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店后场搞养殖(2007.11.16)

2010年02月24日 14:43  往期《经济视野》文稿 我要评论

  

    


2007年10月28号,河北省枣强县大营乡举办了第16届国际皮草交易会。台上外藉模特展示的是今冬皮草最新款式。台下来自20多个国家的几百名皮草业内人士在交流2007年国际皮草的流行趋势。

  

    而人流中,有个人东瞧西看,对场内场外每件展出的商品似乎都非常感兴趣,这个人叫南金钟。

  

    记者:“您到这是来干什么了?”

  

    河北省枣强县新屯乡 养殖户 南金钟:“主要是了解今年的行情怎么样,客户的需求量,需求量大的价格肯定要好一点,像这种皮今年的价格相当好,它的价格就高,这是什么皮,这是银蓝。”

  

    南金钟是枣强县的养殖大户,家里养了4万多只水貂、狐狸和貉子。背靠大市场,南金钟现在每年能赚到几百万元,他是本地第一个规模养殖的人。

  

    


枣强县以皮毛加工业闻饕性谀喜看笥纾?万多个皮毛加工户,这些加工户每年需要皮毛上亿张,但是这些皮张几年前都是从青岛、威海、大连等地买进,守着这么个大市场,本地就是没人搞养殖。

  

    河北省枣强县大营镇黄路庄村 村支书 崔立辰:“2003年以前,确实是没有,原因在哪里,有好多做衣服的户也想养,但是谁也不愿意冒这个险。”

  

    养殖户 郑彦豹:“人家家家户户都养,我们这里是个新生事物。”

  

    养殖户 郑泉华:“咱也不知道哪里有种,想养不知道到哪里调种去。”

  

    南金钟以前也在大营乡经营着一个小规模的皮毛加工厂。每年的皮张需求量只有几千张,但这也需要他自己四处收购。2003年7月,南金钟在青岛收皮的时候,一个养殖户的话让他有了一个新打算。

  

    


南金钟:“问他养出来,养一个成本合多少钱,一天需要饲养费多少,他都告诉我,因为这些年关系都不错,当时生皮多少钱一张?当时生皮不到200元一张,那时候养殖户告诉我成本也就是八九十块钱。”

  

    加工一件裘皮服装,需要20多张皮,每件衣服的利润在1000元左右,而且服装的利润完全取决于收购皮草的成本。

  

    南金钟:“做服装来说就差了,一张皮差多少,20张皮差两千。”

  

    两口儿一商量,如果自己养貂能够节省一半成本。2004年初,南金钟在大营北边的新屯乡投资了500万元建了一个养殖场,第一批就养了8000多只种貂。他们年薪10万从青岛聘请了一个技术员。而对于他们,养貂最麻烦的就是饲料问题。

  

    南金钟的妻子 郑焕肃:“肉制品,小鱼,要不它的蛋白跟不上,生长期和怀孕期,需要的蛋白质不一样,必须得跟上,要不然毛长得不好,绒长不起来,针不一样齐。”

  

    


周围的人都觉得南金钟自己养殖水貂还是太冒险,因为水貂吃的小杂鱼本地根本没有。

  

    郑焕肃:“挺困难的,直接去青岛拉去,车费也挺高,现在我们养的多了,直接往这边送货了。送也差不多的价格。”

  

    南金钟:“当时便宜,当时建场的时候,只有八角多钱一斤。”

  

    养殖成本的增加曾经让南金钟担心赚不到钱。但等到这一批水貂养起来,正赶上好行情。

  

    南金钟:“2005年的价格,在养殖水貂来说,长得太高了,一般好公貂皮400多元,母貂皮200多元一张,在我们国家来说没有到这么高的价格,成本,加工资是一百四五十元钱,卖300多。”

  

    


两年的时间,南金钟就收回了成本。 2006年,他的养殖规模扩大到了4万多只。

  

    南金钟成功后,周围几十个农户也搞起了养殖。2004年到2006年,国际皮毛市场升温,一张普通的公貂皮从200元涨到400多元,郑泉华2004年试着养了9只种貉,而没想到繁殖了30多只貉子,第一年就挣了1万多元。

  

    郑泉华:“纯利润,第二年三四十只,今年是300来只吧。”

  

    尽管养殖数量逐年增多,但是与巨大的皮草市场需求相比照,本地的皮毛养殖就是个配角,根本没有引起加工户的重视 。武金良在大营经营着一个较大规模的皮草加工企业,2006年7月的一天,他的公司突然来了一个韩国客户。

  

    武金良:“这个客户也在大营转了好多厂家,他们特别急,只有10天时间,10天必须装船,就找到我们,当时我也愁,10天时间,开玩笑。”

  

    


因为武金良的原料皮要从青岛进,进料就需要6天时间,而以他多年的经商经验,这个韩国客户在韩国的市场应该很大,他不想就这样失去这个客户。这时一个员工提醒了他。

  

    武金良:“他说武总,我们当地也有养殖场,他的单子不大,能不能我们从当地购货,这样我们一早我就下去了,找养殖场联系,我们两个小时之内就运到厂里来。”

  

    本地农户因为养殖成本高,一张皮定价要比外地高5元,但算下来武金良还是省了不少钱。

  

    武金良:“总算帐我们一张皮还要省二三十元钱,起码往回运的时候运费这是第一的,来的时候我们路上要上保险,在那里的吃住这么长的时间,我们省下了五天的时间,能做很多事情。”

  

    这批订单做完后,武金良每年都接到这个韩国企业的四五百万元的定单。降低加工成本,这让很多加工企业把目光转向了本地的养殖户,农户守在家里就能等着客户上门来。

  

    


多年来大营的皮毛制品依赖出口,而对俄罗斯出口量占到三分之二。2007年受俄罗斯暖冬气候影响,大营皮毛制品价格下滑。

  

    加工户 吴济兴:“原来卖3000多元钱,现在不行,现在卖2700元,2800元,还得等着客人来要。”

  

    这时压缩成本是加工厂要面对的问题,本地养殖的优势更加突出出来。加工户盯紧了本地养殖户。

  

    加工户 崔维宽:“打皮的季节,去收购生皮,加上几十元钱的鞣制费我们自己加工。”

  

    收购商 张彦军:“挺方便的,语言也合得来,价格上也可以,可以有个来回点儿。”

  

    


依靠着大营市场,养殖户市场信息更灵通,反应更迅速,如今,枣强已经形成了南部加工北部养殖的产业格局。

  

    枣强县畜牧水产局 局长 王汉国:“目前全县的这个投资三百万元以上,年出栏三前张以上的毛皮动物养殖场有70多个,散养户有两千多家,年出栏达到50多万张。”

  

    记者:张丽 摄像:张华君

  

    衡水电视台 程愉昶 协助拍摄

  

    null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