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视频网站版权费由疯狂到理性,版权是他们的负担还是利益?

发布时间: 2012年07月05日 16: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CCTV-对话

  一位残疾农民街头写字,这一字体以5万元被方正买下,取名“方正显仁简体”,消息一出,很多人说“字体也能赚钱啊?”一位80后女孩,梳着蘑菇头、黑框熊猫般的眼镜成为网络中疯传的“菜菜表情”,这一表情版权被网站和很多实体店竞相购买,这就是版权财富的“草根版”。“你版权了吗?”这句话是流行在南通商人间最平常的问候语。原先家纺业中布匹花样盗版盛行,但通过版权基层法庭等一系列制度创新让整个行业树立了“版权”意识,极大地促进了创新力。版权推动区域经济提升创新力在中国有了新的样板。

  电影、电视、音像、软件以及互联网传播等技术革新让版权的财富效应急剧放大。但同时一系列的挑战摆在面前:互联网差一点“逼死”传统唱片业,怎样诞生新型唱片公司?视频网站购买电视剧版权水涨船高,版权是不是个“无底洞”?在互联网时代,又有什么最新的商业模式能够出现呢?《对话》邀请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国家版权局局长柳斌杰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加利。7月8日21:55“撬动版权金山”CCTV2《对话》播出。

  在互联网开放的土壤里,成就了很多产业和行业,但并不意味着开放必然所有的东西就是免费。实际上有很多收费模式正在互联网生态环境当中建立起来。对于视频网站来说,版权在手,那些为版权付出的费用,将成为未来的盈利点还是负担呢?相比前两年版权费的疯狂上涨,近一段时间价格已经趋于理性了。7月8日《对话》节目这个问题成为了现场嘉宾热议的问题。

  优酷网战略副总裁朱辉龙:“历史上最贵的应该是去年有一家公司买《宫心锁计2》,一集花了180万。整集是42集,好像是。今年的价格应该是会回调。但是大家回过头来看,三年前优酷第一次买电视剧的时候,一集3000块钱,那个时候觉得非常非常好。互联网公司有一个特点,它是赢者通吃的行业,所以我们看到2009年优酷上市前后,国内很多知名的互联网公司,比如腾讯、百度都拿一亿美金、两亿美金进入这个行业,版权成为一个竞争的手段,正如今天谈的话题一样,版权是一个金矿,拿版权作为一个行业竞争的手段,甚至是恶性的行业竞争。经过去年一年的战斗,大家看到,幸存下来的只剩下少数的五到六家在这个行业里面,所以市场自然就回归了。”

  土豆网副总裁杜现朝:“我觉得有几个现象挺好,就是我们这个产业链,比如说制作业,比如说电视台,还有网络平台,大家都很关注版权,这也是今天会里边这个行业可喜的。之前我们在买一部电视剧版权,或者在播电视剧版权的时候,大家可能不会关注那么细。版权、内容肯定对视频网站来讲是金矿,这个毋需置疑。高的版权对我们来讲确实是负担。所以我个人认为版权大起大落是比较正常的市场现象,它有它的理性成分,有它的促进作用。

  新闻出版总署署长国家版权局局长柳斌杰:“版权的保护本身就是起协调各方面的利益关系,创作者、使用者,播出平台、渠道商,各有各的利益,从法律来说,逐渐地完善、调节各种利益关系。平台对建设知识库的重要性和它的收益的关系,商业模式,还要进一步探讨。”

  北京东方雍和国际版权交易中心董事长殷秩松:“其实刚才谈这个话题,特别想插话,因为我跟在座的各位不太一样,我是市场的相当于是旁观者,因为我们是做交易所,做第四方平台,并不自己参与交易。但是市场的状况我们的确看的很惊心动魄,两年多以前国家版权局的建网行动,在一个视频公司抓了六个高管,自此,整个互联网视频版权状况极大地改善,这说明了力度。互联网视频这个行业,到现在为止,主要靠免费播映,免费播映的广告额还不到一百亿,国际最高的版权交易额应该超不过20个亿,而我们去年至少有3、40个亿的交易额,说明倒挂,我们的价格倒挂了,所以不合理。 腾讯也好,奇艺也好,搜狐也好,组成了三家所谓的VCC的联盟,这就是因为它们买不起,怎么回归?就两个字,分账。其实说到分账就是缺少一个第四方的信用。第三方在其中有巨大的利益关系的时候,他是没有办法做到真正的诚信分账。所以我们搭建的视频版权云分发平台,其实就是建立一个技术平台外加一个信用体系。”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加利:“我们想要做的就是不断地开发这个数字的市场,换而言之,我们所做的就是把这个虚拟的市场,进行重新地一个表达,我们把模拟的信号,模拟的世界变成数字的世界,希望能够找到最好的价值。过去的模式就是高价低量,现在可能是低价格高量,这是数字市场上的新的原则,我们必须建立一个高效的这样一个数字的市场,也许最终我们需要本地的这样的一个数据的市场,那刚才我们讲到了这个云分发的中心,最终要和世界上的其他的数字的平台能够进行连接,变成一个全球性的数字的平台。”

  新闻出版总署署长国家版权局局长柳斌杰:“我觉得这个方向是可以探讨的。从目前整个版权各个环节的收费、分配的情况来看,缺少三个东西。一个,缺少透明度。第二,缺少公信力。第三,缺少规范化。收钱的地方很多,分钱的时候大家都反映得不到钱。所以我现在要求他们公开透明,就像他讲的,管理费是多少也透明,经营的费用多少也要透明,剩下的要还给著作人、公司相关的利益方。”

  《对话》主持人:陈伟鸿

  主嘉宾:

  柳斌杰 新闻出版总署署长 国家版权局局长

  弗朗西斯·加利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 

  对话嘉宾:

  宋 柯 中国音像协会唱工委常务副理事长

  卢 建 海蝶唱片董事长

  陆善平 南通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

  顾 翔 南通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版权管理处处长

  虞宇翔 南通市嘉宇斯纺织集团公司副总经理

  袁洪兵 江苏金太阳纺织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朱辉龙 优酷网战略副总裁

  杜现朝 土豆网副总裁

  殷秩松 北京东方雍和国际版权交易中心董事长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