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夏斌:中国经济的四大机遇和四大挑战

 

CCTV.com  2010年07月02日 19:40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新华网  

  “1990-2010:走向资本强国——中国证券市场20年回顾与展望暨第四届中国上市公司市值管理高峰论坛”于5月29日在北京召开。图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所长夏斌。新华网 屈绍辉 摄

  新华网消息:“1990-2010:走向资本强国——中国证券市场20年回顾与展望暨第四届中国上市公司市值管理高峰论坛”于5月29日在北京召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所长夏斌在论坛开幕上进行演讲,下面为演讲全文:

  夏斌:女士们、先生们上午好,今天的主题是20年证券市场的回顾与展望,我就围绕回顾与展望这五个词来讲。首先面对20年的回顾与展望,我首先的感觉是骄傲与激动。为什么骄傲、激动?当我回顾1984年,我在野村证券研究证券市场的时候,看到的是日本的报纸,几十版几十版,每个版面上都是股票行情、基金行情、银行同业拆借行情等行业信息,我非常感慨,我说中国什么时候有这么一天,中国也许有希望了。在座的可能知道,当时中国没有几家媒体、大报只有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或者我们金融界自己办的报,而每份报纸就只有四版,一、二、三、四两张纸。今天天上、地下,平面的、立体的、网络的、纸张的各种各样的媒体都有,今天我们的报纸也都是几十页,不仅有证券报,而且很多的综合性报纸也有股票行情、市场行情、行情分析等等财经资讯,就更不用说网络了。这是我第一感觉骄傲的,我们变的很快。

  当我回顾1986年左右,我和我的研究生同学张志平,在刚刚创办的中国的金融时报上,我们两个举行了连续的金融市场基础知识专栏讲座,介绍什么呢?介绍什么叫股票,什么叫债券,什么叫银行同业市场,进行一般的启蒙与教育。今天,我们不用多解释了,我们老头老太太都已经在分析K线,讲美国CDS,探讨股指期货,变化太快了。当我回顾17年前1993年,我在深交所当总裁的时候,和当时的香港联交所的总裁谈到,我们深沪两家交易所和香港联交所相比,太落后了,我们当时成交量最低的时候两家交易所加起来不到一个亿,那时候香港好象已经是几十亿了,上市公司个数好象就几十家,香港已经几百家了。但是因为自己在搞宏观,所以我说我们的问题不是我们上市资源少,而是我们有关监管制度没有放开,当有关制度放开、到位,我相信很快就可以到一千家,当时就这么说的。今天刚才我看了一个资料里写着,好象是已经到了1800家,很快。

  而回顾刚刚过去的一年,在美国金融危机的影响下,美国在干什么,美国在总结金融监管的教训,在去杠杆化,在探讨沃尔克法则。而我们有些学者在批评我们金融创新滞后的同时,在美国去杠杆化的背景下,中国政府在加快杠杆化,提高杠杆化的改革开放措施,比如说融资融卷,比如说股指期货等等,正在加大杠杆率,正在加快中国的金融改革开放。所以如果把这一系列的历史事件联系起来想,不仅是我,在座的每个人都会感到为中国证券市场20年的发展,超过了西方的发展历史,我们应该感到骄傲。同时我感到激动的是,我们这代人正处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时期,我们能亲身参与体验中国经济翻天覆地变化的经历,能参与体验中国证券市场的建设,我们应该感到激动。我还是想用我1993年在深交所当总经理第一次员工大会上的发言说说,当时我说到,我们正在从事一项伟大的事业,我们如果在中国证券市场的历史上,哪怕经过我们努力,哪怕写不上几个字,写不上几句话,画一个标点符号我们也聊以自慰,我想这就是我们在座的和中国证券业创业者的共同心声,我们应该为我们有这样的经历、为这个时代变革感到激动。

  光回顾、光自豪、光激动是不够的,我们还要往前走,资本强国如何建设,今后展望十年二十年,中国的资本市场如何发展,我想首先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我们看到的是到2020年,也就是十年,到2030年,中国的经济会是什么,中国经济的总体实力到2030年左右可能将赶超美国的经济实力。海外专家预测,其中普华永道预测是2020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过美国,金砖四国提出者预测是2037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过美国,后来最近又改为2027年赶超美国,也就是说不管有多种预测,其中有不少差异,但各种预测按照目前的历史发展轨迹不出重大的意外,在2030年,中国的经济总量GDP将赶超美国,这是海外专家的预测,我们说要展望首先要把大经济背景展望清楚。第二项,全球经济发展中心、全球经济中心正在往亚洲移,亚洲是世界经济增长最活跃的地区,而中国经济又是亚洲经济的引擎、发动机,这是第二个要做出的历史判断。第三,未来十年,中国是处于伟大历史时期的关键时期,我们中国处于什么状况,中国是处于经过30年改革开放打基础之后进一步伟大的历史复兴的关键时期,为什么说关键?

  我认为中国经济有希望,是因为今后的十年、二十年,我们遇到了四大历史机遇。第一高储蓄,经济的发展其中的重大因素储蓄率高,我们中国今后十年还要保持相对高得储蓄率,这是我们30年之所以成功的基本条件之一,而今后十年、十五年内这个趋势没有变,在全球仍然遥遥领先。第二重大的历史机遇,全球化机遇,这个30年,我们是经济全球化的参与者、推动者,同时是利益的享受者。我们仍然要推动利用全球化,尽管美国金融危机之后国际上出现了一些反全球化的声音,但我认为,挡不住这个全球化大潮。第三个历史机遇中国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阶段,这给中国经济继续保持高速稳定增长提供了空间。第四是中国体制改革的潜力,30年来,我们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制度改革,各位清楚我们还存在不合理的制度需要改革,这些制度的改革仍然能产生大量的生产率,这是我们重大的机遇。与此同时,之所以说关键,是因为有这些机遇,同样存在很大的挑战,搞的不好中国经济仍然会出现动荡、波折,是什么四大挑战?

  第一人口老龄化,大家知道,根据中国目前的人口结构,到2015年左右,老龄趋势越来越明显,第二个挑战环境能源,我不多说了,各位都知道尽管地大物博,但13亿人口人均矿产资源很多排名都在全球100位以后,我们的环境资源要支撑中国经济的伟大复兴,是很大的挑战。现在石油消费是全球第二等等不多说了。第三个挑战是我们的结构问题,我们的经济结构从大的方面讲GDP中间的出口消费、投资结构,从具体政策层面讲,城乡结构、收入分配结构、中部西部沿海地区结构等这些制约了我们的增长。第四个挑战,中国的发展已经不是关起门来发展,是在全球化环境中发展,因此面对全球化形势、货币体系,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是有缺陷的国际货币体系,意味着中国的经济要进一步开门、对外开放遇到了很大的不确定性。所以回顾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同样必须在四大机遇和四大挑战中思考。

  因此如何发展中国的证券市场,如何使中国的资本大国走向资本强国,我个人认为,第一,中国的证券市场是作为中国金融体系和金融市场的一部分,在当前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汇率体系和世界经济周期的影响下,我们证券市场的发展,特别是证券市场的对外开放要服从于人民币汇率的改革和资本项下开放的大局和步骤。我们要以我为主、主动掌握好金融证券开放的节奏和次序,在这个格局之下发展中国的证券市场。要从中国整个金融体系、金融市场角度,面对全球不确定的环境思考我们每一步怎么走。第二,我们应该以我为主,在看好中国金融国门的前提之下,具体讲就是资本管制项目和资本管理和人民币汇率等措施,在这个前提下,金融对外开放,我们要进一步解放思想,我们的政府和政府有关部门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加快各项金融改革开放试点,这方面我们要充分发挥金融配置资源方面的效益,尽量用中国当前的高储蓄支持中国的高增长,用中国的高储蓄促进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改变。在这方面有很多事要做,我重点指出几点。

  我不从机构、客观主体角度分析,是从市场内容角度,我认为,第一,应该对各种金融商品、金融工具和金融技术敢于试点,加快推动,不用怕,前提是金融国门管好,这个前提下内部各种各样的试点要加快。我认为危机之下,中国政府很果断的对融资融卷,对股指期货等已经在加快试点。因为全球都往后退,中国在往前走。另外,我想到政府应该下决心快刀斩乱麻,组织制止各个部门和地方的利益,尽快纠正市场和证券人士早认识、早看清的一些问题,坚决制止部门和地方的政府利益纠葛。比如说债券市场统一问题,比如金融控股监管问题、各地产权交易问题,在现代IT基础下还有这样的必要吗?什么是效率?如何提高效率?在这些问题上关键是有些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利益所掌握了,中央政府要把这些事尽快解决。另外应该逐步纠正国有大企业基本控制各类金融机构,包括证券类机构的现象,不管是银行、证券还是基金,都是国有大型企业控制,曾经97亚洲危机之后,我们出现了一些风险,解决风险过程中,我们的国有机构进去了,那是历史必然。今天如何思考这些问题,如何解决中国经济结构中的高储蓄资金的出路,如何解决民营资本的投资问题,以及如何解决正确要搞公共财政,尽快加大教育、医疗、卫生、养老、设备等问题的解决而又没有钱,而国有企业拿了这么多钱在拼命搞金融投资和控股,这个矛盾怎么解决,我认为政府要真正区别公共财政的理念,克服盲目扩大投资领域和范围的现象,克服一味强调投资增值的理念,作为企业好理解,就是要赚钱,赚钱是唯一目标,作为国有企业同样如此,我认为是对的,但作为政府如何管理国有企业是另外一回事儿。应该通过分红等制度尽快把政府有关投资回报收回来,甚至有的地方在保持战略投资的前提下,有些行业应该收缩,应该国退民进,政府退出,让民营资本、民间资金投入,腾出的钱充实公共财政,腾出的钱救穷人,腾出的钱充实医疗、养老等资金缺口。

  另外我认为,我们应该抓住中国目前高储蓄的机会,面对当前经济局面相对来说比较好的时期,加快组织民间资金,大力扶持证券类机构,加快民营资本进入,大力扶持他们,要培养一批像摩根斯坦利、高盛那样的在国际市场拼打的大证券公司,包括跟世界前沿竞争的基金公司,和期货公司等证券类机构。而且鼓励他们走出去,为中国经济今后十年、二十年以后人口老龄化、高储蓄率逐步出现下降趋势,那时候要满足中国经济增长的资金来源,打好基础、做好准备,这十年一定要打好这个基础,培养自己的金融市场、券商、培养国际金融市场上能够竞争盈利的证券类机构,而不是关起门自己玩。

  同时我想到,要走资本强国,为了克服当前我们不得不坚持人民币实行管制,同时又面对有缺陷的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的负面影响人民币不得不寻找国际化道路,这是一个矛盾,在这样的矛盾困境之下,我们应该加快发展和丰富国内金融市场的同时,早下决心,早动手,尽快发展人民币离岸市场,可以反过来尽快推动中国国内金融市场、证券市场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我相信在中国资本市场走向资本强国的过程中,又提供了机会。所以相信,总体来说,再过20年,或者用不着20年,当中国经济总量逐步逼近美国经济总量,当中国资本项下施行大开放之后,人民币市场自然会成为与美元、欧元、英镑、日元等市场相媲美的大市场。以人民币为主要的上海市场,自然会成为与纽约、伦敦相媲美的金融中心。中国的证券市场今天的市值已经是位于前列,我相信再过十年二十年,我们的IPO、证券交易量、股票市值等指标都会名列世界大证券市场的前列。我相信只要我们坚定信心,上下齐心、潜心奋斗,我们的目标一定能达到,谢谢大家!

责编:李小龙

1/1

  相关链接:

相关热词搜索: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