亚洲地区,甚至把触角伸向欧洲市场。从蒙古草原上的骆驼商队,到吴淞口正在出海的商船,都有山西人在计价核算。

  

    与晋商相对的,徽商不仅以盐典茶木等行业著称,而且也插手海上贸易;边陲海疆无不留下其踪迹,控制着横贯东西的长江商道和纵穿南北的大运河商道。

  

    爱跑的晋商、徽商到了今天却变得喜“静”不喜“动”了。这样的性格特征也许可以从太原、合肥等的机场建设可见一斑。当记者“飞”往山西太原,诧异地发现太原的机场建设不但简单,而且候机的人员稀少。难怪呼有人抱怨,连山西汾酒、山西陈醋的“足迹”都越来越少见了。

  

    李彦宏武大安们神情从容

  

    资本新贵势单 威猛之势赶超“票号爷爷”

  

    商帮峰会召开之前,有本报记者联系百度的李彦宏。李在电话中声明:不喜欢被人贴上晋商的“标签”。

  

    不管李彦宏是否以晋商为荣,山西人还是不由分说地把他当成了新晋商的领军人物之一。不但推选他为新晋商联合会的副会长,还推选为此次晋商领军人物的候选人。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山西人,他的成功也许在于承继了晋商的血脉又超越了晋商文化的局限。生长于山西,学成于北大,又走入华尔街,迈入全世界IT精英的汇聚地——美国的硅谷,回国之后成为“海归”创业者。这样的“东学西就”,终于造就了2005年8月5日,百度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首日挂牌即以354%的涨幅创造了美国股市213年以来外国公司首日涨幅的最高记录。

  

    凭借资本之翅,“一夜暴富”、平步青云的财富故事相比先时晋商的“票号爷爷”们,要潇洒得多、快意得多了。

  

    同样因资本运作令人叹服的还有新晋商代表,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12年的艰辛打拼,海航这个最初由海南省政府投资1000万元发展起来的公司在他的率领下成长为拥有中国第一家A股、B股上市的航空公司,总资产达400多亿元人民币,位列中国企业500强前200位之内,创造了中国航空界发展的奇迹,创造了在两种体制过渡中中国企业发展的奇迹,被中国经济界称为“海航现象”。

  

    但李彦宏、陈峰等“资本新贵”在新晋商的队伍里毕竟有些“势单”。山西省的A股上市公司仅22家,就是比起安徽省43家上市公司的数字来也是一个小数。

  

    数字的差距,体现的是安徽本土的“资本新贵”比本土新晋商更多、更活跃。这次出席商帮峰会的武大安——安徽经贸投资集团的董事长,两天的交往中让人看到的始终是平和的微笑和从容的气质。

  

    作为一家专业的资本运作公司,武大安的公司主要业务是参与安徽省大中小企业的改制,就是通过改制、重组、收购等“手术”改造国企,并进一步把这些企业推向资本市场。

  

    让武大安感到自豪的有这样的案例:他所领导的公司曾经帮助国内一家高科技企业到海外上市,经过规范的辅导和改制之后,这家最初注册资本只有300万元的小企业,最后在海外筹到60亿元的资金,完成了上市融资的目的。

  

    然而,无论李彦宏、武大安们怎样的努力,其掀起的资本之浪都难及晋商票号的大势磅礴。与当年“票号爷爷们”叱咤风云相对应的,今日之中国,成了国外风险投资家们的乐园。资本软肋,急需振作。

  

    晋商、徽商,500年的辉煌,曾经演绎了“龟兔赛跑”的喜剧。在历史剧中,晋商、徽商显然是清醒的“兔子”,遥遥领先于古代中国的商圈。拿现在的晋商、徽商和历史比;和浙商、苏商、粤商、闽商等商帮相比,大概算得上是“龟”,且是比“兔子”贪睡的“龟”。

  

    如此类比,并不是给晋商、徽商泼冷水。因为,现代版的“龟兔赛跑”,有一个很大的改变——比赛环境的改变。如果说,先前的“龟兔赛跑”是在陆地进行,现在的赛跑是在“海”里展开的。

  

    “龟”的生命基因善游泳,这是他们在现代版“龟兔赛跑”中所拥有的优势。事实也如此,无论晋商、徽商,无论是要打造商业资本、还是产业资本、金融资本,市场经济观念的革新,以及对传统商帮文化的继承是其畅游商海的根本“法器”。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