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公司

茅台“清剿”茅台镇远亲 500家酒厂陷生死劫

发布时间: 2012年11月18日 09:1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光明网

  茅台镇上最有名的三家酒坊品牌中,有两个老牌子已经跟茅台集团有了商标纠纷。除了“成义烧坊”(华茅)外,“荣和烧坊”(王茅)和“恒兴烧坊”(赖茅)与茅台集团的矛盾已经被撕裂到公众面前。

  令人诧异的是,撕开这条口子的是桩索赔金额仅20万的官司。11月9日,在北京丰台区法院,茅台集团起诉贵州荣和烧坊酒业有限公司(简称“荣和烧坊”)商标侵权,茅台集团提出20万元的赔偿要求引人好奇,这桩官司背后的真正诉求是什么?这不得不让人想起,就在不久前,茅台集团向国家商标局申请“赖茅”商标的使用权,一旦茅台集团正式拥有该商标,将会使得茅台镇100多家酒企面临违法生产困境。

  而这只是最近两年茅台集团商标战的一个战场而已。国酒商标申请风波尚未平息,茅台集团又频频对茅台镇的众多品牌摆开了清剿架势,这背后究竟有什么内情?

  一场小官司背后

  20万的赔偿款,不管是对贵州茅台集团还是荣和烧坊来说,无疑都只是个小数字。但引起业内极大关注的,无疑是隐藏在官司背后的竞争。

  11月9日上午9点半左右,贵州茅台集团状告荣和烧坊商标侵权案在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茅台集团代理律师李洪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案件起因是去年北京市西客站公安段与贵州茅台集团打假办一同查扣了一批贵州荣和烧坊的产品,茅台集团认为荣和烧坊瓶身的“MAOTAI”涉嫌侵害自身的商标专用权,因此将贵州荣和烧坊酒业有限公司诉至法院。

  在法庭上,茅台方面代理律师出示相关证据,指控荣和烧坊“搭便车,傍名牌”,指出其产品包装与茅台酒相似,误导消费者,构成商标侵权,基于《商标法》的有关规定,茅台要求荣和烧坊赔偿其损失20万元。

  “这个案件的核心点是,茅台方面认为两家公司的商标从外观上相似和相近,但是荣和烧坊与茅台的商标在颜色上并不一样,前者是红色的,后者是灰黑色的。”贵州荣和烧坊酒业有限公司代理律师周剑笛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当天并没有宣布结果,原因就是茅台方面没有提供自己所陈述证据的原件,所以法官再给茅台方面15天的寻找时间。

  此外,该案子的另一个焦点就是关于“MAOTAITOWN”(茅台镇)的说法,茅台集团方面认为,荣和烧坊在宣传上也有问题。

  据本报记者了解,荣和烧坊涉案商品的包装盒上把“GUIZHOUMAOTAITOWN”字样分为三行排列,其中“MAOTAI”单独作为一行,与“TOWN”隔有一个空格,跟茅台商标“MAOTAITOWN”字字相连不同。

  对于该案件的进展,周剑笛认为,如果茅台15天内拿不出证据的原件就意味着茅台要败诉了,如果拿出来了,双方再继续辩论。而李洪涛则表示,他们不做预期,15天后,即使证据原件找到或者没找到,都可能开庭或者不开庭,法院有可能就直接判了,现在都不好预测。

  一场前景未明的官司,20万赔偿要求的意义,似乎在于对茅台镇上的500多家酒厂的一个警示。

  此前,茅台一直打算用“习酒”打造茅台的中档战略,但最近几年,茅台镇的许多白酒企业发展得很迅速,在一定程度上稀释了茅台中端市场的份额。因此,在外界看来,茅台的商标战,也是抢占中档白酒市场的新打法。

  而茅台抢占中档白酒市场,也似乎在为习酒铺路。在茅台密打商标战的同时,茅台也在为习酒的上市做最后的冲刺。据本报记者了解,习酒将于明年2月赴港IPO,最近一段时期,该品牌在央视黄金时段的广告打得如火如荼。最近两年习酒的广告投放超过6亿元,其中有3亿元是用在2012年央视广告黄金时段。

  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认为,习酒一旦上市,对茅台集团也是一大利好,其在浓香型白酒方面会向前迈进一大步,茅台定位是高端,习酒定位是中端,这对丰富茅台旗下白酒的品类也有好处。

  或为“大茅台”战略造势

  事实上,最近两年,茅台集团商标战不断。

  此前,茅台集团还向国家商标局申请“赖茅”商标的使用权,一旦国家商标局最终裁定,茅台镇100多家酒企将不能再使用“赖茅”商标。

  目前,茅台镇至少有500余家酒厂,这一数据尚不包括家庭作坊。而茅台镇所在的仁怀市(县级市)酒厂更是多达上千家。在这成百上千的酒厂中,一些酒厂与“茅台酒”有着极深的历史渊源。

  1952年,政府将茅台镇最有名的三家酒坊“荣和烧坊”(王茅)、“恒兴烧坊”(赖茅)、“成义烧坊”(华茅)合并成立了“贵州省地方国营茅台酒厂”。因此,成义、荣和、恒兴,即“华茅”、“王茅”、“赖茅”都是茅台酒厂的前身。

  不久前,有媒体报道称,茅台集团对“赖茅”商标的注册也引来很大争议,今年年初,商标申请委员会已给予茅台“赖茅”商标的优先使用权,并同意茅台享有该商标的专有权,等茅台正式拥有“赖茅”商标后,其他厂家再生产,就是违法了。不过,商标许可证尚未颁发。

  与此同时,自2001年起,茅台先后9次申请“国酒商标”都被商标局否决。不过,今年7月20日,茅台通过初审的公告还是激怒了很多白酒同行。10月20日是“国酒茅台”异议申请提交截止日,自茅台申请“国酒商标”通过初审3个月以来,遭上百份异议书狙击,这其中不仅有白酒同行的义愤填膺,还遭遇了律师界、学术界的一致反对。

  荣和烧坊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仇福广表示,“茅台要维权,不应该找我们这种正规民营小企业,最应该做的是查处冒充茅台酒的厂家。”

  对于茅台一系列的商标战,周剑笛认为,茅台集团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抢占市场,通过自己的优势地位搞垄断。

  一位不愿署名的白酒行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茅台集团通过对茅台镇的小酒厂密集发动商标战,指责茅台镇其他酒厂涉嫌商标侵权,目的主要在于为贵州省政府整合茅台镇的小酒厂进行舆论造势,他们是在为“大茅台集团”的战略铺路。

  就在茅台商标战正酣的时候,有消息称,日前,贵州出台《关于加快贵州白酒产业发展的意见》。茅台集团作为白酒业龙头,目标向“千亿”级企业发展,在兼并收购省内外白酒企业、整合上下游关联产业等方面将获得更多支持。

  据介绍,《意见》明确支持茅台集团采取多种方式,兼并、收购省内外白酒企业,实现规模总量与质量、速度和效益同步提升。同时,支持茅台集团通过投资、参股控股、兼并、重组、收购等多种方式,整合省内白酒原料种植、包装印刷、物流等上下游关联产业,形成比较齐全的配套能力,在全省白酒产业率先实现集群发展。

  对此,白酒专家铁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茅台集团目前的销售收入只有300多亿元,要确保到“十二五”末,销售收入达到800亿元,力争达到1000亿元,是有一定困难的。这就要每年提升销售收入100多亿元,茅台集团的收购兼并步伐即将开启。

  真假荣和烧坊再斗

  有意思的是,就在茅台集团和贵州荣和烧坊酒业有限公司打得不可开交的情况下,半路又杀出了北京惠久酒业有限公司和贵州茅台镇荣和酒业有限公司。

  2012年11月13日,北京惠久酒业有限公司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他本人也去旁听了茅台和荣和烧坊的官司,并且还搜集了相关的证据,这家企业并没有荣和烧坊品牌的运营权,运营权归属惠久酒业所有,贵州荣和烧坊酒业只有“荣和老窖酒”的运营权,连生产白酒的资质都没有,他们并不能代表荣和烧坊。

  对于双方存在的问题,北京惠久酒业有限公司上述知情人士透露,茅台集团实际上没搞清楚谁才是荣和烧坊商标的真正拥有者,现在真正能够生产荣和烧坊的酒厂只有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荣和酒业公司。

  资料显示,1999年,“茅台镇贵茅酒厂”更名为“茅台镇富强酒厂”,“荣和烧坊”是富强酒厂的注册商标,注册号6405315。2011年,茅台镇富强酒厂更名为贵州茅台镇荣和酒业公司。

  北京惠久酒业有限公司上述知情人士表示,目前来说,北京惠久酒业有限公司对荣和烧坊品牌具有定价权、打假权、信息采集权等四项权利,现在的贵州茅台镇荣和酒业公司是他们注资后扩大产能的企业,所以全国的经销权归惠久酒业拥有。

  早在2011年8月1日,惠久酒业就对外发布公告称,北京惠久酒业有限公司经贵州茅台镇荣和酒业有限公司授权为“荣和烧坊”酒全国总经销商,未经他们公司授权,任何单位或个人无论以何种形式和名义销售“荣和烧坊”酒均为侵权,该公司有打假和追诉索赔的权利。

  不过,周剑笛却告诉本报记者,1915年,“荣和烧坊”参加美国旧金山世界博览会(巴拿马万国博览会),荣获金奖,这个奖牌还在贵州荣和烧坊酒业有限公司里面,是由老工人保留下来的,现在的荣和烧坊和以前的是一脉相承的。

  对此,北京惠久酒业有限公司上述知情人士认为,贵州荣和烧坊酒业有限公司未经他们公司准许,就私自生产荣和烧坊酒,误导公众,好像他们就是荣和烧坊的正宗传承者,这种做法侵犯了惠久酒业的权益,贵州荣和烧坊酒业有限公司必须停止使用这个牌子。

  对于两家荣和烧坊之间的纠纷,李洪涛表示,这是他们之间的问题,同本案并没有关系。

  “茅台国标”事件未完,一瓶茅台和两瓶荣和烧坊的战争,似乎也才刚刚开局,本报将会继续关注事态的发展。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