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板块

受困基金拖欠分仓佣金 券商被迫裁撤交易席位

发布时间: 2012年09月26日 07: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东方网

  编者按:新一届“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即将启动,可以预见,人们的目光又将聚集在卖方研究机构和明星分析师身上。但事实上,卖方机构目前的境遇很尴尬:上半年,基金约拖欠券商佣金14.6亿元,今年以来不少券商开始清理交易席位以避免更大的损失,尤其是小券商。显然这明显不是长久之计,如何减少对分仓佣金收入的依赖、如何在卖方研究机构饱和的状态下摆脱同质化竞争、如何打破基金分仓潜规则,提高研究质量才是研究机构应该考虑和解决的问题。

   本报见习记者 李 文

  “众多券商研究所正在为公募基金大笔拖欠的分仓费而烦恼”,一位业内人士发出这样的感慨。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1117只存在“应付交易费用”的公募基金合计金额达到16.23亿元,这其中有9成来自券商交易佣金,按照这个比例计算,基金上半年约拖欠券商佣金14.6亿元。

  面对难以收回的分仓佣金,券商也开始清理交易席位来避免更大的损失,尤其是一些小券商。然而,此举治标不治本。面对目前券商研究服务与公募基金之间“不对等”的相处方式,券商研究所改变盈利模式才是长久之计。

  今年上半年基金

  拖欠券商佣金约14.6亿元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上半年各类基金盈利997.56亿元,基金管理费、托管费和交易佣金等三项支出同比均现下降,合计支出172.8亿元,同比下降14.88%。上半年,1117只存在“应付交易费用”的公募基金合计金额达到16.23亿元,而其中有9成来自券商交易佣金,按照这个比例计算,基金上半年约拖欠券商佣金14.6亿元。

  事实上,从上市券商的中期业绩中,也可以看出基金拖欠分仓佣金的情况。记者粗略统计了部分上市券商的中报,比如,广发证券2012年半年报显示,期末欠款金额排名第一的就是“基金席位及尾随佣金”,达到4780万元。

  华泰证券中报显示,期末欠款金额排名第三的是华夏基金,欠款性质是用交易席位的佣金,金额为5279.8万元,由于款项回收慢,公司不得不对此计提坏账准备。有同样遭遇的还有光大证券,光大证券上半年“应收账款”中涉及“基金公司席位佣金”的金额达2824.36万元,以至于不得不计提5%坏账准备,为141.22万元。

  另外,兴业证券中报显示,“年末欠款金额前五名情况”中,有4项的欠款性质是“基金分仓佣金”。分别是华夏基金-华夏红利、 广发基金-广发小盘、嘉实基金-沪深300ETF、华夏基金-专户理财,欠款金额共计710万元。

  不过,也有“逆势上涨”的情况发生。数据显示,海富通基金今年上半年的交易佣金为6064.23万元,比去年同期下降19.45%。然而,海富通分仓在海通证券的交易佣金,却从2011年上半年的773.36万元,上涨至2012年上半年的1024.67万元,上涨幅度高达32.50%。有业内人士表示,这种现象在券商系的基金公司是很正常的。

  券商的交易佣金往往对应两种服务:营业部销售基金产品以及研究所提供的研究服务。券商获得的分仓佣金一般为交易额的万分之八,一般由研究服务派点、基金代销奖励和交易席位费三部分组成,其中,有些券商的交易席位费涵盖在佣金中,不另行收取。

  业内人士表示,行情不好时,基金会优先考虑代销费用和通道交易佣金,而对于研究所分仓佣金会拖欠一段时间。而对国内券商研究所而言,研究分仓佣金是其主要收入来源。所以,一位业内人士感慨:“众多券商研究所正在为被公募基金大笔拖欠的分仓费而烦恼。”

  基金交易席位裁撤

  券商研究所亟待转型

  数据显示,公募基金今年上半年向证券公司贡献分仓佣金20.68亿元,同比下降了25.6%。而记者统计发现,在交易佣金费率下滑幅度较大的券商中,交易佣金席位几乎都有所减少。另外,一些小券商普遍在今年上半年减少基金交易席位。

  具体来看,基金中报显示,华泰联合证券的基金交易席位由去年末的322只减至今年年中的167只,大幅减少了155个席位。华林证券从2011年的15个交易席位降到今年上半年的7个,也是减少数量最显著的券商。另外,中邮证券、长江证券、国元证券、华龙证券、太平洋证券、西藏同信证券等券商都有不同程度的交易席位减少的情况。

  不只是券商在清理交易席位,一位基金业内人士表示,在行情不好的情况下,基金公司向多家券商承担分仓费用也有一定压力,接下来可能会有选择性地裁撤交易席位。

  交易席位的减少对于券商,尤其是券商研究所来说无疑是一种打击,研究所收入将面临大幅下滑的状况。而此前,也有消息传出,称证监会、基金、券商、银行等正在讨论“基金降低券商佣金20%”等方案。

  业内人士表示,如果该方案获得批准,券商业绩将进一步下降。尤其对于小券商的影响更大,但近年来一些小券商、新成立的券商营业部,已经将基金分仓收入作为佣金增长点之一,如果行业内佣金费率普降,那么对小券商来说影响不小。

  不管这项方案最终会不会实行,券商研究所都到了需要转型的时候。

  目前,有业内人士调侃卖方研究是“研究销售化、销售公关化”。券商研究所将大部分精力放在如何与基金公司搞好关系上,使得近期的机构新闻有了娱乐八卦的味道。小到券商美女销售给基金研究员送爱心早餐,大到举办泳装秀、开游艇酒会等等,不仅投资者迷惑,连券商研究员自己都在怀疑,到底是在卖研究报告卖专业,还是在做公关。除此之外,券商研究员在撰写研报方面的也有被绑架的味道。一位研究员就表示:“如果不唱多,企业调研都不让去啊。”

  而这些是券商研究服务与公募基金历年来的不对等相处方式所导致的,卖方研究盈利模式的单一性使得券商研究服务开始“变味”。分析人士指出,除了在盈利模式上转型之外,研究所也应当回归研究本质,只有实力雄厚、判断准确、敢于表达自己观点的研究机构才能在这个市场上生存下去。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