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博鳌亚洲论坛2011年年会 >

[我在现场]专访黄亚生:中国不只是输入型通胀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16日 22:0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006210f07e6b4542988f3eaef2c654a9

    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海南博鳌讯(记者 庞帅) 4月14-16日,博鳌亚洲论坛2011年年会在海南博鳌举行,今年年会的主题是“包容性发展:共同议程与全新挑战”,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全程报道本次论坛并专访众多嘉宾对年会热点问题进行解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黄亚生接受了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的专访。

    记者: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访问,我们从去年开始注意到媒体频频提到世界经济进入后危机时代,但是今年看来的话,这个欧元区债务危机表现还非常的不尽如人意,您是否认为这个后危机时代真的到来了,那么对世界就是今后几年,世界经济一个基本面您有怎样的判断?

    黄亚生:对,现在可能有这种迹象表明所谓后危机可能是一种常态,危机的常态,像欧洲的问题话可能要有更多的年去消化和解决这些问题。欧洲这里头一个结构性的问题,欧元区设计的不合理,因为欧元区很大,包括很多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经济发展水平国家,在这种设置的话本身就是不是特别合理,像这种情况的话怎么去解决,这可能是需要一些年头的,而且要慢慢消化的,所以不能说是已经达到了后危机时代,可能这个危机,可能在比较低水平危机,高水平危机是美国。

    现在碰到问题可能是西班牙、希腊这些,但是希腊和西班牙它的很重要影响是它会影响欧元这种体制,而并不是对这些国家本身的影响。

    记者:那么现在就是,欧洲央行4月8日的时候宣布加息,这是它自2008年7月以来首次加息,您是否认为这就标志着全球进入一个加息周期,以及经济刺激政策退出。那么欧洲这次加息,对我们中国的经济,以及人民币汇率有怎样的影响?

    黄亚生:所以这就是比较麻烦的问题,就是第一轮解决危机办法是降息,增加货币的供给。那当然解决一些债务危机,然后刺激一些需求。但是问题紧接着下来就碰到更复杂问题,就是一方面危机还没有完全解决,第二方面的话通货膨胀,石油的价格上涨,那就需要一些收紧的政策来去解决这些问题,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讲短期政策目标和长期政策目标直接出现了一些冲突,那对于中国来讲这还是会有影响的,首先就增加中国的加息压力,因为中国也有通货膨胀问题。

    但是就是说中国才有些结构性问题,比如说就业等等,所以下一步看政策执行者怎么去权衡长期和短期之间这些政策矛盾,我觉得这是一个挺大挑战。

    记者:谈到对中国加息压力影响,我们知道4月6日的时候,央行又一次宣布加息,可能现在我们面对通胀压力还是非常大的,刚刚公布数据表示,这个新权数计算下CPI可能是5.381,可能旧权数5.4已经超过了,您是怎么看待通胀压力那么这次加息是不是可以有效抑制现在的通胀?

    黄亚生:我自己不是特别的乐观,首先就说对中国通货膨胀为什么会发生,那么有一种观点认为这是输入型,输入型肯定是有一部分的,但我觉得不是全部是输入型,因为我们内生产生原因,比如说房地产、食品价格上涨,而且这三年货币供给增加的过快,这些都是我们内部产生通货膨胀的一些政策和结构上的因素。

    从加息来讲的话,中国实际上某种意义是滞后并没有滞前,比如说你要看其他国家经验上来讲比如说印度,澳大利亚什么等等这些国家,他们早就开始加息,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讲,中国采取一些其他手段,中国采取比如行政上手段,比如现在限购等等,加息只是其中政策的整个一部分,但是在我看来的话,可能因为市场经济已经进行到,已经是有一定这种发达程度,在这种情况下的话,如果只是限购,行政措施的话会产生其他经济问题,我觉得加息还是应该作为一个首选政策选择。

    记者:那今后这个加息压力还会继续存在吗?

    黄亚生:我觉得压力肯定会是存在,但是就是说可能政府的话考虑这个问题,可能是要权衡各个方面因素,加息但是又不能够过度的降低GDP增长,因为就业等等这些问题,如果是GDP有大规模的下跌的话那肯定会影响这些,不加息的话就会出现通货膨胀。所以怎么能够找到这个正确结合点这是一个,我也想不出特别好的办法来,反正是比较难的。因为我觉得之所以我们现在处于这种状况的话,是因为我们加息滞后,所以某种意义上讲我们在付出,等于我们在付出过去比较晚的采取这些政策行为一个成本。

    记者:最后就是想问,因为是今年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十周年,在过去十年中您是怎样评价入市这十年来对中国经济起到一个推动作用,包括在今后这一段时间,中国应该如何更好地参与到国际竞争中去?

    黄亚生:入市这十年从正面上来讲当然是起了一个促进中国的出口,增长了中国的接受外资是吧,从这方面来讲的话是产生很重大意义,因为入市后面有一个背景,后面背景就说什么?就说中国90年代当时出现,某种意义上来讲国内居民收入增长幅度降低,然后消费出现了皮软,可能很多人不了解这个情况1997、1998、1999那几年中国当时消费是皮软,所以就需要有另外一个需求的动力是吧,那加入这个世贸组织的话给中国提供一个海外需求动力,从这一点来讲是起一个正面作用,因为弥补国内消费不足的这么一个作用。也有负面的问题,负面的问题就是说,某种意义上来讲的话,加重中国对海外经济依赖性,一个是资本的依赖性,还有一个是海外市场的依赖性。那你要看过去这十年你要看中国外汇储备,主要是在过去十年形成的规模。然后贸易盈余占GDP比例在90年代一直是2%、3%左右,后来到6%、7%、8%,一直到10%,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讲的话就说世贸组织推动了中国对美国市场依赖,对欧洲市场的依赖,那在那些市场运行的很好的情况下那没有问题,那我们现在已经知道美国出现了危机,然后同时中国又没有很快地有一个形成国内市场。

    所以就出现这种情况2008年危机以后,马上开始加强大规模投资,大规模投资本身又造成一些结构性问题,某种意义上来讲对中国通货膨胀大规模投资是起一个很重要的推动作用。

    记者:今后发展?

    黄亚生:今后的发展我觉得应该还是在政策收紧的同时应该要大规模改革,我非常不赞成那种看法,认为市场经济失灵了,应该加强政府的控制,在我看来的话不应该是这样的,应该还是要加强改革,特别是对国内民营企业服务行业要开放,提供更多的金融支持,使中国有一个自己的这么一个成长推动,国内收入消费这么推动,那这样的话会避免对海外市场依赖。

    记者:谢谢您黄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