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新华视点:油价降幅为何低于市场预期

发布时间: 2012年06月09日 09:2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6月8日电 题:三问油价下调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刘敏 刘雪 王蔚

  国家发改委宣布,9日凌晨起再次下调成品油零售价,幅度为汽柴油每吨分别下调530元和510元,与市场普遍预期的600元每吨有一定差距。

  对于原油对外依存度超过56%的中国而言,油价波动牵动国民经济命脉。这样的降价幅度究竟够不够?在国际经济持续低迷、伊朗局势不明朗及美国大选等多重因素博弈之下,未来油价又将走向何方?

  降幅为何低于市场预期?

  “原本预计降价后每升油下降5角钱,现在算下来是4角左右。不过话说回来,降了总比不降好。”北京的私家车主赵先生对记者说。

  在发改委宣布下调成品油价之前,市场上已广泛预测本次下调幅度每吨至少为600元,个别机构预期上限为720元。在此预期之下,北京、上海、山东等地的加油站一周前纷纷加入到打折促销的行列,每升降幅最高达0.65元,一些终端消费者也开始减少单次加油量,甚至停止加油等待降价。

  “爆了一个大冷门。”东方油气网分析师程瑞锋说:“在油价上调的时候,有关部门考虑到国内通胀因素往往将上调幅度打折,而将下调幅度打折这还是第一次。按照当前三地原油变化率负向波动幅度,每吨下调幅度应该超过600元。”

  按照我国现行成品油定价机制,国内油价随国际油价波动而调整。今年一季度以来,国际油价呈“断崖式下跌”。5月份布伦特油价跌幅达14.7%,6月份更是跌破每桶100美元关口。根据东方油气网监测,截至6月7日,布伦特、迪拜、辛塔三地原油变化率已经超过-9%,达到-9.396%。

  程瑞锋解释说,6月这次下调幅度小于预期可能是考虑前几次国内油价未能足额上调,导致炼厂正常炼油利润受损,因此这次的下降也就“打了些折扣”。“也就是说,用这次少下调的幅度弥补上次少上调的幅度。”

  据了解,3月20日国内油价上调时,对应的三地原油变化率已达到10.686%。正常调整的话应该每吨上调700元,但最终只上调了600元。

  安迅思息旺能源分析师廖凯舜表示,当前三地原油变化率超9%,理论下调幅度应该为每吨620元。这次实际降幅低于预期,可能是国家考虑了国内炼厂承受能力而适当修改了降幅。此外,如果国际油价维持低迷态势,不排除7月份国内油价有再度下调的可能。

  针对市场上关于此次调价时点滞后的质疑,专家表示,这是受到我国现行成品油定价机制所限。

  生意社成品油分析师李宏表示,我国成品油调价需要满足三地原油变化率波动幅度超过4%,以及两次调价时间间隔超过22个工作日两个条件。虽然三地原油变化率在5月下旬就已经达到4%调价红线,但考虑到时间窗口的因素,到6月8日,调价窗口才正式开启。

  油价是否进入下行通道?

  经过两次油价下调,全国多数地区的汽油零售价重回“7时代”,但消费者仍有隐忧:国际油价未来是何走向?油价是否进入下行通道?

  综合各方判断,国际经济未来走势、主要产油国地缘政治及美国大选等三大因素仍是影响未来国际油价走势的关键因素。

  国际经济方面,持续发酵的欧美债务危机仍如“牢中困兽”,威力不可小觑。

  8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伯南克在国会讲话时虽未对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表态,但对一季度美国经济数据及财政情况表示担忧;欧洲方面,各国已着手对希腊退出欧元区进行风险评估,三大评级机构接连调降欧元区银行评级。

  出于对未来全球经济前景的不乐观,国际上已充斥着做空原油等大宗商品的动向。资金纷纷逃离原油,转而推高国际金价和美元指数。

  国际政治因素方面,中金公司研究部董事总经理孔庆影认为,今年是美国大选之年,高油价已经成为大选的重要议题之一,出于平抑民众对高油价的负面情绪,料美国政界主动推高国际油价的可能性较小。

  对于石油产出大国伊朗,中国社科院中东问题专家殷罡对记者说,尽管形势依然不明朗,但其在没有受到攻击的情况下作出减产等举动的可能性不大。

  多名接受采访的专家认为,除非爆发特殊因素,否则今年下半年国际油价再现暴涨的可能性不大。高油价的风险可能暂时会缓解。

  “今年油价可能呈现‘前高后低’的走势。”中国石油大学中国能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王震表示,全年油价有可能回到每桶90美元左右的水平。

  虽然一些专家预计油价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下行的可能性较大,但变数仍存。

  中宇资讯分析师王金涛认为,欧债危机阴霾持续对油价会形成长期利空制约,但6月份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产量会议以及7月初欧盟“伊朗石油禁运令”正式实施都会给原油市场带来较多的不确定性。

  成品油定价机制何时揭开“面纱”?

  成品油定价机制一直是百姓热议的焦点,经过两次油价回调,外界对成品油定价机制何时出台有了更多期待。

  专家认为,我国成品油定价机制的改革存在三大焦点。缩短定价周期、调整挂靠油种、引入第三方机构进行调价信息发布等都可能是改革的方向。

  广东油气商会油品部部长姚达明认为,缩短调价周期应是当务之急。“周期过长使得成品油价格反映迟滞,同时导致市场炒作、囤油等套利行为增加。”

  另一个备受市场期待的改革方向是挂靠油种的调整。中宇资讯分析师王金涛认为,迪拜、布伦特原油成为我国成品油调价的参照油种合情合理,在近几年中国从印尼进口原油的数量大幅下降,从原油进口的角度看,“辛塔”原油实际已不具参考价值。

  “阿曼是我国重要的原油进口国之一,美国纽约交易所原油期货WTI也是可以考虑引进的定价参考。”王金涛说。

  此外,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董秀成透露,油价调整信息可能由第三方机构来发布,国家由制定价格改为公布价格,油价调整从行政审批改为自动公布。

  “新成品油定价机制如果制定好了就该及时推出,新机制不需要完美无缺,可以在实践中不断完善。”姚达明说。

  金银岛分析师韩景媛也表示,因当前整体价格处于下行通道之中,如在此环境下调整,国内成品油零售价格势必将紧密追随国际步伐,对于消费者而言无疑乐于接受,另外,就兼顾上游炼厂加工成本来看,当前原油价位亦较为合适。

  至于此前消费者有争议的定价权下发给企业的消息,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专家姜鑫民表示,关于成品油定价权是否会下放给企业这一问题,当前有关部门尚未形成统一意见。

  “成品油定价权下放,或许是油价彻底市场化中的一步。但成品油定价权下放的前提是形成充分的市场竞争,否则只会让企业受惠,消费者受损。”姜鑫民说。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