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被寄生”的茅台酒

发布时间: 2012年05月30日 10:1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在茅台镇,小酒厂之间形成庞大的流通市场,几乎每一家都标榜自己和茅台酒一脉相承、同宗同源。在这种“合围”之势下,假茅台的泛滥不绝或许只是冰山一角,其中庞杂而隐秘的寄生关系才是问题的死结

  本刊记者/闵杰(发自贵州仁怀)

  5月11日傍晚,位于贵州省西北部的山地小城、有“中国酒都”之称的仁怀市,开始出现雷暴天气,电闪雷鸣和狂风骤雨一直持续到深夜。

  而对于当地的支柱性产业——白酒产业,此刻,另一场风暴还在持续,中心是“假茅台酒”。同一天,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严正声明”称:“近来,媒体和网络上出现《贵州茅台员工被指偷窃商标造假茅台酒》一文。关于文中‘茅台员工盗窃商标造假茅台酒’的说法,长期以来,公司对包括商标在内的各类企业财产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管理措施,从未发生过此类现象。”

  风暴的源头要追溯至4月27日,在央视的《真假茅台调查》节目中,记者通过暗访发现,在茅台酒的故乡——茅台镇,距离茅台公司百米之遥著名的白酒一条街上,许多店里都在出售各种档次的假茅台。其中仁怀河谷台酒业经理在暗访中曾声称,其茅台包装标签都是从茅台酒厂内部工作人员手里获得。

  此消息遂使得各界对制售假茅台现象的关注如酒糟般发酵,进而引发了一个巨大的“气旋”,将监管部门、白酒厂商、茅台集团甚至这里每一个和白酒产业有关的人都裹挟其中。

  监管弱局

  央视的曝光给仁怀带来震动。仁怀市委宣传部提供给《中国新闻周刊》的一份《仁怀市公安局关于茅台镇白酒一条街部分商铺涉嫌假冒注册商标案件侦查情况的报告》显示,节目播出后第二天上午,该市公安局随即成立“4·27”专案组,抓获了报道中出现的老酒王、商桥、河谷台、酱花村4家商铺的4名犯罪嫌疑人,同时制定了为期一年的“雷霆行动——打假风暴”专项行动方案。

  工商局也在第一时间展开执法,对商桥、酱花村、河谷台3家酒业公司进行查封。并从4月28日开始,进行了4天的突击整治。

  “运动式检查”收效甚微。仁怀市工商局给《中国新闻周刊》提供的一份整治结果情况说明显示,检查中仅发现贵州茅台酒1瓶、茅台王子酒2瓶、茅台迎宾酒2瓶,但经茅台酒厂打假办现场鉴定,这5瓶茅台酒都是真酒。

  《中国新闻周刊》采访发现,白酒一条街上密密麻麻分布着近百家白酒经销户,其中随处可见挂牌的酒业公司和出售散酒的零售小店。在上述检查过后,这里的许多店面都少人问津,甚至不少店主选择了关门避避风头。

  茅镇源酒业公司的销售经理张廷刚一遍又一遍地强调:“我们只做自己的品牌,都是正规经营。”

  “现在这里查得很严,工商、税务、卫生、生产许可等各种手续都会查,我们也不想去做假酒,做好自己的散酒和品牌就行。”他的妻子坚定地为自己正名。

  对此售假事件,仁怀市工商局在给《中国新闻周刊》的书面回复中承认监管工作力度不够:茅台镇内有127户白酒经营户,其中78户在白酒一条街,分布“面广线长”,工商人少年龄老化,开展市场巡查工作跟不上实际监管需要。

  并表示,打假面临的最大困难在于:假茅台酒的整个制造和销售环节都非常隐蔽,并且在全国各地、分散地从事地下生产和交易,因此,难免在市场上有酒类经销商在销售正规酒的同时,暗地销售假茅台酒。他们还认为,白酒一条街基本上全是销售酒的门市,没有库房和包装酒的场地和设施设备,极少数的假酒和侵权酒是从其他地方转入。

  《中国新闻周刊》调查发现,与全国各地高调的各种茅台专卖店相比,整个仁怀市看不到除正规专卖店以外的店铺,在各种烟酒商店和饭店柜台里,也很少看见53度飞天茅台,仅有价格低端的茅台王子酒和茅台迎宾酒出售。

  当地“严打”致使假酒生产和销售出现两个趋势:在被曝光之前,白酒一条街上的许多酒业公司以散酒或自己的品牌为幌子,暗中制售假茅台,而现在已经难觅踪迹。另一个趋势是,更多的造假者转向了外地。

  在网上一个名为“茅台—白酒买卖鉴定群”里活跃着很多提供各种高仿名酒的人,每天都在群里发布许多供货信息。其中,网名为“恒昌酒业”的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做的都是各种高档白酒的高仿酒,包括新款飞天茅台、公斤装茅台、五星茅台,10年、15年、30年茅台以及各种特供酒。

  这位自称黄森的人透露,高仿茅台也分真包装和完全假包装两种。真包装从酒瓶、外包装到瓶盖的防伪胶帽都是真的,用茅台王子酒灌装其中,成本最高,500元一瓶。所有包装都是从酒店回收的,瓶盖的防伪胶帽是酒店服务员用牙签戳下、完整地保留下来。这样的帽子150元一个,而完全仿造的帽子只需要50元一个。完全假包装的茅台酒,是用茅台迎宾酒灌装,6瓶的价格只需1000元。

  “一般人辨认不出来,因为茅台酒每一批的口感并非百分之百一样。”黄森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从事假酒销售已经五年,2009年一年卖高仿可达500多件,而现在已经很少做假包装的了,“太危险!”

  不过,黄森称,他并不在贵州,而是在北京。“我做茅台15年的时候,有时用董酒15年,有时用茅台镇的3年老酒。”

  当《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提出面谈,对方表示“没有必要”,因为可以货到付款。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目前采取网上销售假茅台等假名酒的人不在少数。贵州省公安厅经侦总队一位长期从事茅台打假的负责人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假冒茅台酒犯罪呈现成员本土化,运输、销售现代化,造假规模产业化等新特征。采取订单式生产,快产快出,销售手段日益隐蔽,多采用单线联系、人货分离、现金交易、物流公司送货等方式,有些还用QQ、网上银行等进行交易,使执法部门很难追根溯源。今年以来,贵州民航、铁路公安机关已查获假冒茅台酒2万瓶左右。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