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中国养老金缺口之辩

发布时间: 2012年06月20日 10:3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东方早报

  中国养老金缺口之辩:“更重要的是养老金改革不能再拖”

  

  马骏称,通过划拨国有股份到社保系统、提高退休年龄,可提高中国养老金账户结余。

  早报记者 曹虹

  6月19日,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基金监督司副司长张浩在中国养老金融论坛上表示,目前全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结余已经达到1.9万亿。不过,养老金结余在各地是很不平衡的,不少地区有缺口,如果没有中央和地方财政补助,全国当年结余就很少,据有关测算,2030年到2050年这个缺口增长的速度将会非常迅速。

  张浩当天并未提及中国养老金缺口的规模。但最近,一则“2013年中国养老金缺口将达到18.3万亿元”的消息,引发不少参保人的担忧。

  “18.3万亿元缺口是误读”

  上述说法的“起源”可追溯至《财经》杂志(2012年6月11日324期)同时发表的《化解国家资产负债中长期风险》和《重塑国家资产负债能力》两篇文章——它们都研究了国家资产负债表所揭示的风险,并用不同的方法对养老金所面临的财务风险进行了分析和估算。

  《化解国家资产负债中长期风险》由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牵头的复旦研究小组执笔,《重塑国家资产负债能力》由中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牵头的中国银行研究小组写就。

  不过,一周后的6月18日,马骏在其主动向媒体群发的题为“关于养老金研究答记者问”的文章中澄清道:此前媒体报道称养老金有18.3万亿的缺口并非其牵头的复旦小组的研究结果,也从未在《化解国家资产负债中长期风险》中出现。

  马骏进一步称,估计该报道的记者是采访了中行的研究员廖淑萍得到的数据,应该是中行小组的研究结果,“关于他们使用的具体计算方法,请咨询中行研究小组。”

  《重塑国家资产负债能力》一文提到:“根据我们的测算,在2010年,我国养老金的缺口将达到16.48万亿元,在目前养老制度不变的情况下,往后的年份缺口逐年放大,假设GDP年增长率为6%,到2033年时养老金缺口将达到68.2万亿元,占当年GDP的38.7%。”

  据马骏在“关于养老金研究答记者问”中称,根据中行小组在《财经》发表的《重塑国家资产负债能力》一文中的图7,他们对养老金缺口的定义为养老金未来责任减去养老金累计额,这是类似于养老金的隐形净负债的概念,不是一个流量的概念。

  6月19日,曹远征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外界关于“2013年养老金缺口将达18.3万亿元”的解读是一种误读。

  曹远征称,他在报告中用的是一个资产负债的算法,基本是一个存量概念,而不是一个流量概念。就是说,在未来70年间,按现有的给付水平保障的话,除了已有的社保资产外,还需要另外18.3万亿元社保资产,养老金的现金流才可以覆盖未来70年。

  至此,关于“2013年养老金缺口将达18.3万亿元”的消息源头“无人认领”。

  “首先要解决公平性”

  马骏称,其文章中的年度养老金缺口是指统筹账户养老金的收支缺口,定义为当年养老金账户的缴费收入和其他收入减去当年养老金支出。

  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向早报记者表示,养老金缺口其实还缺乏严谨的定义,一般指的是隐形负债的概念,更广泛的指的是转轨成本。

  马骏表示,转轨成本是由于养老金体系从单一支柱(现收现付)向多支柱(现收现付+个人账户)转型的过程中,现收现付支柱的部分缴费已分流到个人账户,但现收现付支柱仍要继续向养老金领取者中的老人和中人支付所承诺的退休金而出现的收支缺口。

  《重塑国家资产负债能力》中指出,由于我国从1997年开始从现收现付的养老保险制度向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结合(即“统账结合”)的部分积累制的养老保险制度转变,国家需要支付给一部分实际上是空账的个人账户支付养老金,形成了转轨成本。

  曹远征的解读是,通俗地说,学会计的人都要用到三个表格:现金流量表、损益表、资产负债表,都是不同角度。其阐述的“养老金缺口”是从资产负债表讲的,实际上他不研究社保。而研究的背景是欧债危机其实是国家的资产负债表出了问题。

  问题的关键在于,“缺口”的钱从哪里来?

  曹远征表示,“我只是从研究的角度提出,要减少养老金缺口问题,需要把中国的国有资产用于社保,或者延迟退休年龄。”

  马骏称,“我们的模拟发现,如果逐步划拨80%的国有股份到社保系统,并在2020-2050年间提高平均退休年龄7岁,将能使中国养老金账户累积结余持续约30年;到2050年,年度养老金收支也将保持基本平衡。”

  曹远征还认为,上述问题之所以引起广泛关注,这或许与近期关于延迟退休年龄的猜想有关。这多少也反映了大家对“养老金缺口”的担忧。

  2012年6月5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在答复网友提问时称,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并“正在对退休及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问题进行深入研究”。

  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向早报记者表示,中国“养老金缺口”大或小是可以商榷的,但缺口问题确实存在,重要的是养老金改革问题不能再拖。

  6月18日题为《“养老金缺口”何在?》的“新华网评”指出,当前,养老保险制度所面临的挑战,不光是资金缺口,更在于能在多大程度上实现公平。说到底,养老保险是社会资源的重新分配,首先要解决的是公平性问题。而当前养老保险制度实质上是机关、企业和农村“三轨制”,基金的缺口来源,部分就是因为制度设置而产生的后遗症。

责任编辑:高士佳

热词: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