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严介和旗下企业底薪直降为零 郑和舰队高管走空

发布时间: 2012年07月24日 09: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财经国家周刊

  严介和再下岗

  面对诚信危机,严介和高调启动“个性奖学金”颁奖,并宣布要“二次下岗三次创业”

  记者 兰亚红

  严介和又卸职了。

  6月下旬,严介和在北京召开的新闻发布会,高调宣布下半年将辞去其在“华佗论箭”和“郑和舰队”的一切职务,要“二次下岗三次创业”。

  正值多位企业家退费纠纷和诚信质疑之际(详见本刊2012年第12期《严介和“万亿大局”》),严介和的上述“卸职”消息,颇为耐人寻味。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到,严介和一直借举办合作交流活动,一路与地方政府领导沟通“太平洋建设”事宜,之间与大小企业家“华佗论箭”,然后与企业家签约“郑和舰队”,这个“成长成熟成功三部曲”,发展至今已难以为继。

  太平洋建设集团BT项目投资协议,因各种原因屡屡被搁浅;华佗论箭集团因为近几月业绩不佳,对外招聘宣传的3000元底薪直降为“零”,并设置了令人咋舌的高提成;郑和舰队集团的高管几近走空,已经有几个月没发工资。

  “三部曲”举步维艰

  近两个月,在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中央党校院内的华佗论箭总部,要求退费的一位企业家一直在苦等严介和现身,争取要回交纳的郑和舰队尊子单位的700万元定金。

  与此同时,在北京市海淀区农大南路厢黄旗华佗论箭组委会的一个业务办公点,数十位业务员正在紧张忙碌,招募新的企业家交纳1.8万元门票来听课,以进一步吸引企业家交纳高额费用获得郑和舰队的“船票”。

  虽然“三部曲”还在继续,但是《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到,鉴于一再被曝光的退费事件,华佗论箭每月例行的培训课,参与的企业家人数已大大减少。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与华佗论箭的一位业务员交流得知,7月2日~4日严介和在其老家江苏淮安举办第62期合作交流会后,已将第63期活动放在了上海,计划8月中旬举行,“规定人数在50多位,主要是人多了,大家去了不能更好地交流企业遇到的问题”。

  但根据记者的了解,规模缩小实非华佗论箭主动调整——郑和舰队企业家退费事件,已让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对严介和的诚信产生怀疑,进而影响到华佗论箭的业务开展。

  受到业务缩减影响,并为了刺激员工联系到更多的企业家来听课,华佗论箭已经取消了员工的底薪,改以高额的业务提成。

  “集团上下,包括董事长都是零底薪。”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华佗论箭近期取消了业务员的底薪,业务员联系到一个企业家听课,就可拿到1.8万元门票中的5000元作为提成,工作一年以上的业务员可拿到6000元。如果来听课的企业家买“船票”加入郑和舰队,业务员还可以拿到企业家“船票”总额的4%作为提成。

  “原来这里同时有将近100个业务员在工作,现在大约剩60个了。”上述人士表示,在厢黄旗的业务办公点,由于业务开展艰难,再加上零底薪设置,一部分业务员已经离职。

  “留下的业务员是老严模式的铁杆粉丝,再说他们到别的地方没有这么高的提成诱惑。”这位人士说,华佗论箭的业务员提成呈“金字塔形”,以高额提成为诱饵,一级一级往下分发利润提成,类似传销模式。销售总监拿组长的提成,组长拿下一级组员的提成,组员再发展下线再拿提成。

  此外,也有消息人士介绍,华佗论箭与业务员签订的不是正式的雇佣合同,而是“委托代理合同”,业务员是华佗论箭的“业务代理专员”,因此华佗公司无须给业务员交纳社会保险,此情况在各地代理公司尤其严重。

  由于不是雇佣关系,华佗论箭可随时根据业绩情况和用人需求辞退员工。坊间有消息称,2010年12月份四川南充活动后,由于没有达到企业家交费入会的预期效果,“严介和很生气,一气之下大裁员,北京500员工一夜之间只剩100人”。

  严介和的“成长成熟成功三部曲”环环相扣。华佗论箭业务开展不理想,武汉华佗和深圳华佗已相继关门,郑和舰队遭遇企业家的接连退费,郑和舰队的员工已连续几个月未发工资,高管近乎走空。

  而需要华佗论箭和郑和舰队“输血”的太平洋建设集团,据悉目前也面临着资金紧张的局面。“只有贵州、广西有一些项目在正常运作。”一位内部人士表示。

  低调与高调

  在这一节点下,严介和“二次下岗三次创业”,让业内人士颇费思量,就连华佗论箭内部的人士也看不清“老严要如何出牌”。

  但是业内有不少人士对于严介和的说法不认同,“严介和还能靠演讲挣钱,原因就是他的演讲挑拨了许多人的贪恋。”一位业内人士直言。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于旗下集团的利润情况,严介和表示“这是个私营企业,不便公开”。

  然而,太平洋建设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虽然“三部曲”步履维艰,但是严介和早已为可能出现的垮塌风险设置了防火墙。华佗论箭与郑和舰队自负盈亏,就是太平洋建设集团也在近两年快速地分化为十大集团,“一个集团倒下,不会对其他集团造成过大的影响”。

  在要求退费的企业家看来,“三部曲”渐显失灵是严介和“三次创业”的原因所在,背后究竟又会为太平洋建设集团怎样输血,尚需观察。

  但是“有意逃脱责任”,已成为众多企业家对于严介和“二次下岗”的一致质疑。

  “严介和卸职的话,企业家的钱不是打水漂了吗?”一位已缴纳数百万元费用但还没有参与项目建设的郑和舰队的企业家为此忧心忡忡。

  事实上,严介和的“二次下岗”说颇为突兀。一个月前,严介和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已经谈到下一步要进军文化教育产业,但并未表示要辞去华佗论箭和郑和舰队的职务,当时严还表示要通过提高收费门槛,招收有能力的企业家作为他的“尊子单位”,由他本人亲自服务。然而仅仅月余,“二次下岗”说就高调出炉。

  所谓“二次下岗”,是因为严介和已经下岗一次。早在2006年遭遇银行连环讨债的危机后,严介和就曾宣布“下岗”,辞去了太平洋建设集团的相关职务,将太平洋交由原来的管理团队和其妻子张云芹打理。

  2007年8月,接受第一财经《头脑风暴》节目采访时,严介和还表示不会将太平洋公司控制权交给其子严昊,接班起码也得20年后。但仅仅是4年后的在2011年,在严昊的婚宴上,严介和就当众宣布严昊正式接任太平洋董事局主席兼总裁之职。

  在一次下岗后,严介和在2007年高调复出创办了华佗论箭,2010年创办了郑和舰队。用一位内部人士的说法,严介和虽然经历过一次下岗,但仍是太平洋的实际控制人,两次创业也完全是为了太平洋建设服务,既可带来发展资金,又可依据企业家和当地政府的关系带来更多的BT项目。

  “严格来说,严介和将企业家的资金进行转移,国家执法部门如果去查,估计还是有非法集资的嫌疑。”一位对严介和运作模式颇为了解的郑和舰队企业家分析,企业家之所以未走法律维权的原因,是因为和严介和签订的交费合同为“顾问服务费”。

  不过,未获退费的企业家们正在失去耐心,“再不退费我们就把他告到公安部,他有关系,我们也有关系,大不了700万不要了。”前述正在华佗论箭总部蹲守严介和的企业家愤怒地表示。

  太平洋建设集团原文化部部长陆元彬在其所著的《深深太平洋:在财富黑马严介和身边的800天》一书中,这样援引严介和在内部场合的说法,“真正想得到的就低调做,不想得到的就放高调。”这样的表述,或许正暗合严介和高调宣布“二次下岗三次创业”的背后心态。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