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宏观

郭树清:银行贷款超60万亿 我国资本市场系统性金融风险大

发布时间: 2012年10月26日 10: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人民网

原标题:《郭树清:我国资本市场的成就、问题和前景》

  一、中国20年能不能走完欧美200多年的路程

  自1990年上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分别设立以来,我国资本市场在探索中前进,在改革中创新,风雨兼程,快速成长,取得令人瞩目的发展成就,可以说在一定意义上走完了成熟市场200多年的路程。

  --市场规模跃居世界前列。从股票市场看,2011年底中国股票总市值全球排名第三,仅次于美国和日本。到2012年6月底,沪深两市上市公司达到2444家,总市值22.6万亿元。从债券市场看,2011年底中国公司信用类债券余额也位居世界第三。2012年6月底,全国债券市场托管量达到23万亿元。从期货市场看,除原油外,国际市场主要商品期货品种基本都已在我国上市交易,金融期货也开始起步,市场规模在世界名列前茅。

  --市场体系逐步完善。经过多年努力,覆盖股权和债权的多层次资本市场已经初步形成。截至2012年6月底,沪深市场主板、中小板、创业板上市公司分别为1429家、683家和332家,在区域性股权转让市场和产权交易市场挂牌的企业数千家;交易所和银行间市场合计的债券存量,国债是7万亿元,地方债4547亿元,金融债(含央票、政策性银行债、商业银行债、非银行金融机构债)10万亿元,公司信用债近6万亿元。与此同时,众多行业龙头和一大批大型企业发行上市,上市公司在国民经济中的代表性日益增强。具有初始资本市场形态的股权基金、产业投资基金这些年也得到迅速发展,据估计现在各类创投资金超过1万亿元。

  --市场功能日益增强。资本市场的发展拓宽了储蓄转化为投资的渠道,截至2012年6月底,股市累计筹资4.7万亿元左右,最近4年公司信用类债券年均新发1.57万亿元;增强了金融体系的弹性,银行贷款占社会融资的比重持续下降,政府融资已经主要依靠发行国债;促进了“转方式、调结构”,2006年到2011年有143家上市公司实施了行业整合类的重大资产重组,交易金额7570亿元。此外,资本市场还促进了中国企业的价格发现和价值重估,推动了公司治理的完善,引领了企业管理模式的改变,普及了市场经济基本理念和现代金融基础知识,使法治、契约、公开、透明,乃至公平、正义、诚信等现代观念日益深入人心。

  --市场秩序趋于规范。股权分置改革结束了上市公司两类股份、两个市场、两种价格并存的历史,为发挥好市场定价机制和资源配置功能创造了条件。股指期货和融资融券等创新业务,引入做空机制和信用交易机制,改变了长期的单边市格局。我国资本市场现行有效的法律、法规、规章、规范性文件共521件,这些制度规范构建起一整套与国际通行原则基本相符的法律框架、交易规则和监管体系。在市场建设的许多方面,虽然起步晚,但进步很快,比如打击、惩处和防范内幕交易等,中国市场已基本达到欧美发达市场的水平。

  --对外开放稳步提高。截至2012年6月底,共设立13家合资证券公司,41家合资基金公司;有172家公司(不含退市)发行H股,从境外筹资1787亿美元;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总投资额度800亿美元;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产品净值约579亿人民币。特别需要强调的是,截至2011年底,外资股东(含QFII、境外股东、三资股东)合计持有585.23亿股,占全市场A股总股本的1.97%。如果把所有在境内外上市的中国企业加总在一起计算,它们的股票15%由境外投资者持有。从这个角度看,中国资本市场和企业股权市场的开放程度都很高,能够达到这个水平的发展中国家并不多见。

  同时也要清醒地看到,与国外成熟市场相比,中国资本市场起步晚、建设时间短,在发展起点上和过程中都面临着特有的初始条件和内外部环境。尽管在过去20多年的时间里取得很大成就,但我国资本市场总体上仍十分年轻,不可避免地还存在诸多“幼稚期”问题,不太成熟、不太规范的地方不少,距离成熟市场还有相当差距,不能说用20年就完全走完了成熟市场200年的路程。

  二、现阶段我国资本市场存在的主要问题

  第一,资本市场的自身结构不平衡。首先表现为股票债券比例失调。2011年底,公司类信用债的余额不到股票市值的四分之一。债券市场仍以国债、金融债、政策性银行发的债为主,公司类信用债券仅占全部债券市场的五分之一左右。其次是股价结构不平衡。2011年新股平均发行市盈率为48倍,而沪深市场的全年平均市盈率只有17.76倍。“优质不优价”问题突出,股价不能客观反映股票的内在价值。比如2012年7月12日,创业板股票的市盈率是34倍,中小板27.56倍,ST、*ST60倍,而代表优质蓝筹股公司的沪深300指数,市盈率只有11.28倍。此外,投资者结构也很不合理。不要说与发达市场相比,我国的专业机构发展严重滞后,就是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比较,我们也有很大差距。国际证监会组织的数据显示,2010年马来西亚的境内专业机构持股市值占总市值的69%,境外机构占22%,境内企业和个人仅占9%;罗马尼亚、土耳其与之相近;韩国的境外机构占36%,境内机构占23%;阿联酋的境外机构占11%,境内机构占34%。反观我国股市,境内专业投资者仅占16%,境外专业机构只有1%。更不合理的是,A股市场个人投资者持有市值占26%,但完成的交易额却占到全市场的85%左右。

  第二,市场的波动和震荡幅度比较大。以金融危机前后的数据为例。2007年,上证指数上涨97%,2008年下跌65%,2009年又上涨80%。相比之下,2008年香港恒生指数下跌48%,2009年上涨52%。美国市场则更能说明问题。本轮金融危机爆发在美国,但在情况最坏的2008年,道琼斯指数也只下跌了34%,2009年上涨了19%。过去20年,除去本轮金融危机,道琼斯指数走势总体都很平稳。暴涨暴跌不利于市场功能的有效发挥,也使大量投资者遭受利益损失,影响市场信心。

  第三,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相对较弱。有关资料显示,我国实体经济中的大、中、小微型企业分别有数千家、数十万家和1000多万家,这种企业层次在客观上需要一种“金字塔”形的资本市场体系与之匹配。但是,我国市场的主板(含中小板)、创业板、代办股份转让系统却呈“倒金字塔”形,现有的上市公司主要是大中型、成熟型企业,场外市场功能也尚未有效发挥。由于市场体系结构不健全,加之市场的弹性和包容性不够,导致实体经济中大量真正初创的、新兴业态的、新商业模式的企业不能得到应有的支持,知名网络公司很少在国内上市,对文化创意、“三农”、高科技、现代服务业等领域的服务也远远不足。此外,债券市场服务中小微企业的能力同样薄弱,被寄予厚望的中小企业私募债也是刚刚起步。

  第四,为居民提供的投资理财产品相对匮乏。目前,不仅证券投资基金公司普遍存在产品结构不合理、创新能力不足、同质化严重等问题,就是整个财富管理行业,也处于一个比较矛盾和尴尬的境地。除了知识、经验和人才不足之外,更缺乏品牌,缺乏市场和公众充分信赖的投资理财机构。在这种情况下,多数居民只能选择银行存款。观察我国居民的个人金融投资,银行存款占了总额的64%,股票、债券、基金等的比例不到14%,而美国的居民金融资产中,股票、基金和投资于资本市场的养老金合在一起,达到近70%。

  第五,潜在的系统性金融风险比较大。目前,我国的全部银行贷款已经超过60万亿元,远大于直接融资规模,而直接融资中的国债和公司债,大部分也是由银行持有。这绝非一个稳健、灵活、高效的金融体系所应有的特征,反而意味着经济体系中大部分的金融风险没有得到分散,仍然集中在银行体系。国际上有很多研究证明,在资本市场发达的经济体,其广泛的参与群体能够更好地分散市场风险、承担危机冲击,所以经济复苏的速度一般会高于其他国家。从这次金融危机也可以看出,虽然危机源于美国,但是美国经济的复苏在所有发达国家中是最快的,已经连续12个季度实现正增长,而很多欧洲国家则恢复缓慢,甚至陷入负增长。这种反差值得高度关注。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