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些被误会扼杀的产业(2006.10.26)

2010年02月24日 14:06  往期《经济视野》文稿 我要评论

  

CCTV视频播放

  这是河北省容城县马庄村的一个芦笋交易点,在芦笋的收获季节,每天象这样的交易点就多达50多个。

  记者:“你每天都过来卖吗?”

  种植户:“两天卖一回。”

  记者:“现在卖的价钱怎么样?”

  种植户:“价钱还算可以,七八块钱一斤。”

  记者:“你家里种了多少亩?”

  种植户:“家里种了5不起亩。”

  记者:“你一年靠这5亩地能挣多少钱?”

  种植户:“25000块钱左右吧。”

  荣城县的芦笋种植面积24000多亩,产量10000多吨,然而,每年这里卖出去的芦笋却却有12000多吨,这多出来的2000多吨却又是容城人自己种的,这个看起来矛盾的统计,其实中间另有原因。

  1997年,容成县李茂村的原党支部书记齐占军,偶然了解到芦笋不但易于管理,而且一年种多年收,特别是当地的沙质土壤和气候条件非常适合芦笋的生长。

  齐占军:“因为我了解到芦笋的营养价值高,而且不仅有药用价值,还有食用价值,而且当时我还了解到国际市场上还缺少这种东西。”

  当时我国生产的芦笋,主要出口到日本和韩国,市场需求旺盛。1998年,齐占军开始在村里种试种,可是有许多农民从来还没有见过芦笋,看得多,种得少,最终只有40多户农民决定试试。谁知,就在插上秧苗的第二天,发生了一个让谁都想不到的事情,农户头一天种下的秧苗第二天却都拔了,陈大国当时种了5亩的芦笋,第二天也拔了个精光。

  村民:“当时我正准备栽的时候,我们村有个村民说这个芦笋在北京5毛钱一斤都没人要,所以呢我就都拔了。”

  事情转变得太快让齐占军一时不知所措,他连忙找到了那在北京打工的村民问个究竟,但答案却让齐占军哭笑不得。

  齐占军:后来我了解到,他把芦笋当成窝笋了,他当时对这个芦笋不认识。”

  虽然是误会一场,可是却无法挽回损失,齐占军只好和剩下的几户没拔掉秧苗的农户种起了芦笋。到了采收的时候,齐占军的芦笋不仅卖了好价钱,还卖到了北京,这些都让村里的农户们看在了眼里,于是纷纷种植起了芦笋。

  村民:“后来我看到他们种芦笋的效益挺高,我才又开始种起来芦笋。”

  到2003年,容城县的芦笋种植户就达到2000多户,面积达到了6000多亩,随着县里种植芦笋的人越来越多,当地的刘会林顺势办起了芦笋加工企业,产品主要出口到日本和欧洲的一些国家。

  刘会林:“这是绿芦笋,这个规格17公分长,10-12的直径,这些都是出口到欧洲。”

  记者:“好像都不太一样。”

  刘会林:“都不一样。这个粗规格的一般走欧洲市场会多一点,这个是走日本要多一点。”

  有生产有加工,眼看着这个产业顺风顺水地发展起来了,但刘会林反而觉得收购芦笋越来越困难。

  刘会林:“本身容成就这么大,芦笋的资源就这么多,我要加工必须保证原料的充足,所以就要抬高价格。”

  原来,刘会林发现芦笋资源紧张的原因是因为一些经纪人在抢购新鲜芦笋,作为鲜食销到外地。朱占林就是芦笋鲜销的生意,他把鲜芦笋销往广东、浙江等一些南方城市,讲究信誉就要货源的稳定,就是抬高了价格也要保住信誉。

  朱占林:“当时就是想为了多收点货,所以要抬高价格,今天你涨5毛,明天我涨一元,这么涨来涨去,结果是两败俱伤。”

  市场在涨,刘会林的收购价格也必须随着水涨船高。

  刘会林:“公司为了保证生产,就要抬高价格,他也要收购芦笋也要抬高价格,比如2元5收着,他就突然抬高到3元,在这种情况下我就没原料了,那我也得抬高价格,我就要超过3元,达到3元5。”

  芦笋紧缺造成的竞争,使很多收购商在收购的过程中经常以抬高价钱来互相挤压,造成了市场的混乱。2003年,容城县政府决定扩大芦笋的种植规模。

  容成县副县长:“对于种植芦笋的农户,每亩给予60元的良种补贴。在对种植芦笋有经济困难的农户,我们提供小额信贷,我们给予资金保障。”

  随着政府对容城芦笋推广力度的加强,芦笋的种植面积越来越大,然而,容成县的土地毕竟还是有限,这时,有的村民就想到了去外地种植芦笋。赵东联是当地的种植能手,他不仅在本地种了70多亩的芦笋,2003年底,他到外地租了200多亩地种植芦笋,可是,到外地租地种植芦笋到底能不能赚到钱?关于这一点,赵东联的心里早已算好了这笔账。

  赵东联:“如果说种的好,管理好的话,这一亩地能挣六七千元。”

  记者:“那投入呢?”

  赵东联:“投入一亩地大概在八百元左右。”

  记者:“那是不是每年都要种一次呢?”

  赵东联:“不,这是多年生的草本植物,种植一年就不再种了,到秋后照样发芽,明年继续长起来。”

  赵东联告诉我们,在邻县种植芦笋的费用和当地差不多,最重要的是他看中了芦笋不仅能让他赚到钱,和易于管理这两个重要前提,他才大胆放手在外地搞起了种植。现在,只要一到芦笋收获的季节,他就把芦笋全部运回容城进行销售,对于芦笋在国内和国际市场上的市场前景,他都显得信心十足。

  赵东联:“西欧国家和韩国,日本都比较认这个,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我觉得这个在我们国内一定也有市场。”

  土地的有限不仅没有制约了当地种植户致富的信念,反而让农户们的眼光看到了更远。李义占是,现在管理着500多亩芦笋地,2003年,他和朋友尚二占在张家口租了1000多亩种植芦笋,对于他来说,最主要的责任就是把芦笋管理好。

  记者:“这能吃吗?”

  李义占:“能吃。”

  记者:“这没打药吗?”

  李义占:“没打药。这个芦笋,管理好了的话在13年以上,该施肥施肥,该浇水浇水,该怎么管理怎么管理。”

  李义站拉回来的芦笋大部分卖给了当地的加工企业,还有一部分作为鲜销卖到了外地,善于跑市场的他已经有了相当稳定的客源,面对越来越多的种植户,赵东联却一点都不担心芦笋的销售问题,。

  李义站:“就算他们不收,外地的车就是一车一车从山东,河南等地过来拉,以为他们那边的需求量也不够啊,我们一般就是谁出的价格高卖给谁,我们芦笋也是讲求效益嘛。”

  在容成,象赵东联和李义占这样在外地租地的农户有10多户,现在,容城已经形成了芦笋的销售市场,这些在外地种植芦笋的农民,除了在本地销售以外,每年还要从外地运回2000多吨芦笋在本地销售,通过外地的土地资源,做大了本地的芦笋产业。

  容城县政府协助拍摄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