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跳出“房地产思维”才可能重现汴京辉煌

发布时间: 2012年08月21日 07:0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国商报

  近日,“举债千亿造新城”使古都开封成为网民热议焦点。开封市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是对开封城市棚户区、城中村改造和保障性住房建设工程的误读。虽然目前开封老城区的“两改一建”工作整体仍在前期调查摸底过程中,但近日开封市委书记祁金立连发三条微博表明态度:“尽管记者的报道不是我们的准确表述,但开封确实需要这样做!”(8月16日《经济参考报》)

  应多一点对历史的谨慎与敬畏

  ●王石川

  没有谁反对开封变得更美好、更强大,目前人们的纠结点在于,有没有必要大拆大建,应不应该推倒重来,让子孙后代背负沉重负担?综观国内不少古城,由于过度开发,变得面目全非。对历史的温情与敬意,绝不应体现在粗鄙化的模仿。

  作为历史上的七朝建都之地和“八荒争凑,万国咸通”的名都大邑,开封渴望“重新辉煌”(开封市委书记祈金立语)再正常不过。何况,开封曾一度陷入发展低谷,GDP总量在河南18个地市中排名非常靠后。

  其实,没有谁反对开封变得更美好、更强大,目前人们的纠结点在于,为了重新辉煌,有没有必要大拆大建、大破大立,应不应该推倒重来,会不会导致竭泽而渔,让子孙后代背负沉重负担?再或者,会不会在城市改造中破坏了文物,湮没了历史现场?

  历史不可能被复制,被复制的开封城也一定不是历史上的开封城。放眼世界各国,从没有哪个城市靠复古而重新辉煌,所谓的复古本身就是赝品,是在耗费大量金钱后炮制出的不伦不类的假古董。据报道,根据开封市城乡规划局公布的《开封市中心城区2010-2020总体规划》,北起东京大道,南至滨河路,西起西环路,东至东环路的老城区,被划定为古城区,这片总面积17.4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已经建起天波杨府、包公府等仿古建筑。

  这些仿古建筑的存在,如果只是单纯的商业开发倒还罢了,就怕为了复古而不惜破坏城市原有的文脉。国家最高科技奖得主、著名建筑学家吴良镛先生,曾感叹北京有可能成为“二手货城市”,并痛惜北京旧城以剃光头的速度和方式进行改造,“已经像一个瘌痢头”。究其原因,以城市改造之名进行的大拆大建,不仅破坏了历史的气场与气质,那些耗资不菲建造的仿品无丝毫的文物价值,只是散发铜臭气的粗糙模仿。如此劳民伤财,不值得!

  开封市委书记在微博中坦言要通过“市场运作”来解决“复古”大计中的资金问题。企业在商言商,不会赔钱赚吆喝,他们投入了一分钱,必会发誓捞回两分钱甚至一毛钱,这必然会造成对文化乃至古城区的过度开发。

  综观国内不少古城,由于过度开发,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故宫博物院院长、前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认为,“我们不该把资源花在仿古、打造古建筑文物上,更多的注意力和更多的投入要放在真实的、亟待保护的文物上。这样才能使更多的文化遗产在当今社会发挥更大的作用。”但在狂热的仿古潮中,这种声音太微弱了。

  毋庸讳言,城市发展已被推土机政治所支配,所谓的推土机政治,意指不少城市决策者热衷于推倒重来,“敢叫日月换新天”,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付出任何代价。推土机政治的背后,充斥着城市管理者粗暴的权力意志,坊间为这些管理者勾勒了一幅“四拍”漫画像:一拍脑袋,就这么定;二拍胸脯,我负责;三拍大腿,又交学费了!四拍屁股,走人。

  城市要发展,但发展不能急功近利,决策者要追求政绩,但不能目光短视。对城市的规划与发展,不能由权力说了算,应该广泛征求民意,这种民意既包括普通老百姓的意见,也包括专家学者的建议。事实上,在城市化建设中,民意往往被虚置被践踏,他们知情权付之阙如,更遑论参与和监督。

  史学家钱穆说:“所谓对其本国已往历史略有所知者,尤必附随一种对其本国已往历史之温情与敬意。”对历史的温情与敬意,绝不应体现在粗鄙化的模仿。开封最需要的也许不是复古,而是善待古城,这就需要相关官员少一些大跃进式的冲动,多一点审慎与敬畏。

  光靠砸钱就能重现汴京辉煌吗

  ●邓海建

  不同城市有不同的历史,自然应遵循不同的发展定位。开封的路怎么走、历史文化古城奔向何方,有关政府官员在说“需要这样做”之前,最当思考的是,“这样做”果真是民意与规律之必须吗?

  古城励精图治,当然是其情可鉴的好事。笔者真正的担心在于:这些年开封的旅游经济发展差强人意,即便不与杭州等城市比较,比之省内一些城市,仍显得门庭冷落,既有的龙亭、清明上河园等缺乏得力运作,而“盖假文物、毁真文物”等诟病时有耳闻。如果没有对既定旅游产业、乃至城市发展布局的反思与回顾,那么,接下来的“大拆大建”如何力戒积弊、洗心革面呢?

  历史古城的现实困境,是开封需要直面的现实命题。但如果“靠古吃古”,借势而上,显然不仅需要砸钱的胆识,更需要珍视历史的技术与艺术。在千城一面已经令人审美疲劳的今天,开封要做的是,让尘封的历史跳脱出来,让失声的文化亮嗓于世,保护好原生态的风土人情、不雕琢的千年古貌,深谙“尽心保护即是最好的开发”的真谛。摒弃那些钢筋水泥的所谓复古、另址重建的山寨思路,开封才会真正转身,古城也才不至于在咸鱼翻身的迫切中迷失了自己。

  “旧”不等于不干净、没韵味,“古”不代表不时尚、没市场。在巴黎,受到保护的3115座古建筑是城市的瑰宝,雨果的寝室、莫奈的睡莲池、卢浮宫、凯旋门、埃菲尔铁塔……巴黎市政府非常重视保护这些历史遗产,举凡制定新的建设规划必事先公布方案,广泛征求市民意见后方能实施,而巴黎民间文物保护组织就多达2000多个。日本对古城的保护更为“苛刻”,古建筑修复用传统方法,连斑驳剥落的地方也不加掩饰涂彩,刻意保留岁月的脉络印迹。譬如京都,新发展的工业在城市西南部及卫星城里,高速公路、新干线铁路通过城市的地下,禁止6层以上建筑,连屋瓦颜色大小也要审批。鲜艳的奶黄色麦当劳标志在世界上第一次被改成与京都色调统一的暗棕色,电视塔也被刻意造成佛寺香案上的蜡烛形状。也正因如此,其17座建筑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单,1700多处国宝和重要文物。精细入微的保护,换来的是独一无二的魅力。

  开封是为“七朝古都”,历史为之沉积了千百年的灿烂文化,也保存有中国最完整的大宋王朝资源。不同城市有不同的历史,自然应遵循不同的发展定位。开封的路怎么走、历史文化古城奔向何方,有关政府官员在说“需要这样做”之前,最当思考的是“这样做”果真是民意与规律之必须吗?也许,这是我们国内城市建设的共同课题。

  别让“政绩新城”毁了“民生新城”

  ●冯海宁

  开封相关官员似乎上演了一场“二人转”。相关负责人称“举债千亿造新城”是对“两改一建”工程的误读,即不是举债千亿重造汴京盛景,而是要完成一项民生工程,准确地说是住房保障工程。但从开封市委书记的微博内容来看,之前媒体报道的“开封拟投资千亿拆迁老城区重现汴京盛景”基本属实。也就是说,这两种回应说法不一,很可能是统一策划的,以试探民意或制造话题。笔者以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上演的“二人转”,总之,开封举债千亿造新城的本来面目终于露了出来。

  相比无名无姓的相关负责人的表态,显然,公众更相信有名有姓的开封市“一把手”的表态。这位市委书记的话很直白,如“开封确实需要这样做”、“她尘封了千年……她需要重新辉煌”,证实了开封拟重现汴京盛景这一报道。如此一来,就值得追问,开封的大投入究竟是用于“两改一建”这一民生改善工程,还是用于重现汴京盛景这一文化旅游工程?

  众所周知,民生改善工程与文化旅游工程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项目。前者是实实在在解决居民住房问题,保障公民居住权益;而后者则是在造一个“假古董”来吸引游客,创造GDP,为地方政府增加财政收入。进而言之,前者是在打造一个“民生新城”,而后者则是在打造一个“政绩新城”。毫无疑问,公众会支持前者而反对后者。问题是,公众的反对会有用吗?

  当然,也不是说民生改善工程与文化旅游工程不能并存。笔者猜测,开封的算盘应该是这样打的,即为老城居民建设一批保障房,让部分老城居民迁出老城,然后拆除老城再造一个重现汴京盛景的新城。这样,政府既实现了政绩工程的梦想,又实现了民生工程的梦想,一举两得。但在笔者看来,这两个梦想很难同时实现,最后很可能是政绩工程挤压了民生工程。

  根本原因就在于严重差钱。不仅“两改一建”工程需要大量投入,而且重现汴京盛景更需要大量投入,对于年财政收入还不到50亿元的开封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尽管开封市委书记称,缺的不是钱是好项目,可以通过“市场运作”来筹钱,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原因很简单,财政收入少拿不出多少钱来补贴;相关部门严控地方融资平台贷款风险,想拿银行贷款也难;企业支持不外乎当地企业和引资过来的企业,但力量微薄;群众自筹,难道是像某些地方政府强行向群众借款?在权利意识苏醒的今天,恐怕也不容易得逞。如果笔者没有猜错的话,开封或许是先炒作“重现汴京盛景”这个话题以吸引投资和卖地,筹集部分资金后先建部分假古董,再逐步考虑去建设安居工程。

  目前,关于“开封拟投资千亿拆迁老城区重现汴京盛景”的报道和回应,已经是开封炒作的开始。

  民生改善工程与文化旅游工程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项目。前者是实实在在解决居民住房问题,保障公民居住权益;而后者则是在造一个假古董来吸引游客,创造GDP,为地方政府增加财政收入。进而言之,前者是在打造一个“民生新城”,而后者则是在打造一个“政绩新城”。

  应跳出造城思维谋划开封城建

  ●郭文婧

  目前所谓的“千亿造城”还没有真正进入实施,正处于“前期调查摸底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放出这个消息,说是试探民意也好,征集民意也罢,但如果简单指责闭门决策确有不公允之处。后来的官方及时回应,以及书记亲自发微博解释,恰恰呈现了一种借助网络的民意沟通渠道,这一点,是需要肯定的。

  开封网友的反应,似乎并未一边倒,从公布的数百条网友留言、微博来看,相当多的网友对开封的前景是寄予厚望的,更多的是在支招儿。也就是说,一个社会的整体民意,与一个地方的具体民意,很多时候是有差异的,应实事求是地对待。

  开封市委书记祁金立的一条微博说:“现在的发展环境,中国的资本市场,是一个有钱的时代。开封的旧城改造、新区开发,缺的不是钱,缺的是好项目,缺的是市场运作。”这实际上说出了解决之道,现实也是如此。现在的城市建设,已经不是过去的政府独自包揽,而是城市经营,开封GDP的规模已达千亿,如果进行分解,加上社会固定资产加以盘活,再辅以财政的适当投入,造城的千亿资金,或许真的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真正的问题是,一者,开封靠什么来吸引社会资本的积极参与?资本是天然逐利的,所以就如市委书记祁金立说的一样,缺的不是钱,而是好项目;二者,开封如何保证千亿造起的城可以持续发展,而不沦为一座空城、死城,靠粗放式的房地产业注定是不可能的,必须依靠产业。就产业来说,文化旅游是开封的天然优势,如何将这一产业链延伸,是一个现实的课题;另外,目前正在热议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或许可以为开封打开思路,在新型工业上,提前迈步,美好的未来未必不可以实现。

  总之,无论是社会大众,还是开封的决策者,都应该将“千亿造城”从房地产的固有思维下解放出来,否则,“千亿造城”注定是死路一条。如果开封抓住经济转型的契机,用世界的眼光来谋划实施“千亿造城”,“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壮志或许不会注定是一枕黄粱美梦。

  无论是社会大众,还是开封的决策者们,都应该将“千亿造城”从房地产的固有思维下解放出来,否则,“千亿造城”注定是死路一条。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