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王攀:官员履历造假被处分 为何能不降反升

发布时间: 2012年05月24日 08:2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王攀

  为了入党、升迁,小学毕业却谎称中专毕业,伪造专科学籍档案,谎报本科学历;篡改档案,11次填报不同的出生日期。在山西河津市,遭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薛新民不降反升,从乡镇党委书记升任河津市住建局局长。

  官员档案应该有着一套严密的监督管理制度,不是谁想改就能改的。这是从理论上看的。可现实中,假如想改档案的就是管理者本人,或者跟管理者有着基于利益方面的关系,那么看似严格的档案管理制度就一攻即破了。

  薛新民曾是河津市政府打字员,后来又被提拔为机关事务局副局长、政府办副主任、乡镇党委书记。有人举报他在招工、转干、入党、升职过程中,先后11次填报不同的出生日期、4次虚假填写参加工作时间,小学毕业却伪造专科学籍档案,谎称本科毕业……这些行为之所以能够得逞,显然是档案相关的管理者、审核者和监督者被攻破了,学历和年龄在他那里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当然也始终是一个“利好”的过程。

  管理者、审核者、监督者,甚至与之有关的其他部门和环节,这些往往被视为严密的制度设计。可恰恰忘了,关好门不在有多少锁,而在于怎么锁。在这一道道的防线里,从头到尾都是内部控制。换句话说,是在一个小循环里。当内部人被攻破,这个小循环就不起任何作用。而告别内部人的控制,往往是一项制度设计成败的关键。

  薛新民如此明显的履历造假,假如不是内部人举报,公众是无法知晓的。事实上,这跟许许多多履历造假被发现的官员几乎一样,要么是内部人举报,进入公众视野,造假官员得到处理;要么是在民主公示环节,被细心的网友抓住了荒唐的小细节,随之真相大白。可问题是,抓这样的小细节是偶然的,不是特别荒诞的造假是很难发现的,不是所有的造假官员都像“湘潭神女”那样让你推算出她3岁就上小学的荒诞。

  靠内部人举报或公示时露马脚,这些都是意外之举,不足以防范官员履历造假。一个最有效的办法是:打破内部人管理、内部人监督、内部人控制的内循环,引入外循环,让官员身份在公众面前透明,而且对造假“零容忍”。一个官员履历造假,是相当恶劣的事情,完全可以 “有罪推定”——不适合从事政府工作。

  遗憾的是,薛新民履历造假只不过是“党内严重警告”,而且不误升官。内部人举报、记者调查,而官方态度仍旧暧昧。之所以如此,就在于内部人控制:官员升迁与否与公众没有直接关系。履历造假成本小——打通内部人即可;风险小——只要上级不追查,公众质疑无济于事;收益大——转干、入党、升职。显然,只有给公众实实在在的监督权和制约权,打破内部人控制,才能够根本上解决官员履历造假问题,甚至也包括很多久治不愈的官场病。

责任编辑:李瑞

热词:

channelId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