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个心眼养野猪(2007.4.13)

2010年02月24日 09:43  往期《闯天下》文稿 我要评论

  

    


2007年3月21日 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彭公村

  

    只要天气好,每天下午彭公村农民何少文都会把猪圈里的一窝窝小野猪,轮流拉出来兜兜风,照他的话说是让野猪锻炼身体回归自然。

  

    何少文:“让它一个礼拜出来一两次,小的时候增加免疫力,锻炼锻炼身体,那到了八九十斤那就不行,为什么呢,你人也控制不牢,你没有那么大的精力,一个猪圈里面那么多的猪,不可能一下子都让它出来,小的时候也就是一窝一窝的轮流给放。”

  

    小野猪渐渐长大后身上没有了原来像小松鼠一样的花纹,也不再那么乖巧,但是在何少文的心中依然是他最疼爱的宝贝。

  

    


何少文:“生下来有条纹的,到了四五十斤以后,它慢慢慢慢地就条纹就没有了,到时候它的毛皮还在那里变化,一会儿黄了,一会儿又黑了,黑里透黄的。”

  

    这曾是彭公村里最耐看的乡间风景,并曾引起了一家报社摄影记者的注意,在发表到报纸上后,不经意间影响了何少文的生活。何少文现在一年靠养猪要赚30多万元,然而当初却是靠借贷的5万元才艰难起步的。

  

    52岁的何少文是杭州市余杭区彭公村人,当过民办教师、广播站通讯员、到外地打过工,一晃都快50岁的人了依然一事无成。孩子上学用钱捉襟见肘,男人的尊严都快没有了。2002年8月,何少文在电视上看到野猪养殖有可能赚钱时动心了,因为他知道杭州周边还没养野猪的人,养的话可能会有销路。

  

    何少文:“家猪养的人多,它的价格波浪性很大,野猪养的人少,相对来说,它的价格比较稳定一些。”

  

    


镇原农委主任:“当时我们这里没有人养野猪的,市场上是一个空白。 ”

  

    妻子是个本分人,借钱总怕还不了人家,2002年12月,何少文偷偷借了5万元钱买了野猪,妻子好几天不和他说话,因为养的是活物,死了活了的,家里赔个底朝天怎么办?

  

    何少文:“我老婆是极力反对的,你花了那么多钱,千里迢迢搞回来那么几头像猫似的猪,是不是能够得到回报,她确实很担心。但是作为我一个男人来说,家里的经济负担重,两个小孩子念书,抓到家也就是咬着牙关了,不管怎么样,总是要熬过这一关。”

  

    5万元钱买回一头大公猪,四头小母猪,加上修房造舍,转眼就把钱花光了。最可气的是,刚回来没几天,那头从北方引进的最值钱的大公猪竟然在一天早晨不翼而飞。何少文跟着野猪在小雪的路上留下的脚印,一路狂追。

  

    


何少文:“我追呀,它逃,它逃,我追,追到后来,它这样了,它也逃不动,我也跑不动,在那里,我就是我说你这个畜牲,我从北京给你搞过来,你还那么不听话。”

  

    野猪的敌意很强,毛发惊悚,冷酷无情。

  

    何少文:“它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你身上扑过来,扑过来我转身想逃还来不及。”

  

    妻子俞金娣:“这个时候它已经往他屁股上一挑,一挑过后,我丈夫一下子就摔了,这一个地方,这一个地方全部刮开了。”

  

    何少文:“我不是喊救命呀,我喊救命啊。它再往我身上踩过来,我不是要死呀,那头猪已经六七百斤重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才把那头大野猪赶回家,老何半个月都没从床上爬起来,妻子对野猪恨得牙根都痒痒了。

  

    


妻子:“当初的时候出来的时候,我心里多难受呀,恨不得拿一根棒敲死它。”

  

    何少文:“我抓回来的东西,这看着比金钱还,那猪就是我的宝贝呀,所以我是对待自己的小孩一样。”

  

    不看僧面看佛面,妻子看在钱的面子上也就只好认倒霉,跟着老何养起了野猪,但是他们发现这样下去赚不到钱。

  

    何少文:“野猪交配到小猪可以成为成猪,好卖的话也要11个月,那么长的时间,仅仅限制在5头野猪身上,那我就是另外的时间都是白白的浪费了。”

  

    借着别人的钱,就像头上顶着颗不定时炸弹,随时要准备还人家。两个孩子读大学也缺钱,何少文多了个心眼,决定再养些家猪,一个是养,一窝也是养,他用妻子压箱底的2万元钱买了50头四五十公斤的半大家猪,加速资金周转。

  

    妻子:“四个月的话,卖掉,卖了把它卖掉的钱,再来做本钱。”

  

    


小户人家就要算小账,就这样,等到何少文的小野猪快满月的时候,他养的家猪已出栏3批共150头,这让何少文的经济缓过劲来。

  

    何少文:“好像3只锅子两个锅盖一样,你今天人家要钱了你怎么办,你盖来盖去盖不好,那所以我们买了家猪以后,那么三个锅子,两个锅盖可以盖了。”

  

    2004年3月,何少文三十多只小野猪满月了,他多了个心眼,先把这个消息告诉镇政府的人,说不定以后有事能帮帮自己,也纠正他们当初认为他胡闹的想法。

  

    养野猪这在当地是个新鲜事,一传十十传百,何少文养野猪的事情就引起了当地一家报社记者的注意。

  

    记者:“首先取决于它这个稀奇的这个角度,因为这个野猪外面的花斑跟猫一样的,或者跟梅花鹿一样的,就花斑比较好看,这样一种样子的,以前我们没有看到过。”

  

    


报社记者来的时候正好碰上老何在竹林边上放野猪,这一情景被记者定格儿在了报纸上。

  

    记者:“报道了之后呢,就是它有反响,就是有群众来跟他联系了。”

  

    何少文:“第一次5个野猪卖出去,1.1万元钱卖出去,一部分的回报已经回来了。”

  

    物以稀为贵,当地的媒体认为养野猪挺新奇,何少文没少上了报纸电视,也因此卖了不少小的种猪。

  

    妻子:“这两头大的是公猪,那一头公猪不能做公猪,因为它的后脚低,它交配的时候,母猪高,公猪后脚低了,那不行的,做母猪要10个奶子以上可以做母猪的,10个奶子以下,我们也阉割掉,做肉猪。”

  

    


为了防止野猪近亲繁殖,何少文把引进的北方野猪和南方野猪进行杂交,提高了小野猪的成活率,而且种野猪的比例占到了百分之七十,卖种猪是一本万利的事,一头三个月的种野猪养殖成本在三四百元左右,卖出去价格就能翻几倍。

  

    我们采访的时候,就遇到了浙江临安市的一位养殖户,以前从媒体上看后买了一组5只发展,这次又来挑野猪。

  

    临安市农户 王德龙:“它说这个爪子很大,杀了以后不像。”

  

    何少文:“大,爪子大就是那个水泥地,它是硬的,山上它是松的,两的脚有尖了,现在你看都是大的就是100多,100多了,七八十斤的几乎是没有,所以这个价钱,没有2200元,不卖。”

  

    每当老何卖出一组5只野猪,他都会在墙上画一个“正”字,这成了两口子心照不宣的秘密。

  

    


何少文:“我写这个就是今天卖了4公1母,4只母猪,一头公猪,野猪卖出去,所以我这样写一点在这里。”

  

    记者:“那外人不就知道你卖了多少?”

  

    何少文:“这个东西就是我们夫妻两个人知道,我们心中有个底,一年下来能够卖几个。”

  

    一头小种猪要卖2000多元钱,何少文刚开始就靠着杭州周边地区养殖野猪的人比较少的缘故,2004年卖了80多头小种猪,这让他把当初买野猪借的5万元也一下子还掉了。

  

    资金能够周转过来了,2004年,何少文决定养的家猪就要从小养了,在当地家猪配种一次下来也要小一百元钱,何少文一琢磨,自己怎么守着金山哭穷呢?他多了个心眼,让自家的野公猪和当地的家母猪杂交。

  

    


何少文:“这就是我们用野猪公猪和我们这里的中长白交配而成的猪,从生出来到可以出售也只有五六个月,你看它的耳朵,也跟野猪一样,嘴巴是尖尖的,它的尾巴也很细。”

  

    买家猪时老何没想到,家母猪和野猪杂交出的不伦不类的猪,竟然瘦肉率高,肉筋道,价格比当地家猪肉稍高一点,居然供不应求。

  

    何少文:“我们那个屠夫,每一天早上是4:30,有时候4点到我这里来杀猪,那最多的时候七八头,价格在我这里搞出去是8元钱一斤。”

  

    何少文卖猪和别人不一样,他把猪头猪内脏等猪下水免费送给屠户,屠户多杀一头猪,自己把猪下水卖了就能多赚几十元钱,屠户杀猪卖猪的热情更高了。

  

    经销商 张元国:“内肠好一点,最值钱的就是那个肚和肠,好的知道是人家配种的,人家知道的,这个内肠好一点。”

  

    


记者:“内肠就送给你了?”

  

    何少文:“对,不管什么家猪呀,野猪都是送的。”

  

    何少文:“肠子什么东西也都归屠工的,其实卖出去,肠子里面,内肠里面他赚好多钱了。”

  

    张元国是当地猪肉市场很有名气的销售大户,两年多来,何少文养的家猪全被他包销了。

  

    消费者 杨建林:“它这个肉是野猪交配的,它吃起来味道很好的,价格呢很便宜。”

  

    


消费者 俞锦南:“我们这里一般的猪肉不是也是要八九块钱一斤的,它这个算是野猪生的,吃起来也香的,吃着蛮好吃的。”

  

    一个小小的销售技巧,何少文的家猪每年光在乡镇上就能销售近300头,好卖的原因除了家猪沾了野猪的光,价格低之外,屠户卖一头他的家猪比卖别的普通家猪能多赚几十元钱。

  

    家猪卖好了,但何少文每年还有六七十头,价值近十万元不能做种的野猪需要杀肉卖掉,为了卖个好价钱,他把消费的终端定位在了高档宾馆和度假村,2005年,何少文在镇政府朋友的帮助下,把当地一家知名山庄的老板专门请到家里品尝野猪肉。

  

    经理 莫根荣:“炖起煲来味道都鲜,肉质吃起来跟野生的基本差不多,因为红烧了,肉质很香的,比家猪香多了。”

  

    随后,客户试着引进了野猪肉,消费者反映很好,山庄每个月至少从何少文那里买一头野猪让客人尝鲜。何少文卖的野猪肉价格便宜,给何少文增添了不少口碑,老板还给何少文介绍了几家杭州的大酒店,不能做种的价值10万元野猪肉找到了销路。

  

    


经理 莫根荣:“现在家猪就要卖11元钱一斤了,他去年卖给我们是12元钱一斤,按照野猪的价格,这个价钱不贵。”

  

    现在,何少文一年要卖掉将近300头家猪,100多头种野猪,一年赚30多万元钱,无论是家猪肉还是野猪肉,何少文卖出去的价格都不算高,可他又不傻,虽然杭州的生活条件好,但是人们对野猪肉还不太认识,何少文说,培育市场有个过程,做生意多长个心眼,赚钱就只是迟早的事。

  

    何少文:“一口不能吃一个胖子嘛,那慢慢地慢慢地,人家认可了我这个肉以后,从8元也可能会提到12元,那12元的野猪肉可能会提高到15到20元。”

  

    编导:段旭东 摄像:孙桂卿

  

    余杭区瓶窑镇吴云水 姚雪贵 协助拍摄

  

    


本文由中央电视台七套《致富经》栏目提供,详细内容请登陆央视国际网站CCTV-7《致富经》栏目查询!

  

    注:CCTV-7《致富经》栏目播出时间:首播: 每周一至周五22:02--22:32 ,重播:每周二至周六13:52—14:22。

  

    财富无处不在,行动成就梦想!《致富经》栏目敬请您的关注!

  

    null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