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对话]2010CCTV中国经济年度论坛 内生发展的中国的机会与挑战(2011.1.23)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24日 00: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对话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61bf4958debb44590f4ab4a08aa944c7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嘉宾:
  尹中卿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
  王一鸣  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
  李稻葵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2010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布莱尔·谢波德  杜克大学商学院院长
  刘积仁  东软集团董事长(2010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施正荣  无锡尚德电力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2010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过去的2010年,是一个需要想象力的年份。全球风云变幻,大事频发,世界政治经济格局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中国与世界在这一年穿行在巨大的挑战中。不管是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还是美国的经济疲态,都让脆弱的经济又添变数,全球经济的复苏之路并不平坦。然而,当我们把目光投向作为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代表的中国,却发现它在经济复苏中仍然是一枝独秀,引领全球经济的增长。但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的逐步退潮,中国也正在面临着来自各方面的挑战。在长期"世界工厂"的惯性下,中国制造业能否突破资源困境、打破低端链条?未来中国政府能否改变收入分配模式?如何拉动内需、使中国经济完成血液健康的体内循环?

  中国经济正在面临的各种挑战,就好像飞机航行过程中遇到的各种各样复杂的天气状况,而为了能够让飞机安全飞行。在2010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的重大活动--首届CCTV中国经济年度论坛上,《对话》邀请四位中国经济大飞机的"导航员":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尹中卿、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一鸣、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2010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李稻葵、杜克大学商学院院长布莱尔·谢波德,和历届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的当选者来到论坛现场,为正在起航的中国经济大飞机,指点航向。

  1、航行中遭遇不利天气如何调整航向?

  陈伟鸿:作为世界经济复苏过程当中的一个推动力,中国正像是一个巨型的飞机,在飞行的过程当中,它就一定会遭遇到各种各样完全不同的天气状况。我们的首要任务当然是要事先做好充分的准备,及时地作出调整。今天我们在现场,已经邀请到了四位嘉宾,他们来担任我们本次飞行的导航员。四位导航员在他们日常的工作当中,一定每年都有非常频繁的飞行。但是今天呢,他们将会伴随着中国经济的这架大飞机,开始一次独特的飞行。此刻我们正在飞行的这个线路图上,哪个区域引起了你的关注,这个区域目前它的天气状况和飞行状况如何?

  尹中卿:一个关注就是制造业的这个发展,中国32年最大的发展是什么?就是我们抓住了经济全球化开始的机遇,利用中国比较低的劳动力、土地、资源的优势,参与到这个经济全球化中。那么中国32年来,我们比较快地成长为了一个制造业大国。成为了出口或者贸易大国。但是这次国际金融危机,最大的一个就是显示出了中国制造业,低端的制造业已经难以为继。所以我觉得中国如果说这样的一个飞行状况,就是中国的制造业,将要遭到严寒。

  陈伟鸿:那怎么来做调整?

  尹中卿:个中国的制造业,2009年已经超过了美国,总产值是2.2亿 2.2万亿美元,所以号称世界工厂。现在就是我们的这些世界工厂大而不强,如果用三个10%,我们现在就是这种国内发明,授权量不到10%,就是由我们自己发明的专利。第二呢 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从事研究与这种事业发展费用不到10%。第三个就是,我们现在这种出口里的这种产品和技术中间,有自主知识产权,和这种持自主品牌的不到10%。所以我们要鼓励科技创新,要使我们产业制造业,要从原来的大而不强变成又大又强。把我们从世界工厂变成世界的强盛工厂。最主要的是,通过提高我们在应对国际危机的过程中的核心竞争力,我们通过对传统产业的这种技术改造、引进技术。同时,着力新的技术这种科技革命,建立新兴的战略性产业。十二五规划,我们将要增加十个指标,这十个指标其中涉及到新能源的,这种节能减排的就有六个,这些都对我们的这种绿色经济,这种低碳技术将会创造极大的契机。

  王一鸣:我比较关注内需这一块儿,现在投资呢,应该说遇到了一点雨,有点降温。但是消费这一领域,我觉得阳光灿烂。因为我们尽管遇到了危机,我们收入增长并没有放缓,居民的消费非常活跃。比如举个汽车,最典型的,去年我们的汽车销售量超过1800万辆,前年我记得是1364.5万辆,所以去年的增幅是最大的。当这个跟扩大内需的刺激政策就是小排量,这个车购税下降,有一定的关联性。但是也是我们消费升级,发展到这个阶段形成的一个内在的需求。那我估计,今年的话可能会突破2000万辆。我记得美国历史上最高的也就是1800万辆。中国今年的零售这一块儿,我估计大概是15.7万亿,与政府相对去年也是,去年15.7万亿。我觉得中国相对其它国家,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它还具有一个,没有充分开发的、潜在的、巨大的内需市场,而在这个市场,是我们今后继续保持高速增长的一个最最重要的一个动力。你如果两个发动机的话,投资依然是一个发动机,但是这个消费,这个发动机的重要性会越来越突显出来。

  王一鸣:投资消费两个发动机,中国经济呢,它的特点就是投资这个发动机,力气大,消费相对弱,所以你飞机飞行当中,如果两个发动机,动力不平衡什么后果?它容易偏离航向,所以新的校正的办法,就是要把消费这个发动机,动力加强。我觉得三个办法,一个就是要推进城镇化,就是让越来越多的进入城市的人口,改变他的生活方式,就是让他逐步地成为城市居民,而不是打工者。第二个呢就是我们说调整收入分配,让中低收入阶层收入能够随着经济的发展,而相应地同步地提高。我想这个老百姓,最关切也最拥护,他们收入提高后,消费的动力,就是整个消费动力也会更强是吧。第三个校正,也要转变我们政府的这个职能,我们政府怎么样,鼓励百姓消费呢?要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教育、医疗、社会保障让老百姓没有后顾之忧,包括保障性住房,所以我这个校正的是三条。

  李稻葵:我们这个大飞机呀,不仅是长途旅行,而且呢,事实上,我们的飞行速度是比飞在前面的发达国家是快的。所以我们是一个赶超型的一个飞机。那么既然是赶超型的飞机,所以我们一定要注意,跑在我们前面的这些飞机可能给我们产生的各种各样的团流。现在我看有一个团流是什么呢,就是前面的飞机跑不动了,发动机绊力了,怎么办呢?放的一些空气出来,热空气出来,顶着我们这个飞机往上走,有这种量化宽松,流动性过剩,搞的整个的世界经济的环境都在往上走,怎么办?这个时候作为飞行员,我的想法,我的建议,一定要牢牢控制住你的这个驾驶感,飞行感,不能让这个飞机被它这热空气顶着往上走。因为什么?你要知道,这个热空气给你顶上去之后,它热空气会突然间变成冷空气,你嗡地摔下来,那到了这个时候,你这个飞机上的乘客就受不了了,甚至于飞机出问题。具体说来,一定要控制好我们自己的宏观政策,不能因为全球滥发货币,我们的货币政策就跟着别人跑。在这个时间之内,提高一点准备金率,这个呢,在特殊的情况下是完全应该的。提高准备金率无非是把你国外的热钱暂时收起来,不要干扰我们的航线,不要让我们这个飞机被你顶着往上走,过一会儿这飞机又栽下来,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2、飞行过程中的空中补给

  陈伟鸿:如果要让我们这个动力更持续的话,你会觉得哪些方面是最有效的补给?

  尹中卿:我选收入分配、体制改革。因为我觉得,这能靠它讲到的扩大内需,城镇化和收入分配改革。尽管我们的文件里经常是这样的顺序,但我觉得前两者的根结在于收入分配。我把它比喻,我觉得像是我们要配好餐、点好饮料。说配好餐,实际上就是切好蛋糕,尽管我们主观这样想,把从过去依靠投资,依靠出口来拉动,也要把内需这个补上,但是这个腿儿,这个车轮,这一条仍然短。内需扩不动,居民消费扩不动,根源在于收入分配体制不合理,老百姓没钱可花。所以在我们的分配体制改革中,几十年来,比较过多地在企业的中间,过多地向资本倾斜,劳动报酬在企业利润中、企业中间,比重在逐渐地下降。在国家、政府和居民中间,那么过多地收入向国家倾斜,我们2010年,我们的财政收入达到将近8万多亿,我们光2010年的超收收入就也就将近9千亿。现在我们的地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我们城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我们社会阶层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那么这种就是说,不仅与我们的社会本质不相符,和我们发展经济的目的也不相符。从根本上来说,它这也不利于我们这个机舱内的所有的乘客,能够很老老实实地坐在座位上。所以我感觉到,要把这个配餐配好,要分好蛋糕。然后呢,如果有钱的可以点饮料,他可以点红酒,他可以点XO都可以。但是呢,我们要关注老百姓基本的要求。

  李稻葵:我也是选收入分配。为什么这么讲,我形容咱们这架飞机,现在处于一个非常难熬的时候,可能是早晨六点钟,乘客们开始逐渐地苏醒起来,肚子都很饿了。这个时候啊,大家都要吃东西,突然发现呢,坐在头等舱的咱们这个布莱尔杜克大学校长,他那个餐搞得很好,我坐在经济舱,我这边只给我一包方便面,那这个老百姓,那后面经济舱的人觉得,哎呀这个不公平。事实上,最新最新的数字表明,我们的居民内部的收入分配的这个差距有迹象在缩小,至少过去这两年,我们看到的数据,农村纯收入的增加速度超过了城里人。农民工的工资的增长速度,超过了大学毕业生的起薪了,这就是发展的很好的迹象啊。所以第一点,我觉得不要过分的恐慌,不能是说现在分配不均了,赶紧去头等舱抢食物。这样子的话,咱们飞机肯定是头重脚轻,这一飞机肯定会出事。所以重点怎么呢?重点要放在大格局的调整。我们应该看到,这架飞机,我们有仓库,仓库里还有很多食品。国家手里现在不缺钱,国家的财政收入,每年以超过GDP5%的速度上涨。说为什么这个时候不能够由我们的空客人员,从仓库里暂时地多拿点食物来,分给经济舱的朋友们,先渡过这个最难过的时刻呢?先肚子基本上吃饱,大格局搞对了,然后再来调整。当他们头等舱的乘客吃饱了以后,他也会搞一些慈善的行动,我们给鼓励嘛,给他鼓励点掌声嘛,他也会给我们的老百姓对吧。所以我讲应该抓大放小。

  3、航行的外部环境

  陈伟鸿:实际上今天的中国和世界,他们之间的联系已经越来越密切了,所以呢,当我们在全球的领空飞行的时候,其实同时飞行的,还有许多的或大或小的飞机。对于这样的一个艰难的飞行环境,我想大家都会或多或少地有一些感触。所谓的艰难,并不仅仅来自于外部的环境,飞行的天气可能还有一些人为的因素。这方面呢,我们四位嘉宾都有一些体会,我想李稻葵先生一定体会地更多。

  李稻葵:我想有两大类,一大类是跑在我们面前的,像美国这样子的空军一号,他们还是很担心的。他们担心中国的飞机跑得快了,是不是追上他了,而且他们的里边的乘客,很多人出于自己的考虑,也在鼓动这种说法。鼓动他们的这个航行员驾驶员丢出一点义务,来阻碍我们的行道。第二类呢,还有跟我们平行飞行的,或者比我们飞行再后面一点的,新兴市场国家他们也担心。他们说你们中国经济,中国的飞机飞得太快了,会不会产生了一些团流,让我们的后来的航线受到了影响。

  陈伟鸿:所以他们抛出来的办法是什么?比如说不让你飞了,要给你禁飞,你别飞到我这儿来 是不是?

  李稻葵:这种声音非常非常多。最明显的,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2010年的10月9号。当时世界银行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召开了每年一度的秋季的年会。除了正式议程之外,他们安排了一个全球意见领袖的一个小的闭门的论坛,35个人,我以为是这种比较学术性的,比较,比较友好的讨论,结果我一去一看,这个气氛完全不同。发言的人几乎是众口一词,都在指责中国。有人讲,中国不负责任,中国现在不升值,那么其它的国家都不升值,严重地影响全球经济再平衡的进程。有人讲,中国过去是搭便车者,美国经济高涨的时候,拉动了中国的出口。现在你看美国经济不行了吧?你需要中国负责任,你应该中国应该升值,把你市场多开放一点,批评的意见非常多。去了以后,我真的,说实话我很紧张,刚开始我准备好了发言不能用了,最开始的发言完全不能用了。这种场合,一般的我的习惯要先讲话,因为怕后面没时间。到了这时候,我说这个老的策略不能用了,咱们得后讲话,让他们把他们的不同意见都讲出来。然后最后我统一地来,一个一个地全部给你们消毒。

  布莱尔·谢波德:我觉得您刚才问到的问题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从某种程度而言,大部分的航班也不是受到了这种技术上的限制,而且主要是受到人为的限制,下面几个人为的限制必须非常注意,因为我们中国的飞机所经历的一些颠簸,不光是对于中国的,而且是对于整个世界的。第一个是人的本性,通常不承认自己的错误,而指责他人,这是人的本性。第二,飞行不顺利主要是沟通不畅。第三,一般别人比我们发展的好,我们就会嫉妒,这是人性。所以目前中国面临的挑战和所有世界其他国家都是一样的。许多世界上其他的经济体,他们做的不好,我们如果问他们为什么做的不好,事实上是他自己的内生的问题。但是他可能会埋怨到,说美国的金融体系不够好,然后美国的金融体系的失败,就导致了全球经济的崩溃。所以人们通常有这样的埋怨,做自身的改变通常是比较困难的。沟通不畅,尤其是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交流不畅,大部分世界其他国家都不了解中国要做什么,中国的哲学是什么,中国所面临的内部困难究竟是什么,他们不了解。所以正是因为这种缺乏了解,导致了中国和其他世界的矛盾越来越加深。另外,整个的世界如果真正的能够了解中国,并且每个人都专注于自己的问题,而不是嫉妒别人的发展,而是成为世界整个进程的一部分,将是非常好的。我想对于中国来讲,以下的两个方面也是非常重要的。第一个,中国现在必须要意识到,中国已经是飞在第二名的飞机了,这个地位不容否认。第二点,这个飞行员,他必须在每天飞行的日程当中,和所有的同时和他飞行的飞行员进行交流,告诉大家他究竟想做什么。必须告诉大家说,你想做什么,你打算怎么做,你想得到的结果是什么。世界上其他人并不知道你的想法,我们想在"空中一号"的旁边飞行。另外,中国会面临的贸易壁垒,而且将来会遇到更多的贸易壁垒。贸易对中国的发展还是非常的重要的,中国也希望能够扩张内需,如果内部的需要可以得到更多的发展的话,得到更多的满足的话,中国的经济就会进一步的增长。而且其他的国家也可以依赖中国的内需来进行进一步的发展,我觉得这是中国所面临的艰难的任务,中国别无选择。

  陈伟鸿:2011年已经开始了,我想中国的这架巨型的飞机依然会穿越云空,继续它的飞行。我想如果我们来关注中国这架巨型飞机,在过往的飞行轨迹的话,你会发现,其实在不经意当中,历史已经完成了它自己的一次独特的叙述。在这样的一个时空穿越的飞行当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世界经济复苏的振荡,或者说它的焦虑。当然我们更可以感受到,中国经济不断腾飞的这种激情和活力。进入到了2011年,这是我们十二五规划的一个开局之年,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经济正在以它的变革之力,推开机遇的大门。面对许许多多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挑战,我们依然在高飞。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中国
  • 机会
  • 挑战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