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中国土地"第一拍"

 

CCTV.com  2010年08月25日 16:19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南方网  

  1987年12月1日,当时身为深圳经济特区房地产公司(深房)总经理的骆锦星走出办公室前往深圳会堂,他即将创造中国改革史上的另一个第一次。

  深圳的开荒需要资金。如同穷则思变的小岗村人,深圳人破天荒地想到了“卖地皮”。为了找资金,深圳第一代人冒着“违宪”的风险,从出租土地到合作开发,拉开了房地产商业开发的序幕。

  中国土地“第一拍”

  1987年12月1日,当时身为深圳经济特区房地产公司(深房)总经理的骆锦星走出办公室前往深圳会堂,他即将创造中国改革史上的另一个第一次。七年前,他也曾冒着“违宪”的罪名第一次与香港人合作第一次去香港参加土地竞投,此后多年,他都被戴上“卖国贼”的帽子。他希望,过了这一天后,他能成功的甩掉这顶帽子。

  3点40分,骆锦星抵达会场,“当时大概能容纳700人的会场基本上已经满了。”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李铁映、国务院外资领导小组副组长周建南、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鸿儒以及来自全国17个城市的市长来到了拍卖现场。”

  4点,轰动全中国的第一宗土地公开拍卖在中共高官、17个市的市长和中外媒体的聚焦下正式开始。这是中国首次以公开拍卖的方式有偿转让国有土地使用权。

  当天的举槌人、当时的深圳市规划国土局局长刘佳胜后来回忆说:“如今如此高规格的土地拍卖仪式,后无来者。”

  卖三块地政府得到2336.88万

  这是一次酝酿已久的拍卖。刘佳胜首先介绍了拍卖地的有关情况,限定开口底价为200万元,每口价5万元。这块编号H409—4的地块紧靠风景秀丽的深圳水库,面积8588平方米,规划为住宅用地,使用年限50年。深圳市政府事先在报纸上刊登了《土地竞投公告》。拍卖前3天,已有44家企业领取了正式编号参加竞投,其中外资企业9家。

  “拍卖开始!”刘佳胜话音刚落,各竞投企业的法人代表争相举牌高声叫价。骆锦星十分镇静,一直到价格上升到了390万后,他才举起他的11号牌,第一次报价“400万”。已有多年房地产开发经验,并在香港、美国等地参加过竞投的骆锦星当然是有备而来。“我们对这块地也是志在必得。一是表示我们对土地拍卖的支持,另一方面,当然也对这块地做了考察,是值得投资的。”

  此时,场上的竞争者只剩下了深圳经济特区房地产公司、深圳市工商银行房地产公司和深华程开发公司。经过最后几个回合的较量,竞价升到了520万元,骆锦星回忆说,当时他也有些紧张了,因为这时离公司预算的530万元承受价位只剩两次加价机会了。

  “我们事先进行了电脑预算,心理承受价位在530万元,每平方米成本在1200元左右,预计出售价格在1600元每平方米左右。”

  “525万一次,525万两次,525万三次。”拍卖师刘佳胜一锤定音,摄影镜头的闪光灯频频闪起,第一拍以超出底价300多万元,地价611多元/平方米成交。整个拍卖过程持续了17分钟。

  1987年出让的三块土地加起来,政府得到了2336.88万元的土地费,等于特区内1985、1986两年全部的土地费用收入。

  不到一年的时间,深房在这块地上盖起了东晓花园,一共154 套住宅一小时内售完。“当时出售的房价是每平方米1600元,远远低于当时的市价。”骆锦星说。尽管如此低价,公司还是净挣了将近400万元。

  1980年的一场雨 引发土地换资金思考

  今天,当我们追溯深圳发起的这一场“土地革命”的时候,我们也该注意到了1980年的那一场雨。

  两个小时之内,罗湖一带就变成了一片汪洋。大雨过后,广东省委书记兼深圳市委第一书记吴南生叫来工程师们,估算“五平一通”成本,结果发现,第一期开发4平方公里,最少也要投资近20亿元,加上根治罗湖水患需要的巨额资金,这对于当时的特区简直是一个不敢想象的天文数字。

  吴南生后来回忆起这一段焦头烂额的日子时,感叹道:“我的脑袋简直被压扁了。”主管基建的深圳市副市长罗昌仁回忆说:“国家对深圳的投资,当时只有百分之二,现在算来只有百分之一点几。”

  当时骆锦星是上任不久的深圳房管局副局长,也被任命为罗湖小区建设指挥部副指挥官,同时也是1980年初以6个人4部旧单车组建的深圳经济特区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作为房管局副局长,他的任务就是给深圳建房,但却没有钱。

  “香港人启发了我们,香港财政收益三成以上都来自土地拍卖。于是我们就想到了租地的方法,用土地换资金。”他回忆说。

  1980年与香港妙丽集团的刘天合作就是骆锦星的第一步。此后,通过谈判,深圳出地,妙丽出资,利润按深房85%、妙丽15%分配的方式合作,一年后建成了中国第一个商品房小区——东湖丽苑。

  骆锦星回忆说,项目还没等动工,仅仅是设计图纸刚刚出来,1980年春节期间,刘天就就开始在香港打广告卖房,并由深圳方面承诺,一次性付款,优惠9.5折,同时提供购房入户,每家大约配备3个户口名额。

  当时一次推出108套房,户型面积大约50-60平方米,均价2730港币/平方米,一套房仅约10万港币,和香港楼价相比,便宜了一半以上。前后共有5000多人排队购房,最后只好抽签定盘,一次性售罄。

  当时,因为有户口配备,所以,大批在内地有亲戚的港人的购房欲望更加强盛,因此,也使得该楼盘的客户遍及东莞、潮洲、上海甚至海外侨胞等。

  东湖丽苑之后,与外资合作建房在深圳获得默许,当时,深圳方面定下原则,多层建筑二八分成——深圳方面得80%利润,高层建筑三七分成——深圳方面得70%利润。

  用骆锦星的话说,这个小区是一个“起点”:住房商品化的起点、按揭贷款的起点、物业管理等等的起点。看到汇丰、南洋银行在这个项目中获利,深圳其他银行也开始陆续开办此项业务。1981年该小区竣工入住,按照香港的模式成立了中国第一个物业管理公司。

  步伐加快

  深圳的做法立刻招致了种种批评。有报纸公开刊登《旧中国租界的由来》,影射特区的“土地出租”就是“租界”。有人公开吹风:“深圳发生了惊天卖国案”。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骆锦星也自然成了被攻击的目标。

  但是,中共高层领导的认可给骆锦星“壮了胆”。骆说,“邓小平来深圳视察的时候,登上了罗湖小区国际商业大厦的楼顶,彭真等中央领导都来看了,并且都对这种方式表示了认可。”

  有了中共高层的认可,深圳的试验步伐也加快了。1982年,深圳官方开始悄然进行土地资本化探索,按城市土地等级不同收取不同标准的使用费。这使得内资企业独立房地产开发成为可能。

  1982年,深房向银行贷款30万人民币,独资兴建了深圳第一个高级别墅——怡景花园。

责编:王玉飞

1/1

  相关链接:

相关热词搜索: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