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葱跟着温度走(2006.01.09)

2010年02月24日 13:46  往期《经济视野》文稿 我要评论

  

    


2004年年底,福建省宁德市屏南县的前高溪村发生了一件重大的事情,甚至颠覆了这里上百年来的生活习惯,这里的农民开始吃大葱。

  

    记者:“刚开始喜欢吃吗?”

  

    前高溪村村民 林思平:“不喜欢吃,有一点味道,现在喜欢吃了。”

  

    吃葱本是一件平常的事,但这里的农民吃得是小葱,而不是这种大葱。

  

    记者:“以前一辈子都没见过?”

  

    前高溪村村民 郑洪金:“没见过的。”

  

    


大葱爆牛肉,大葱炒鸡蛋,农民开始习惯并喜欢各种大葱的菜肴,让这里农民发生变化的是当地一家蔬菜出口公司的老板叶乃锦。此人走南创北,全国各地收购蔬菜,然后销往日本。2004年9月,他到屏南长桥镇找到镇长,要求镇政府帮助解决几千亩的土地搞大葱种植,而当时,当地人还不知道大葱长得什么样。

  

    长桥镇镇长 郑福平:“老百姓说大葱怎么能种呢,什么七八十厘米,像甘蔗那么大 他们根本不相信。”

  

    尽管镇长和老百姓都不相信,叶乃锦还是说服了几十户农民开始第一年的试种,带头试种的是前高溪村的两个妇女韦玉珠和陈惠平。

  

    


农民 韦玉珠:“我就是老板就跟我说,你种,你不怕,你就是长大了,我可以给你买我帮你卖。”

  

    农民 陈惠平:“地闲着也是闲着,那我们水稻割完了,我们农民都没有什么收入,就是种这个,出外打工也不会去,我是上老下幼的。”

  

    屏南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人口18万,人均耕地面积不到1亩。主要生产一季稻,到了9月份农民稻谷收割完大部分农田都冬闲,农民也就在家闲着,打牌聊天几乎没有任何收入。叶乃锦提出只要农民愿意种大葱一亩地一个月补贴100元钱、并提供种子、化肥、农药让农民先种,种出后以每公斤4毛的价格回收。陈惠平没想到这样的好事竟然遭到丈夫的极力反对。

  

    


农民 陈惠平:“他说反正乡里那么大,都没有人种,你一个妇女就在那里种什么,他一直在骂我,骂我种什么,种出来那么多大葱公司不收,看你一个人吃得了吗。”

  

    陈惠平丈夫 吴道强:“你胆子那么大,种了那么多,敢包过来。”

  

    邻居 郑洪金:“他俩当时吵的凶不凶,吵的凶呀!”

  

    为了种葱,两人的争端还不断升级。

  

    记者:“打不打?”

  

    农民 陈惠平:“打了。”

  

    


记者:“怎么打,因为什么事情打架?”

  

    农民 陈惠平:“就是我种他不种,然后我一直在叫他,我像鸟一样的在叫他。”

  

    其他村民有的担心种大葱地挖太深了影响第二年种稻谷,有的担心南方的气候种不出大葱,而最关键的还是担心销售问题。

  

    农民 何谊智:“我这个村每一个人都说,种这个东西,如果种下来种出来的话,老板跑掉的话,怎么办。”

  

    2004年叶乃锦仅仅推广了800亩,而他的公司每次出口到日本的蔬菜,都要好几吨,像这样区区的800亩大葱他又是补贴又是送种子,究竟打的是什么算盘?

  

    


叶乃锦:“山东结冰,闽南呢,因为当时的气候太热,又不能种葱,这个季节刚好是一个空档,在我们这里种是最合适的。”

  

    大葱的生产温度必须要保持在8摄氏度到25摄氏度,屏南的冬闲时节气温正好适合种大葱,这时候全国各地有的地方太冷有的地方太热,都种不出大葱。叶乃锦就把屏南的冬闲田利用起来,种出来的大葱比平时的市场价值更高。就在大葱刚引进屏南时,很多农民不知道从何下手种植。叶乃锦专门请了南北方两名技术员来指导农民种植,没想到两人在育苗上意见就开始分歧。

  

    屏南县农业局助理农艺师 叶泰寿:“按山东的技术员的做法,他是想把这个搞得一垅一垅以后,然后中间灌水,灌完以后种子撒进去,上面再盖上膜。”

  

    


当地的技术员认为不能盖膜育苗,因为福建天气又湿又热,一旦盖膜,苗很容易被烤焦,应该用稻草来代替膜。双方互相说服不了,结果分开育了两批苗。

  

    南方技术员 林永林:“差不多有一个星期,都不理,两个人住同一个房屋,也没有讲话

  

    他也气我,我也气他。”

  

    半个月时间过去,苗育出来,北方技术员苗的成活率只有20%,而林永林苗的成活率高达60%。这结果让山东技术员很是尴尬。

  

    


南方技术员 林永林:“他也有一点不好意思,他也有跟老总讲,说我实在是对不起

  

    不知道这里的气候。”

  

    一气之下山东技术员打道回府再也没来屏南。在南方种大葱要注意土质不能过硬、罐水不能经常,农民慢慢摸索一套适合当地种植方法。用冬闲田种大葱,一亩的产量在8000斤左右,收入1600元,扣除种子农药一亩地净赚1000元左右。2004年一个冬闲时间陈惠平的大葱就赚了不少,这让他丈夫彻底改变对她种大葱的看法。

  

    


陈惠平丈夫 陈惠平:“那去年她赚了5000元,我今天想起来,我们两个人一万啊,就是这样子想的,后来我想来想去,就去种那个了。”

  

    第一年叶乃锦仅仅推广800亩对他而言只是抛砖引玉,不少农民看到经济效益后主动要求种大葱,2005年一下子发展到2000亩。

  

    记者:“你家种了多少亩?”

  

    农民 李关发:“我们种了30亩,因为去年刚刚开始发展,然后今年觉得去年种下没有亏本,然后略有一点盈余,然后今年就翻倍种上去了。”

  

    


产业的效益初步显现让当初不大相信大葱在长桥镇能种活的镇长,现在也积极号召农民种大葱,为了扩大宣传效果,他经常在田间地头带头吃起了大葱。

  

    长桥镇镇长 郑福平:“去年你们刚引进的时候,我也吃了半根,矿泉水喝了一瓶,一个下午都很想吐,嘴巴都麻掉,非常辣,非常麻!现在习惯了,我们当镇长的,你自己不吃就引不进来了。”

  

    在记者采访当天,叶乃锦接到日本的定单,一定要赶在圣诞节前把大葱运到日本,这一次他把收购点又放在前高溪村。

  

    叶乃锦:“日本的定单都很急呀!大家都在赶货。”

  

    


记者:“今天是不是都要把它拔完?”

  

    农民 施培英:“今天呀,今天一天拔不完。”

  

    农民 李关发:“30亩收起来大概会赚三四万吧!一亩大概赚1000多吧。”

  

    叶乃锦这笔大葱定单比平时能多赚了5万元,屏南的大葱只是叶乃锦众多基地中的一个,他一年四季根据不同气候在各地种葱,4月份到9月份在山东种,8月份到12月份在上海种,9月份到1月份在屏南种。他把自己比成一只候鸟,迁徙式种植、收购大葱,以此保证全年源源不断供货到日本。

  

    


叶乃锦:“那今后的发展呢,就是3000亩、40000亩,就会引得很多的日本客商进来。”

  

    忙完了屏南大葱的收购叶乃锦接着要到福建漳蒲去收大葱。屏南全县有冬闲田18万亩,长桥镇就有近2万亩,今年的2000亩就能给农民带来300万的收入,镇政府计划将这2万亩冬闲田都引导农民种大葱。

  

    


长桥镇镇长 郑福平:“那我们就是一个一年的农业收入会多增加3600万。”

  

    null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