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富农(2006.12.22)

2010年02月24日 14:12  往期《经济视野》文稿 我要评论

  

    


2001年8月,在北京市平谷区,漫山遍野都是丰收的桃子,然而面对丰收,经销商邢立平却感到欲哭无泪。

  

    北京市平谷区果品经销商 邢立平:“那会儿5角一斤都没人要,我们空运费一斤还将近2元钱一天,赔4000元左右,赔了32天,那会儿我开车出去我妈都不放心,她认为我是不是去跳水库。”

  

    让邢立平愤恨的是桃价贱并不是因为平谷的桃子质量差,反倒是因为品质太好才惹下了祸根。

  

    


北京市平谷区果品经销商 邢立平:“那会儿根本没有品牌之说,都是一样的桃,冒充得太厉害了,那时候我宣传桃的时候拿身份证,用自己的身份证来证明说我是果农,自己推销自己的桃来了。”

  

    然而,邢立平的身份证最多只能证明他自己卖的是平谷桃,根本无法阻止更多的经销商用平谷桃的名义以次充好。

  

    北京市平谷区寅洞村村民 王永:“太可恨了,这帮人真的太可恨了, 好多冒充以后,这人认为平谷桃质量不好吃了,结果咱们这个市场价格猛的出现了下降,那个时候咱们没有正规商标呢,它不属于侵权。”

  

    


无法维权让平谷桃农陷入了深深的无奈,与此同时在福建的柘荣,川木杨村的参农陈隆怡种的太子参也丰收了,但他同样无法品尝丰收的喜悦。

  

    福建省柘荣县川木杨村村民 陈隆怡:“ 一公斤在市场上仅仅卖到8元钱左右,连种的成本都拿不回来,就是我们没有这个品牌。”

  

    在福建省安溪县,茶农王奕荣正要狠下心砍了自己苦心栽种的茶树。

  

    福建省安溪县歧阳村村民 王奕荣:“铁观音去跟人家换菜人家都不要,安溪的铁观音是很好的铁观音,别的地方就冒充。人家喝了就不是那个茶叶就没人要了。”

  

    


在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姚坤副处长的办公桌上,一组资料清晰的显示了我国地理标志产品在没有注册为集体商标、证明商标前所面临的状况,宁夏中宁市的“中宁枸杞”在1999年至2002年的四年时间里,所占广州枸杞市场份额不足十分之一,假冒产品占了主要份额,新疆的库尔勒香梨,福建福鼎的四季柚,山东章丘的大葱,安徽的六安瓜片等,在没有注册前也都遇到类似的情况,那究竟怎样来保护这些地域性产品呢?

  

    福建省安溪县茶叶总公司科长 李育海:“当初就是能够寻求保护的,惟一走的途径就是证明商标这一点。”

  

    农民们所说的保护指的就是注册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或集体商标,也就是以当地地名命名,用来表明某产品来源于某地区或某地方,该产品的特定品质主要是由这个地区独特的自然条件和人文因素所决定的。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副处长 姚坤:“地理标志作为知识产权,把它上升到法律的高度来保护地理标志产品,它不是说注册后品质会发生什么变化,只是说地理标志的所有人可以通过商标法律得到有效保护。”

  

    其实,刑立平也已经意识到商标可能起到的作用,所以区分于别的桃他私自给自家的桃子起了名印了包装盒,2003年大桃下树的时候,刑立平收桃回家,忽然发现区果品站的人领着几个工商人员在家等他,这让他吓出了一身冷汗以为出事了。

  

    北京市平谷区果品经销商 刑立平:“因为我曾经也走入一个误区,说名字起得好听一点它有商标效应呀,我自己也印了几个商标,都是没注册的。”

  

    但让他意外的是,工商部门竟然是告诉他,以后再也不用身份证或乱起名卖桃了,因为由工商部门指导、区果品产供销服务中心申请,平谷桃子已经成功注册了地理标志证明商标。

  

    


从此后,平谷桃子就拥有了知识产权。谁要再仿冒,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刑立平喜出望外的成了第一批使用这种商标的经销商。

  

    北京市平谷区果品经销商 刑立平:“第一次打出这个品牌,在南京这一盒桃卖到168元,我们在超市里面每天都要做试吃,比如说你那桃好咱们试吃比一下,消费者敢花这168元钱买这12个桃的话,那就肯定不一样了。赚老钱了,的确赚钱了。”

  

    有了法律的保护,平谷区的种植户卖桃都以试吃作为第一步,消费者对口味认可后,他们都会很认真的推广平谷大桃这个品牌。

  

    北京市平谷区农民 王智广:“说你今天吃这个桃味好,明天吃那个桃不好,那你后天可能就换西瓜吃了,你每天吃了这个味道一直都挺好,那肯定这个销售客源是一个稳定的客源,这样的桃就是一等的。”

  

    


记者:“你说一等就是一等?”

  

    北京市平谷区农民 王智广:“我说一等我有一个标准,就是没有残的、挺漂亮的、够一斤以上的,这是一等区里头有检查,再一个客户也检查我,再装些好桃,再有商标一看这个就特信任我。”

  

    2006年8月2日,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平谷分局接到当地果农举报,说有一个印刷点正在非法印制印有平谷大桃商标的包装盒,工商部门立刻前往现场。

  

    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平谷分局副科长 杨荣国:“我们跟他要平谷区农产品产销服务中心的印制委托书,他拿不出来,所以该企业就造成了一种商标侵权行为。”

  

    


这次,平谷区工商局共查处了1500个假冒的包装箱并全部予以销毁。随后为了彻底保护平谷大桃这个品牌,平谷区工商局联合其他城区工商局,对仿冒的平谷大桃进行了拉网式检查。

  

    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平谷分局局长 王春明:“我们在本区和全市的各大水果批发市场进行检查的时候,对于出现的一些假冒和侵权的证明商标包装箱给予统一没收,销毁同时端掉了非法印制证明商标的窝点,那么这样很好地维护了商标使用者的权益。”

  

    与平谷大桃相比,福建柘荣的太子参的发展则更富有戏剧性,同样为了保护自己的品牌,柘荣也注册了地理标志证明商标。2003年,参农陈隆怡忽然发现,来大山里的收购商比平时多出了几十倍。当地的太子参价格,在那一年居然高达360元钱一公斤。

  

    


福建省柘荣县川木杨村村民 陈隆怡:“一担50公斤,我们村1000多担的太子参全部都卖光了。”

  

    借着这个势头,当地工商部门正好配合当地政府统一对外宣传柘荣太子参这个品牌。

  

    福建省柘荣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 刘经昌:“我们整个理念主要是以工商策划政府推动部门配合市场化运作这种理念,来打造我们地方的一个特色品牌,人家不认识柘荣,但是知道柘荣的太子参,也就知道我们柘荣。”

  

    福建省柘荣县人民政府县长 许青云:“证明商标获得以后柘荣太子参一炮打响,在全国的药材市场里面,如果标有柘荣太子参证明商标标志,价格都比其它产区高20%到30%,成为主导全国太子参的市场价格。”

  

    


在福建安溪,同样因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的保护,王奕荣的生活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福建省安溪县歧阳村村民 王奕荣:“有了这个保护,销量也就很好,不但是养活了自己现在还建了一座别墅。”

  

    记者:“现在不想砍树了吧?”

  

    福建省安溪县歧阳村村民 王奕荣:“现在不会了,现在还更加保护了,旁边死了一棵就马上把它补起来。”

  

    


福建省安溪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 方志卿:“引导他们申请注册商标,在使用方面可以起到保护他们自己生产的品牌不受侵犯。”

  

    而此时在全国,经国家工商总局批准的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或集体商标,已有200多件。当更多的农民依靠商标增收致富的时候,工商部门在保护商标的道路上,也将付出更多的努力。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副处长 姚坤:“商标就是知识产权,它实际上是通过对商标的保护,农产品得以去伪存真,不仅提高了农民收入,而且还提高了农民的组织化程度和市场意识。”

  

    


编导:孙凌云 摄像:高元

  

    null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