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伯侬和野猪对着干(2007.3.28)

2010年02月24日 09:38  往期《闯天下》文稿 我要评论

  

    


烟台市牟平区北红石头村 2007年3月10日

  

    2007年3月10日,对于北红石头村的这家野猪养殖场来说,是一个尴尬的日子。

  

    这一群半大不小的野猪并不知道,就在它们尽情撒欢儿的同时,一场关于它们生死存亡的争论也正在激烈的进行当中。

  

    林伯侬:“大猪没有了就剩下130-140斤的猪了,那么猪肉的供应问题怎么办?我的意思就是说,市场不能断档,小,咱也要宰。”

  

    公司副经理 丁宏伟:“140斤—180斤正好是出肉率好的时候,现在卖了太可惜了。”

  

    公司副经理 芦红星:“这么小就宰了你不觉得可惜吗。”

  

    


林伯侬:“那么现实情况就摆在这,就这么个情况。”

  

    公司副经理 芦红星: “两者只能选择一个,要是宰就是损失,要是不宰的话,损失就可能小一点,作为企业应该把损失减到最低限嘛。”

  

    林伯侬:“那么我觉得我们做生意要从长远看。”

  

    林伯侬是这个野猪场的主人,一番争论之后林伯农拍板决定:一个月内屠宰70 头六七十公斤的野猪。野猪一般在90—100公斤屠宰最为合算,正常情况下,六七十公斤的野猪再长一个月就可以达到最佳斤称,按照每公斤30元的市场价计算,这样做将白白损失六七万元。这笔账林伯侬比谁都清楚,那么,他为什么要急着这样做呢?

  

    


原来,春节前野猪肉市场火爆,一个腊月林伯侬把350头够斤成的野猪全部宰杀,痛痛快快赚了30多万。没想到,春节过后,大猪没有了,可市场并不低迷,两家超市都催着尽快上货,否则就可能取消他进超市的资格。林伯侬只好痛下决心,宰小猪救急。

  

    超市经理 余金远:“这个野猪肉在我们这里一天能卖到2000多元钱,但他主要是货供应不上,下午一般都不够卖。”

  

    林伯侬养野猪前一直做电器生意。2004年的一天,报纸上的一则豆腐块消息突然让林伯侬产生了养野猪的念头。他想了整整一夜,第二天一早就出门考察。

  

    林伯农的妻子 徐明玲:“他要出去考察的时候,我都追到门口,我说不去看,咱不养,他没听,就那样背上书包走了。”

  

    


林伯侬北上南下跑了一个月,对国内野猪市场有了大致了解。2000以来,养野猪的人越来越多,但养殖数量相对家猪来说还只是冰山一角,真正成规模上档次的厂家也并不多见,特别是在他们家乡,养野猪的更是凤毛麟角。一路下来,林伯侬养野猪的信心更加坚定。

  

    林伯农:“我当时的心情就是,这是个好东西。”

  

    朋友们的大力帮助下,林伯侬当年就建起了这座可以存栏5000头野猪的养殖场。2005年正月初八,林伯侬花15万元从浙江买回50头种猪,当这一群野猪浩浩荡荡开进猪场的时候,在场的人几乎都想着同一个问题:这一群野性十足的家伙,会听你林伯侬的话吗?

  

    芦星宏:“当时把猪赶回来的时候,也没想到赚钱,就想这个猪怎么来饲养它,谁敢来喂这个猪,它不能把人咬了吧,当时就这么想,把人咬了怎么办。”

  

    


野猪伤人的事情倒没有发生,但野猪之间的互相撕咬却让林伯侬大伤脑筋。就在他养野猪才刚刚第七天的那个早晨,林伯侬发现,两头最爱撒野的种猪一夜之间突然死在了圈里。

  

    职工 杨清河:“就是咬死的,咬仗咬死的。”

  

    林伯农:“猪跳到其他圈时,其他猪都咬它,就把猪咬死了。”

  

    一头种猪3500元,林伯侬干了七天就损兵折将,白扔了整整7000元!他觉的问题出在圈墙上。 本来,当初建厂时,林伯侬对野猪的野性就有充分的考虑,特意建了1米高的圈墙,比家猪圈要高出二三十厘米,然而,这点高度对于野猪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 喂料时野猪过来过去争着吃,每次喂料,饲养员都被折腾的狼狈不堪。

  

    


职工 赵吉凯:“就这么凶,一个饲养员喂不了。”

  

    林伯农:“顺着走廊,三四个人拿着竹竿看着不让它跳圈,这边喂猪的人抓紧时间喂猪,这样看着也不行。”

  

    后来,林伯侬把圈墙加高到1米4,但还是低估了对手的跳高能力。没办法,一度时期还给猪圈罩上铁丝网,并给怀了崽的母猪圈装了铁栅栏。 其实,林伯侬这样做有两个目的,一个是避免野猪跳圈打架,更重要的一个是,他希望野猪像家猪一样一辈子守在圈里,少活动而快长肉。这样驯养了一段时间以后,野猪们果然安分了许多,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个人提出了反对意见。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他特意请来的帮手李乃亭。

  

    李乃亭原来是烟台市牟平区兽医站的站长,是当地有名的养猪专家,2005年退居二线。林伯侬知道后,马上三请诸葛亮,把李乃亭请来当了经理。

  

    


经理 李乃亭:“开始不想来,后来通过林经理三四次的做工作就来了,来了以后我们按照家猪养殖的程序和办法,再根据野猪本身的实际情况,逐步摸索。”

  

    李乃亭认为,一味地让野猪待在圈里不跑动会降低野猪的瘦肉率,影响野猪肉的品质。林伯侬接受了这个建议,参照国内大型野猪厂的成功经验,决定让野猪 前7个月在卷内快速育肥,后两个月集中放养。

  

    林伯农:“为了使肉质好,我们在后期实行放养,放养育肥。”

  

    3月11日上午,林伯侬的猪场传来好消息,有四头母猪在前一天晚上几乎同时生下了猪宝宝,猪场增添了47个新成员。像家猪一样,刚出生的野猪也要经过一个叫打牙的程序。

  

    


看着自己的宝宝被人这样对待,猪妈妈在一旁急得抓耳挠腮。如果不是被一个叫产仔床的铁笼子罩着,此刻的猪妈妈将会让人领教它 最强的攻击力。

  

    产仔床是正规家猪养殖厂常用的工具,林伯侬把它略为改动用到了野猪身上。 小猪仔一生下来就表现出十足的野性,产仔床给它们留足了活动空间,同时限制了母猪的活动范围,这样分而治之,最大程度上避免了母猪压伤小猪事件的发生。

  

    林伯农:“利用产仔栏产仔,这种方法完全是按照家猪的养殖模式来操作的,好处就是它产仔的时候,人工可以护理,第二是压不坏小猪,第三是产仔栏里面有保温箱,小猪成活率相当高,生长速度也比较快。”

  

    野猪用上家猪的床以后,小猪仔的成活率由8-11头提高到了9-13头。尽管产仔床造价较高,林伯侬觉得还是相当合算。

  

    


林伯农:“下一窝猪能给你多活一头猪的话,那么有一窝猪这个产床的成本就回来了。”

  

    防疫是养野猪的重要环节,然而因为给野猪打针的难度太大,最初雇用的两名工人都先后辞职不干了。后来,林伯侬集思广益,像做产仔床一样作了一个专门用的笼子才制服了野猪。现在,打针成了猪场最轻松的活。

  

    林伯农:“把它四条腿吊起来,把它固定住,再给它打防疫,现在看来这个效果非常好。”

  

    在育肥、繁殖和防疫等各个关键环节上,林伯侬在与野猪的对决中取得了节节胜利。不到一年的工夫,林伯侬的野猪增加到了1200头,一大批育肥猪到了出栏阶段。

  

    


林伯侬的野猪吸引了不少生意人,2005年12月的一天,一个外地客户上门来买他的野猪,林伯侬邀请对方吃了他的野猪宴,却一头猪也没卖给对方。为了把养野猪的所有利润都赚回来,林伯侬自建屠宰车间,对外宣称,不卖活猪只卖肉!

  

    2006年春节前的一天,林伯侬带着第一批野猪肉前往烟台市的农贸市场,以每公斤32元的价格在普通猪肉摊上卖起了野猪肉。然而,林伯农此时方知,养野猪难,卖野猪肉原来更难!

  

    林伯农:“野猪肉和家猪肉摆在那里以后,基本看不出两样来,谁知你这是不是野猪肉。”

  

    芦红星:“磨破嘴皮跟顾客讲,他们不理解,第一,这肉敢吃吗,谁还敢吃野猪肉。”

  

    


林伯农:“一问什么价格,二话没说,马上就走了。”

  

    接连10几天,平均一天连10斤肉都卖不出去。林伯侬坚持了一个月,最终不得不撤离农贸市场。

  

    林伯农:“我们定位比普通的家猪肉差不多有两倍的价格,农贸市场里边采购的人消费能力还有局限性,那么这个猪怎么处理,要是按照家猪的销售方式去销售,那这猪赔得就太大了。”

  

    前面是无法突破的市场,后面是高墙内急待出栏的数百头野猪,林伯侬在烦躁中度过了2006年的春节。那么,究竟怎样才能让人接受野猪肉呢,经过反复分析,林伯侬大胆决定,与其在普通猪肉市场上受冷落,不如自己开一个专卖店招揽顾客。

  

    


2006年春天,林伯侬在烟台一条远离猪肉市场的街上开了一个野猪肉销售店。为了让人接受这种比家猪肉高出两倍价钱的东西,林伯侬贴出告示:开业前十天,凡每天光顾本店的前60名顾客,都可以免费得到1斤煮熟的野猪肉。这10天,林伯侬付出了2万元的代价,但同时让人认识了他的野猪肉。这之后,林伯侬的野猪肉渐渐开始被人接纳。

  

    顾客:“这些肉 排骨 我都吃过了。”

  

    顾客:“筋斗 吃起来稍微筋斗一些 口感很好。”

  

    顾客买肉时习惯挑三拣四,针对这种情况,林伯侬把野猪肉分割开来,在平均价不变的前提下按部位分别定价。这种做法很快得到了顾客的认可。

  

    


2006年中秋节之前,林伯侬推出了礼品装野猪肉,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礼品肉不是固定的一盒,顾客根据用量的多少,可以现场打装。

  

    林伯农:“春节期间,好多单位都作为礼品来发放,有的单位要买几百箱。”

  

    林伯侬的野猪肉慢慢有了些名气,逐渐打进了饭店酒楼。2006年10月,烟台新开了一家大型超市。通过接洽验证,林伯侬的野猪肉进了它们的卖场。2006年,林伯侬全年销售了1200多头,2007年春节期间又突击宰杀了300多头,除去一切成本,林伯侬每卖一头野猪净赚800——1000元。

  

    眼下,林伯侬面临调整养殖计划的难题。节目开始时讲到的那件事,让林伯侬跟着市场走的那根弦,绷得更紧了一些。

  

    


本文由中央电视台七套《致富经》栏目提供,详细内容请登陆央视国际网站CCTV-7《致富经》栏目查询!

  

    注:CCTV-7《致富经》栏目播出时间:首播: 每周一至周五22:02--22:32 ,重播:每周二至周六13:52—14:22。

  

    财富无处不在,行动成就梦想!《致富经》栏目敬请您的关注!

  

    null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