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陈季冰:IPO不审,郭树清你大胆往前走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13日 10:2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据报道,中国证监会主席郭树清上任不久后在内部场合抛出了一个令人振奋不已的问题:“IPO不审行不说行?”

  最新一期《经济观察报》在报道中写道,“一位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委员谈起这个事情的时候,依然充满震惊。”这位人士认为,这只是郭树清在试探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水深水浅,他也知道郭树清真的想做点事,但他“依然惊讶郭能有如此的改革思维和魄力,敬佩之余亦担心其所将遭遇的阻力。”

  一句“IPO不审”,使这位建设银行[4.86 -0.61% 研报]前董事长、被称为“学者型官员”的郭主席身上闪现出某种堂吉诃德式的色彩。明眼人心知肚明,动发行审批制度,几乎就是在跟整个既得利益群体作对,而手握审批权的证监系统官员——— 郭树清的同事们——— 只不过是站在前台的表面上的直接利益关联人而已。正如一位证监系统内部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达的忧虑那样,资本市场潜藏着大量的权贵资本,推行这项改革肯定要遭遇难以想象的巨大阻力。

  但说实在的,只要我们希望中国资本[4.25 0.00%]市场还能继续存在活力,真正起到“国民经济血液”的功能,那么这项改革现在显然确实已经到了非做不可的时候。

  现行的IPO行政审批制度表面上是为了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但实质上人为地在供求关系上制造矛盾,损害散户利益,机构利益也无法得到保障。不仅如此,它还是造成新股发行超高市盈率、亏损上市公司难以退市及ST股票投机炒作等诸多中国资本市场特有的体制性问题的根源。实际上,就凭发审委那几个人,根本不可能判断企业的财务状况和盈利能力,证监会没必要做这个担保,上市公司的价值应当由市场自己判断。

  关于股票发行审批制度的巨大弊端和改革的必要性,整个金融界早就取得共识,这里无需赘述。过去几年里,我本人也曾经发表文章指出过,事实上,中国股市一再饱受诟病,因其走势根本无法正确反映中国经济现实,难以充当所谓“晴雨表”,原因主要也在于此。因此,如果说股权分置改革释放了股市的活力,直接触发了一轮历时3年的大牛市的话,那么走到今天这一步,取消发行审批制度,就将成为2005年全流通之后中国股市必须跨越的又一个里程碑。

  郭树清年轻时曾与吴敬琏、周小川、楼继伟、李剑阁等人一起工作,1988年共同完成《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整体设计》,因而被称为“整体改革论者”,他在理念上的市场化倾向是显而易见的。郭树清不像他的前任———低调沉着的尚福林,自2011年10月底上任以来,他一直保持着高调形象,并不吝惜对改革的鼓与呼。而从他近来的一系列动作来看,发行体制改革,即“逐步退出实质性审核,转而以信息披露为重点,并强化保荐机构的责任”是新主席“百日新政”的一条清晰主线。

  据2012年2月6日出版的《新世纪[13.22 -0.30% 研报]周刊》报道,在春节前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温家宝总理提出要“深化新股发行制度市场化改革”。稍后,郭树清在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中明确提出,“继续深化发行体制改革,完善新股价格形成机制。”2月1日,证监会有关负责人在媒体通气会上表示,去年以来,证监会就开始考虑修订IPO管理办法和再融资管理办法,目前还在落实和探讨中,未来的发审办法将以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完整为基本出发点。当晚,证监会史无前例地公布了254家在审公司名单,并强调今后新受理的企业名单也将尽快公布。

  无独有偶,同一期《新世纪周刊》还发表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主任方星海的署名文章《什么是发行市场化改革》,明确指出,现行股票发行审批制度“本意是为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结果却适得其反。”而且,由于上市能否获批的不确定性大,综合成本高,结果是把一批优质企业赶到了海外股票市场,使中国投资者难以分享中国经济成长的收益。方文认为,只有彻底地市场化,让企业自由上市,中国股市才有出路。文章还建议,如果担心一下子全面实行发行的市场化改革,可能冲击太大,不妨在创业板上先做试点,实行注册制,但只允许机构投资者或高净值个人进入,不让一般老百姓介入,等各方适应后,再允许一般投资者进入。创业板试点成功后,再推广到主板。

  由上文所陈述的许多迹象看来,非常值得欣慰的是,新的更强大的共识已经形成,至少在观念层面,取消IPO行政审批制度已是水到渠成。当然,如同任何重大改革举措一样,它也需要一系列的配套改革,例如加大证券公司准入的对内对外开放等。此外,鉴于国外上市一般都是交易所审核,但境外交易所都是一个独立企业,而中国的交易所相当于证监会的一个部门,因此,证交所自身的管理和运行模式也需要随之进行实质性的改革……

  但这些都是技术性问题,归根结蒂,最难的还是限制和削弱包括证监会在内的各级相关政府部门的权力,基本人性告诉我们:极少有人愿意主动放弃已有的权力,更何况这是能够轻易为许许多多人带来亿万财富的令人艳羡的巨大权力。

  写到这里,我不由想起一位我所尊敬的长者、中国证监会前副主席高西庆在10多年前说过的一段话,准确的原文我一时没查到,大意是这样的:每当我看到全国各省的领导亲自带来一大堆待上市企业的材料跑到我们证监会门口,排起长队等候向我们推荐自己省里的企业,我就会忍不住地想,这里面有多么大的利益啊!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改革发行审批制度,恐怕真需要证监会上下来一场“灵魂深处闹革命”。

  10多年过去了,我现在还想再说一句:当年高西庆未尽的那场“灵魂革命”可能还只停留于证监会系统内部,今天,中国经济总量已数倍于彼时,既得利益疯狂生长,郭树清需要的“灵魂革命”注定不再是他这一层面所能发动和掌控的。

  不过,为了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我们愿意在这里代表“沉默的大多数”对郭主席说一声:请大胆向前,并祝你一路走好!时间将会证明,你站到了历史正确的一边。 (作者系媒体从业者)

热词:

  • 郭树清
  • IPO
  • ST股票
  • 新股发行
  • 全流通
  • 亏损上市公司
  • 晴雨表
  • 中国股市
  • 百日新政
  •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