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原料药企艰难转型: 海翔药业甘做辉瑞加工商

发布时间: 2012年07月05日 09:0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时俊

  曾经遍地开花的浙江原料药药企,如今正面临艰难的转型,海翔药业(002099.SZ)便是其中一个典型。

  7月4日,海翔药业发布公告宣布与辉瑞进行原料药生产及采购的合作,合作期长达20年。

  公告指出:“公司与Pfizer Asia Manufacturing Pte. Ltd.(中文名“辉瑞亚洲制造公司”)签订了关于盐酸克林霉素系列有关产品的合作协议,辉瑞公司向我公司提供产品生产技术和工艺并授权使用,公司对现有技术和工艺进行改良,工艺改进后进行商业化生产并长期向辉瑞公司供货。”

  牵手国际领先药企看似热闹,然而有资深业内分析人士向记者表示,这或许只是海翔年内增发前的一个噱头,旨在为拉抬股价做准备。“说穿了,只是赚一个有限的加工费而已,海翔真正的话语权很弱。”

  20年的供应商

  辉瑞亚洲制造公司系辉瑞制药有限公司下属子公司,与海翔药业的合作着眼于原料药盐酸克林霉素系列有关产品的生产以及采购。辉瑞制药企业沟通部总监席庆向记者表示,原料药采购那块公司的操作相对比较独立,专门由这一生产制造集团统一来做。“长期以来,辉瑞在国内一直都有原料药的采购。”

  目前,海翔药业的主营业务主要覆盖培南系列、克林霉素系列、降糖类产品等几类。年报数据显示,公司2011年营业总收入12.98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增长20.83%。其中,培南系列和克林霉素系列两块业绩分别同比增长48.24%和19.95%。

  “本次合作是和辉瑞亚洲层面,而非辉瑞中国来进行的。一签签了20年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盐酸克林霉素系列我们确实做到了老大的位置,和我们合作也是对辉瑞最有优势的。”海翔药业总经理李维金向记者如此解释。

  根据公布的合同内容显示,海翔药业将作为供应商,根据辉瑞公司需求扩大产能,年产能不低于300吨,并保持长期向辉瑞公司供货的合作关系。辉瑞公司向海翔方面提供生产技术和工艺并授权使用,帮助和指导公司对现有技术和工艺进行改良,实现大规模商业化生产。“公司不享有该技术和工艺的专利所有权,只拥有使用权,并按照产品数量向辉瑞公司支付一定使用费用。”

  二十年的“绑定关系”看似有些漫长,然而在前述资深分析人士看来“并不难理解”。

  “20年确实稍微有些长,但本身作为辉瑞而言,肯定也不愿意对供应商换来换去,希望能够供应保持相对平稳。同时,辉瑞选择国内原料药供应商虽然不会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标准,但一定是在要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在价格方面具有优势的。”

  该分析人士指出,对于海翔这样的国内企业来说,与辉瑞合作确实能赚到长期且稳定的收入,只是赚的肯定不会多。这其实是辉瑞目前在中国的一个战略,这样操作很精明。“辉瑞对于原料药供应商的选择很多,这只是其供应链中的一环。这些外企允许供应商赚钱,但只是赚一个成本加成而已。”

  原料药企艰难转型

  在和海翔药业达成长期合作之前,辉瑞在国内商业、工业的合作布局其实已大幕拉开。

  在商业分销方面,去年四月辉瑞与上海医药签订了谅解备忘录,合作内容涵盖新药引进以及分销、商业化、研发、生产制造、股权投资等众多领域机会。不仅如此,辉瑞与海正药业也已共同出资组建合资公司,以提供高质量的药物,并通过全球的销售和营销平台实现有关药物更广泛的商业化以及研究和开发专利到期药物。

  相比之下,海翔药业与之的合作,在合作项目延伸和可替代性上则略逊一筹。

  “海翔这次签约的盐酸克林霉素系列产品,是个周期性很强的品种,而非增长型的品种。这类抗生素很难会再有长期增长,属于参与者多了价格就跌,人少了就升的品种。而今后辉瑞会否把海翔其他的业务一块打包进行深化合作,我觉得可能性并不太大。因为完全可以选择和海正合作,毕竟这二者是有合资公司的。”该分析人士指出。

  “坦率的说,这种合作就是赚个加工费,说是合作也可,说是雇佣加工也可。这样的合作,国内海翔药业不是第一家做的,华海、海正等众多浙江的原料药公司都做过,但都没有一个赚过大钱。”

  值得注意的是,与外资联手的策略已非海翔药业第一次实践。早在2009年,公司便与印度药企RANBAXY达成合作,为印度首个创新药物SYNRIAM的研发和生产提供原料药或中间体支持。

  “原来中国原料药生产成本很低,尤其在环保和人工成本方面。而现在这两块成本都起来了,因而使得浙江的原料药企业日子都很难过。这些企业原来把原料药卖给一些低端厂商,卖价更低也无所谓。而现在低价难以为继,所以才纷纷转型找一些相对高端的企业合作,卖出高一点的价格。唯有此才能保证毛利率。”该分析人士表示。

  目前,曾是国内原料药重镇的浙江省,众多原料药药企均在谋划出路,其中一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一直在谋划搬到西部去,以期降低成本。“未来几年,肯定会因为目前的这种情况引发行业洗牌和清理。必须得为未来想其他的法子,不然无法大发展。而这其中,可能的路径就是海正这样的模式。”

  该负责人介绍, 海正比海翔原料药这块早做了十几年,出口也做得早,但二者同样都遇到了发展的瓶颈——原料药加工在行业产业链上没有话语权。目前成立合资公司,希望做国内销售才是出路。一方面把海正和辉瑞的产品都放在合资公司中在国内销售,辉瑞的生产也可以放到其基地来。“而海翔还没到这个份儿上,没那么快转型的能力和基础,只能暂时停留在原料药这个层面。”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