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纪人倒腾出个牛产业(2008.3.12)

2010年02月24日 14:48  往期《经济视野》文稿 我要评论

  

  


黑龙江省拜泉县被誉为中国北方黄牛之乡。2008年1月,记者在当地的交易市场看到,来自周边县市的养殖户也都来这里交易。

黄牛养殖户 刘富:“这3头一起卖。”

黄牛经纪人 郑洪明:“3头不行。”

黄牛养殖户 刘富:“这3头一起卖。”

黄牛经纪人 郑洪明:“这3头多少钱?”

黄牛养殖户 刘富:“钱少了我还不卖呢,我都要差价了,你看行就买,不行就拉倒。你们别在这录我了,给我整毛了,3头就9200元,我说大哥 9200元行你就要, 不行我还不卖了。我跟你说 你再返回来我涨价。”

黄牛经纪人 郑洪明:“你可别卖啊,别卖少了。”

黄牛养殖户 刘富:“你是不是不要了?不要拉倒,这可是你不要的, 再返回来就1万元了。”

拜泉县共有2.6万黄牛养殖户,黄牛存栏60万头,大小交易市场有17个,光是屠宰场就有13家。

可是以前这里并没人养牛,之所以现在搞得这么红火,完全是由一帮子经纪人倒牛倒出来的。

  

拜泉县的黄牛以前多用于拉车耕地,随着临近县兴起了养牛业之后,拜泉县有很多人靠到临县倒牛赚到了钱。到了2000年,当地有2000多人加入到了倒牛的队伍中。

拜泉县长春镇胜利村经纪人 颜世军:“就是长春镇也不下四五百人倒牛,就是那么多了。就是这些车 ,车就得有百八十台了。”

这些经纪人把牛卖到了齐齐哈尔市和吉林省的榆树市等地方的屠宰场。由于市场销路火爆,当地养殖规模的发展速度远远跟不上经纪人一车车往外倒牛的速度。从2001年开始,僧多粥少, 经常出现几个经济人抢一头牛的事。

丰产乡的农民冯铁库倒牛十几年了,2001年10月,他看中了同乡的几头牛,可他来之前已经有人先给出了价格。

拜泉县丰产乡永兴村经纪人 冯铁库:“他给2.5万元之后我一看他要买,我冲卖牛人没让买牛的瞅着,我这一举手势,我说我给你拿2.6万元,完了他就不卖给他。”

经纪人多了,不但倒牛的成功率大大降低了, 而且一头牛往往要倒好几手,经纪人也不容易赚钱了。

  

拜泉县拜泉县拜泉镇兴发村 经纪人 李彬:“几率少了,赚钱的差价少了,比如说能赚个300元200元,你到那赚100元,有时候照本也得卖,没招。”

于是冯铁库琢磨着与其倒别人的牛还不如倒自己的牛,省掉中间环节就可以多赚点钱。2001年年底他从交易市场买了50头牛,其中15头是育肥牛他直接倒手卖给了屠宰场,每头牛赚了150元钱,其他35头还没育成肥牛,他就直接拉回家养了起来。

拜泉县丰产乡永兴村经纪人 冯铁库:“我们原来倒牛是边买边卖,现在我们倒牛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记者:“准备什么呢?”

冯铁库:“能养的我们养,不能养的我们就卖,能育肥的就育肥。”

冯铁库有多年贩牛的经验,比一般的养殖户更掌握市场行情,知道牛养到什么时候最赚钱。记者采访时就看到了他看牛和估价的本事。

拜泉县丰产乡永兴村经纪人 冯铁库:“就是看看你这牛胖瘦,看看能有多少肉 ,咱就给出多少钱。适合养的就养,适合杀的就杀。得看屁股蛋宽窄,五叉骨长得宽,咱就给多出点钱。后屁股窄,咱就少出点钱,就这么个过程。”

记者:“这牛能出多少肉?”

  

冯铁库:这牛现在都得260斤肉。这牛现在谁买,就不能当肉茬去买,就得当养茬买。像这牛现在这地步来讲,都得四千六七百元左右,就这么大牛就四千六七百元。”

记者:“这不是你的牛你怎么这么清楚?”

冯铁库:“你看走向市场, 市场的行情你能不懂吗?”

记者:“老板是谁?”

冯铁库:“他,他是。”

记者:“他说的准不准?”

拜泉县国富镇黄牛养殖户 刘安:“绝对准。低于这个价我不能卖。”

记者:“四千多少?”

刘安:“4600元。”

记者:“他看得很准?”

刘安:“他也是倒牛的。”

冯铁库凭着自己的经验,第一批牛育肥了三个月之后卖出去,每头牛至少多赚了200元。现在冯铁库养牛的利润和以前不能同日而语了。

拜泉县丰产乡永兴村经纪人 冯铁库:“那时候一年也就赚个3万、5万元,现在我们边养边倒,现在一年能赚10万、8万元。”

  

从2002年开始,一大批经纪人也像冯铁库一样开始养牛,这带动了更多的农民养牛赚钱。拜泉县的养牛总量增加到了40万头,当地的交易市场增加了5个,也吸引了临近各县的一些养殖户到这里交易。

有市场,有货源,但经纪人还是觉得有些钱没赚到。由于当地没有屠宰场,经济人每次都要雇车至少跑上四五个小时的路卖到外地屠宰场,每年的运输费用就是一大笔开支。

拜泉县长春镇胜利村经纪人 颜世军:“赚钱就卖了,不赚钱的,家里有牛舍,就喂起来,圈养。育肥以后,拉到辽宁凌原那边去卖。”

石寿太从十七八岁就开始倒牛了,后来认识行内的人多了,他一边倒牛一边从冷库买牛肉再倒手卖给外地的肉类配送公司。做起了既倒牛又倒肉的生意,但还是倒的多,赚的少。

屠宰企业老板 石寿太:“咱们往外发 基本上1吨牛肉也就是300元到400元的利润,多了赚不上。包括贩牛的,宰牛的,冷冻环节,到我销售肉这个环节,四道环节。”

由于中间环节多,到石寿太倒肉的时候,利已经很薄了。于是2004年3月,他利用当地肉牛资源和自己的客户优势,成立了全县第一家屠宰兼销售的企业。正如他所料,当地的养殖户和经纪人纷纷主动把牛送来了 。

屠宰企业老板 石寿太:“牛贩子把牛拉来以后,那时候别说我不认识你,我认识的已经排到3天以后了。拜泉县长春镇胜利村经纪人颜世军:我们求他们的时候。”

拜泉县长春镇胜利村经纪人 颜世军:“因为咱们的牛拉去了,人家拿咱们的架,不要,牛多,宰的少,他宰不过来。你就得在那排号等着,今天把牛运去等个三天两天能给你宰了。这牛在那直接掉膘,人也遭罪。”

  

由于来排队宰牛的人太多,当时牛价也相对市场低一些。但是这个差价总比运输费要低得多,所以大家也能承受。

其他经纪人看到石寿太赚了钱也跟着开起了屠宰场,仅2005年一年就出现了12家企业。企业的竞争也让牛价涨了起来。

屠宰企业老板 郭景文:“当时屠宰牛的行业利润很好,所以大伙儿都往这方面发展。到2005年、2006年,由于很多家屠宰场都起来了,所以牛源就不足了,大伙儿都抢这一块牛源。”

屠宰企业老板 石寿太:“去年的一头牛钱是今年的一头猪钱,去年一头牛是1500元钱,今年一头猪是1500元钱。”

记者:“今年一头牛多少钱?”

石寿太:“今年一头牛5000多元。”

水涨船高的价格让养殖户得到了实惠也刺激了养殖积极性。2007年,全县肉牛存栏量就增加了10万头,肉牛产值超过了1个亿。

拜泉县长春镇胜利村经纪人 颜世军:“用我的话说,大杀出大养。这边牛杀了,那边牛又起来了,这一茬一茬来回轮回,你杀得越多,养得越多,养得越多,卖得越多,这么生活逐渐还比以前强了。”

本文由中央电视台七套《致富经》栏目提供,详细内容请登陆央视国际网站CCTV-7《致富经》栏目查询!

注:CCTV-7《致富经》栏目播出时间:首播: 每周一至周五22:02--22:32 ,重播:每周二至周六13:52—14:22。

财富无处不在,行动成就梦想!《致富经》栏目敬请您的关注!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