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8月23日,《中国学术腐败第一贪——揭露、控告原北京农业大学校长、“三院院士”石元春的学术腐败》一文出现在网络上,这篇9000多字的举报材料落款日期为2011年8月15日,由李季伦(中国农业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陶益寿(中国农业大学土壤改良专业教授)、林培(中国农业大学土地资源学教授)、祖康祺(中国农业大学土壤学教授)、杨智泉(曾任京农公司副总经理)、田向荣(中国农业大学助理研究员)共同署名。文章分五大部分,列举了对石元春“学术腐败”问题的观点和论据,并在附录“反映石元春学术问题的材料目录”中列出25份相关资料。此后,有多家网站和媒体进行了转载或报道,此事件迅速在科技界引起轩然大波。

事件回放

9月13日 搜狐首页博客专栏: 方舟子在微博中称中国农大四名教授实名举报农大原校长“三院院士”石元春。
9月14日 全国众多网站纷纷转载方舟子的博客。
9月15日 《新京报》以“三院院士”石元春被举报学术腐败 为题在A29版刊发图片文章
9月15日 北京电视台 新闻晚高峰节目 电视采访举报人之一田向荣
9月15日 北京晚报 科技版面整版全文刊登举报信
9月17日 科技日报 谁来揭开举报信背后的真相
9月18日 “三院院士”石元春律师发严正声明
9月18日 河北曲周六农民自发进京为石元春洗冤 称“诬陷石老师 曲周40万人民不答应”
9月19日 中国农业大学刊发声明:坚决反对利用大众传媒进行人身攻击
9月19日 中科院主管的《科学时报》全文刊载“三院院士”石元春的回应:事实与真相
9月20日 新京报 中国农大原校长石元春八千字回应“学术腐败”

交锋:举报人PK石元春

        9月20日,石元春在中科院主管的《科学时报》上发表题为《事实与真相》的文章,约八千字从12个方面,一一回应实名举报信,为自己正名。石元春表示,他要为维护自己的人格与尊严,维护“院士”的光荣称号和国内学术界的一方净土,给社会公众一个交待,用事实与真相以正视听。石元春称,“举报信”中大量使用了极具侮辱性的语言,诽谤他的名誉,进行人身攻击,这不能不激起他的极大愤慨。

微言大义——“公”“婆”各有理

方舟子:前几天在土豆网录节目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是青岛一个农民打来的,为原农大校长石元春鸣冤。我当时听得莫名其妙,这是学术问题,他知道什么?今天又见到6个河北农民开记者招待会为石元春学术腐败事喊冤。这都唱的哪一出啊?学术造假争端专业部门不管,交给农民兄弟解决了?9月20日 17:57

Cobazaar翟亚锋 回复 @活力极北游:当年治理盐碱,石、辛这一代人和农民一起挖排水渠。有夫人一起工作的,分住男女集体宿舍。现在的学术届还有这么干的教授没?辛离世后,曲周百姓立有衣冠冢。每年清明均有自发拜祭,十几年了。人嘴两张皮,说话容易,人的名声毁了则无可挽回。@方舟子 转发时可曾充分调查过?至少可曾 (9月18日 23:35)

刘杳 这事闹这么大,@方舟子 以后也要慎重点为好。这件事儿且不伦,石校长对农大的贡献还是有目共睹的,搞农业的多数对他还是很尊重的。他在任的时候提拔了很多新人,不免得罪了不少老人。由于他的资历,能够在近年很多政策决策上说上话,难得为学术界发出声音,其影响更不是普通人所了解的。 (9月17日 23:08) leungwm 由农民开记者招待会为石元春学术腐败事喊冤,是不是“黔驴技穷”了.(今天 01:13)

shangyanfang 可能是石元春替农民兄弟办了点好事,朴素的农民兄弟通过这种方式来报答吧!结论:要想赢得支持一定要赢得农民的心!怪不得有人在不遗余力在替农民说话,虽然个人品质并不怎样!(9月20日 22:58)

夏爽老妮:http://t.cn/adTwgn石元春八千字回应“学术腐败”:《事实与真相》@方舟子:在网络上刷大字报的出来回应一下吧。顺便:你搜狐博客上面的文章怎么不见了?

调查问卷
1.你认为这次事件是石元春学术腐败还是“同门互掐”?
A.石元春是学术腐败 B、同门互掐 C、不好说 D、其他
2.你觉得自己的想法在这次事件中受到意见领袖的影响了吗?
A、是 B、否 C、事发前期受到影响 D、不清楚
你受到意见领袖的影响了吗?

意见领袖:有时他的意见不仅影响一些人说什么、看什么、做什么和想什么,还会支配他们怎么说、怎么看、怎么做和怎么想。意见领袖的追随者或被影响者的社会地位愈低、面临的信息愈多、处理信息的能力愈差,就愈加没有主见和自信心,也就愈容易当然接受意见领袖的咨询和参谋,他们甚至希望凡遇事都能有入主动上门来帮他们出谋划策,权衡利害,拿定主意。

;乌合之众:在集体心理中,个人的才智被削弱了,从而他们的个性也被削弱了,异质性被同质性所吞没,无意识的品质占据了上风。 群体累加在一起的只有愚蠢,而不是天生的智慧。在群体中,每一种行动和感情都有传染性,其程度足以使个人随时准备为集体利益牺牲他的个人利益,这是一种与他的天性极为对立的倾向,如果不是成为群体的一员,他很少具备这样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