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出重围卖海参(2006.6.30)

2010年02月24日 09:24  往期《闯天下》文稿 我要评论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恐吓电话,让亲朋好友对他褒贬不一呢。

  

    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南屯村村民 薛兵:“很古里古怪的这么一个人。”

  

    胶南市东风海参育苗场经理 徐全磊:“他经常不按照常理出牌。”

  

    尹宝昌妻子 薛慧:“感觉跟个小孩似的那个思想,就是不是很成熟。”

  

    


他们的话共同指向的是一个叫尹宝昌的海参加工大户,在青岛的海参行当里尹宝昌算得上一个人物,但是,在海参加工最繁忙的2006年6月8日下午,他突然接到了一个恐吓电话。

  

    尹宝昌:“你如果想举报的话,那不好意思,对你不客气。”

  

    这个威胁电话起因是,尹宝昌发现有个别商家加工销售的海参掺进了40%以上的糖分和盐分,他和当地一家报纸记者暗访海参市场后,希望记者将此事曝光。

  

    尹宝昌:“花的是买海参的钱,其实是买的糖分,买的盐分回家。”

  

    海参是一种名贵的水产品,含有30多种活性物质成分,每公斤干海参一般在5000元左右,如果在加工干海参的过程中,掺入盐分和糖分的话,暴利就产生了。

  

    


尹宝昌:“我这儿如果一年加工3000斤干海参的话,如果掺糖分的话,我算了算,一年就能多卖300万元。”

  

    员工 田志珍:“含糖的海参在价格上它成本上能比我们这个降低500左右,所以相对来说,我们这个价格确实受到很大的影响,受到了非常大的冲击。”

  

    尹宝昌妻子 薛慧:“你像我们这个店有一天营业额200元钱,破记录了,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

  

    从2005年冬天以来,尹宝昌的干海参生意就开始大幅度滑坡,但他却放着轻易就能到手的巨额资金不赚,在有些人看来,尹宝昌确实有点古怪。

  

    尹宝昌的这个举动被个别同行所嫉恨,如果在当地报纸曝光的话,对市场来说,无异于一场突然而至的台风。尹宝昌的这个举动,对他自己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

  

    


尹宝昌是青岛市烟台前村人,1991年,16岁的尹宝昌初中毕业后下海捞参,直到现在31岁的尹宝昌依然经常下到他的600多亩养殖海区,察看海参的生长状况。

  

    记者:“这个海参好抓不好抓?”

  

    尹宝昌:“不好抓,今天风浪太大,水浑。”

  

    记者:“抓不到。”

  

    尹宝昌:“不多。我估计投苗今年一共加起来,能有个200万头左右吧。”

  

    


记者:“像这样的一个海参能卖多少钱?”

  

    尹宝昌:“这一个海参吧,能收上来三年左右了,它能卖十二三元钱,你像这一个吧,也就是两年半以后能够卖七八元钱,这都属于半成品的海参,再有一年多点这个就可以当成品海参卖了。”

  

    1998年尹宝昌用赚来的10万元钱搞起了海参网箱养殖,没想到一场台风让他血本无归。

  

    尹宝昌:“我走投无路了,手里就剩几百元钱了,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又第二番又回到海上,潜水整天捕捞赚本钱。”

  

    为了糊口,尹宝昌重新漂浮在时而沉默时而喧嚣的大海,性格变得封闭、孤僻,看着一个又一个同伴在大海上落魄,在大海上老去,他的内心一片迷惘。

  

    


尹宝昌:“开船出海的时候,光听着柴油机轰隆轰隆的声音和海浪轰隆轰隆的声音,没人的时候,实在没人的时候就吆喝两嗓子,有的时候随便唱两句。”

  

    记者:“唱什么呀?”

  

    尹宝昌:“唱《黄土高坡》‘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我不能再唱了,唱起这个歌来,我觉得心里挺酸的。”

  

    尹宝昌在一次出海中落下了严重的腰伤,3年中有3次几乎葬身大海,换来的是8万元血汗钱。他开始恐惧大海,他想过一种平静的日子,他希望在承包的一片海滩上靠养殖加工海参生活。

  

    记者:“这些海参到市场上能卖多少钱?”

  

    


尹宝昌:“能卖1200元钱。”

  

    记者:“这么贵呀。”

  

    尹宝昌:“还行。”

  

    记者:“它这个怕死不怕死?”

  

    尹宝昌:“怕死,离开水不太长时间就氧化了,氧化以后就变成一滩水了,因为它是一个蛋白质疙瘩。”

  

    


8万元钱怎么能够周转得更快呢?尹宝昌瞅准2002年秋天海参刚刚大批上市,价格走低的时机,囤积半大的海参苗。这让一家育苗场老板徐全磊十分纳闷。

  

    胶南市东风育苗厂经理 徐全磊:“我感到非常奇怪,当时他买的苗就这么大,就十来个头的苗,这一个苗当时,他买这个成本五六元钱一个,我们这个小苗呢,这么大的小苗才几毛钱一个。”

  

    因为当地的养殖户大都是买小海参苗来养,时间长,见效慢,但是投入稍小,尹宝昌反着来的一个小招数,却带出了效益。

  

    尹宝昌:“我养大苗的话,这个大苗如果出得快,半年到一年就开始出售了,一年以后这个海参就这么大了,如果半年的话,这个海参也是可以当成成品参了,这个两年能养一茬,这个两年能养四茬。”

  

    胶南市东风育苗厂经理 徐全磊:“这十个刺头,他养不到一年,就达到成品参的规格,他马上上市,养这么大的小苗得三至五年。”

  

    


尹宝昌:“避开了一个台风期,一个秋天的一个价格低谷。又是一个水温低的时候存的货,没有经过高温的季节存货,这三个方面,可以说就是零风险,100%的赚钱。”

  

    尹宝昌:“计时3分钟。”

  

    2003年,尹宝昌想利用自己养殖和收购的海参进行加工赚钱,但他在薛家岛上开了一个小店,两个月里竟没卖出去一个海参。

  

    尹宝昌:“我媳妇就和我急了,说你能不能出去看看,找一些关系,我说我一个渔民,我上哪里找关系,最后我一拍桌子就说我坚决想办法叫他们来找咱买。”

  

    尹宝昌的海参没人认可,他就针对高端客户,专门跑到一些星级酒店的门口发放海参的宣传品。

  

    


尹宝昌:“利用中午和晚上发,只发进不发出,就是只发给从酒店外进来的顾客,我考虑到那一段时间,他到酒店饭桌前坐着还有一段时间,在那儿闲谈或者顺便看看。如果发出的话,他喝醉了酒了,他也没时间去看去。”

  

    为了和走进自己店里的人套近乎,尹宝昌常会送给客人一两个海参拿回家尝尝看。但一个小的干海参也值20多元。

  

    妻子 薛慧:“只能是送一个两个的海参,有的时候人家说你再给我一个,没有办法,还得再给人一个。”

  

    顾客 薛秀峰:“以前开业的时候,我来买这个海参了,当时有点贵,不想买,转身就走了,老板送给我一两个,现在他的知名度也高了,也不送了。”

  

    当时,尹宝昌好像对海参有仇一样,给钱就卖,见人就送一两个,送得多了,夫妻俩就翻了脸。

  

    


妻子 薛慧:“现在想想,可能是女人见识短,不过,他下功夫了。”

  

    尹宝昌:“我们两个吵架,吵架实在吵得激烈的时候,她撩起门帘就走了。”

  

    送也没白送,2003年秋,一个其貌不扬的客人一次性买走20公斤干海参,尹宝昌夫妇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尹宝昌:“使大铁秤给他称好了40斤。简直有点不大相信的感觉,怎么一下子要这么多,买这么多干什么呢?”

  

    妻子 薛慧:“然后,他就扛一个袋子也没有包装,就扛着撂车上就走了,感觉挺惊奇的。”

  

    


但尹宝昌夫妇还是高兴得太早了,他们发现这种短平快的赚钱方式有很大的缺陷,如果没有批发商,生意就变得十分被动,因为在根本上并没有铺开消费面。加上他们的干海参产量有限,尹宝昌决定不再大批量地卖给一个客户。辽宁经销商张峰当时就很恼火。

  

    辽宁锦州经销商 张峰:“我也不知道为啥呀,我当初以为这啥呀,有钱还不挣呢,要的是30斤,他只给我5斤货。”

  

    尹宝昌:“这个顾客就觉得我怪,觉得这人是神经病,还有有钱不赚的。”

  

    尹宝昌觉得销售面越宽,赚钱也才能细水长流绵绵不绝。

  

    尹宝昌:“比如说我有100斤海参,一个人买一斤的话100个人给我宣传,如果一个人卖给他一两的话,100斤干海参有可能1000个人给我宣传。”

  

    


到2003年底,尹宝昌靠加工销售海参净赚了60万元,他在青岛经济开发区开始小有名气。2004年,尹宝昌带着自己的海参产品参加了青岛国际农产品博览会,与众不同的是,他把一台花5000元钱购买的激光刻字机搬到了农博会现场,在海参上刻字,这一奇招,让他一亮相就迅速走红多家媒体。会后,他就随即把机器搬到了自己的店里进行现场刻字。

  

    尹宝昌:“我们在店里现场雕刻,刻上祝福的话, 这是我们店的一个卖点,根据他们顾客的要求,刻上祝福的话,你看这个是一帆风顺,这个是步步高升,这个是祝你长寿,这个送给父母,代表着一个心意,你看这一个,带着我们老尹家海参的标志,有一个作为礼品的话,有一个新奇特的感觉,虽然多花几百块钱,但是他们觉得值。”

  

    消费者:“吃起来都心里感觉舒服。”

  

    大姐:“老人看了也挺高兴,送亲戚朋友,亲戚朋友也会觉得非常高兴的。”

  

    虽然在海参上刻字,每公斤增加了50元成本,但他的刻字海参每公斤能多卖1000元,还把自己的品牌一直宣传到了饭桌上。

  

    


尹宝昌:“刚要用筷子要吃的时候,一看健康长寿,一看,吓一跳,第一反应是,第二反应是很高兴,祝福我了,有这个感觉。就是吃的时候也不忘我的宣传。”

  

    顾客 常兵:“它刻了这个字以后,它提高了一个档次,咱送人也好,自己吃也好,像刻这福禄寿呀,祝你长寿呀,第一眼看到这个字你就有好的心情。”

  

    无论在海参上刻字还是帮助客户免费泡发海参也没能挽救尹宝昌,从2005年冬末到现在,销售比原来下降了80%以上,个别商户含糖干海参以低价位猛烈冲击着市场。

  

    店员:“这个是含糖的海参,这个是我们家的纯淡的海参,这个用舌头舔一下,它会觉得有点甜,这个我们家的纯淡的海参,完全是海的味道。”

  

    尹宝昌:“我这个纯淡的海参,如果正常的话,需要35斤活海参晒一斤干海参,35斤海参晒一斤,如果掺糖分或者掺盐分的话,严重掺糖或者掺盐的话,最多用20斤就够了。中度的掺盐掺糖有25斤也就够了。”

  

    顾客:“那个有一些吃了不放心的,吃了买的便宜的,这个进口的东西,得讲究点质量,感觉吃了不放心,不但无益,都有害了。”

  

    在我们采访结束的时候,尹宝昌向当地记者就掺糖海参的爆料依然没有结果,他说他将继续寻求媒体支持,为了消费者也为了自己,他不怕恐吓。大不了自己再回到海上去,那里有他承包的数百亩养殖海区,在属于自己的天地里,海参依然是他生命中的最爱。

  

    null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