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刘煜辉:十年流动性充裕面临拐点

发布时间: 2012年05月19日 07:5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国证券报

  本报记者 任晓

  央行数据显示,4月外汇占款出现今年来首次负增长。作为央行投放基础货币的主要渠道之一,外汇占款的负增长对流动性的冲击力有多大?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美国经济进行了实质性的再平衡转变。美国旨在“以提升服务业可贸易水平”的经济再平衡战略,涌现出苹果、FACEBOOK等企业,美国出现了新的经济增长点,导致其经济出现越来越明确的长期回报率回升预期。在美国、中国、欧洲此消彼涨的变化中,长期资本回报率的天平不断向美国倾斜。未来甚至不排除进入中国的长期资金FDI回流。

  他指出,基础货币的改变来自三个渠道——外汇占款增量、央票到期和财政存款释放。若外汇占款增量大幅减少,将对基础货币增长构成很大影响。去年央票到期量为1.7万亿元,外汇占款增量为2.77万亿元,但基础货币投放量出现减速;今年央票到期量只有7600亿元,释放财政存款的压力会变得巨大。而经济增速下行,财税增长乏力,另外政府主动进行转方式、调结构,未来财政的资本性支出也会呈现减少趋势。

  精彩对话

  中国证券报:除了基础货币外,货币乘数的变动能否提高流动性?

  刘煜辉:我国货币供给除了取决于基础货币之外,还取决于货币乘数,即商业银行贷款派生存款的能力。目前,商业银行面临很多不可克服的困难,派生存款的能力受到限制。过去三年商业银行投放信贷25万亿元,使得商业银行特别是中小商业银行的贷存比接近75%,商业银行的杠杆扩张受到技术性限制。同时,其信贷行为也会由于经济增速下行变得更加谨慎。商业银行会产生惜贷行为。

  过去三年企业资产结构恶化,长期资产所占比重大幅上升,未来一旦资产价格下跌,企业财务杠杆弱化,企业负债率可能大幅上升,失去投资扩张能力。

  目前,商业银行的信贷投放低迷程度已超过过去三年的最低时点——2009年一季度。当时中长期贷款余额占整体贷款余额的比重在30%至40%,现在已经急剧下降至20%。企业投资能力大幅减弱,信贷不振将导致货币乘数下行。

  中国证券报:未来流动性出现拐点将对房地产等投资市场产生多大影响?货币政策在应对经济衰退中能起到什么作用?

  刘煜辉:未来M2余额增速还会进一步走低。过去十年M2平均增速为18%,不排除跌破两位数增速的可能。我国十年流动性充裕状态将面临拐点,这对人民币大类资产将产生巨大压力。

  货币政策解决经济过热问题相对有效,应对经济衰退效果相对有限。货币政策在对抗债务衰退时起不到太大作用,其主要作用表现在改善金融部门短期的流动性。

  存款准备金率理论上可以提高货币乘数,但商业银行本身会产生内生收敛。

  降息的效果也比较有限。当贷款利率下降后,商业银行会根据风险核定资产价格。商业银行完全可以通过上浮贷款利率覆盖风险,实际的借贷利率难以下降。

  这与西方在金融危机中的政策效果一样。金融危机时西方将基准利率降至极低水平,但由于实体经济去杠杆化,企业借贷利率并未下行。只有在货币扩张过程中系统性风险下降后,银行才有下浮贷款利率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