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草根人物

揭秘褚橙是怎样种成的:曾五六年在山上住窝棚

发布时间: 2012年11月25日 13:3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新华网

  

  橘子、橙子、柚子当季的这个冬季,昔日的烟草大王褚时健种的“褚橙”成了北京、成都、厦门等地最红的水果:褚橙卖断了货的消息不断;王石等企业家也纷纷关注并点评褚橙,甚至称之为“励志橙”。褚时健,这位中国烟草业昔日的风云人物,如何在75岁的高龄回到云南哀牢山种起了橙子,十年的种橙生涯经历了什么?褚橙成为今冬最红水果是因为它的口味?还是背后的一对八旬高龄老人不服输的精神……上周,本报记者来到了褚时健的橙园,和褚时健一起生活了三天, 探寻褚橙背后的故事。

  ■白天转果园

  晚上向孙女传授种橙心得

  11月的清晨云南有些寒意,哀牢山上的云雾忽近忽远,刚才还是眼前一片崇山峻岭,转过身去发现自己又在一片浓雾之中。

  习惯早起的褚时健穿了一件短袖,外面套了一件毛线背心,早早就在厨房忙活起来了。因为嘎洒日照太强,褚时健被晒得黑黑的,不管晴天下雨,都习惯了戴一副墨镜。

  这栋山顶的三层黄色小楼,既是褚时健果业公司的所在地,也是他们在山上的安身之所,小楼四周则是2000多亩的果园,这是他75岁再度创业的心血。这个曾经的烟草大王倾其所有,把自己的命运同这些果树拴在了一起。

  早饭是鸡汤面。面是挂面,鸡汤是老伴在农家乐请客剩下打包回来的。虽然曾经是中国最大的烟王,现在又是人们眼中的橙子大王,褚时健夫妇节俭惯了,就连饭桌上的鸡骨头都要打包回来给自家的小狗吃。

  这两天孙女和侄女一家子回来,褚老夫妇特别高兴,带着大家回了果园。等着年轻人都起床了,便招呼吃早饭。褚时健话不多,因为糖尿病的缘故腿脚也不是特别好,但他给每个人盛面、浇汤,还反复叮嘱有辣子、盐巴、酸菜。

  小黄楼的院子里,总是放着一筐新鲜的橙子。这几天橙子成熟,来访的客人也多了。若是熟人,褚时健便陪着说会儿话,唠唠家常。若是生客,橙子自取,褚时健就去忙自己的事情。

  小黄楼门口蹲着两只石狮子远眺前方,似乎在暗示着主人不同寻常的人生。门口对着一汪水潭,这里的水都是十几公里外的哀牢山山泉接过来的,以备云南干旱时果园不断水。小楼左手边有一棵大无花果树,枝繁叶茂,老伴马静芬称它为菩提树。树下养着三四只孔雀、几十对斑鸠,此外便是层层叠叠的橙树。

  11月是橙子收获的季节,墨绿的果树上挂着斑斑点点的冰糖橙。这几天橙子卖得好,各地的供货有些紧张,果园这边只能加紧采摘。以前一天摘100多吨,现在要450吨左右。果园里不时听到沙沙的声响,这是工人背着果筐在摘果。

  褚时健腿脚不太好,司机便开着车带他去果园转,找农户聊天,看看技术指标是否被严格地执行,几个区长和技术员排着队给他汇报工作进展。晚上,褚老还把孙女叫到身边,传授自己的种植心得。早晚有一天,这些果园都会交到第三辈年轻人手上。一天忙完躺下,已经深夜11点了。

  ■借钱承包山头种冰糖橙

  再创业是希望晚年过得好些

  2001年,经历牢狱之灾的褚时健获准保外就医,虽然获得了有限自由,自己工作了十多年的红塔集团对他也算照顾,给他派了保健医生、生活秘书、司机,但褚时健是一个要强的人,不喜欢求人。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是这个性格。

  出狱后,不少人来找褚时健做生意,有让他去烟厂当顾问的,有让他去搞矿的,开价都是几十万,褚老衡量许久都没答应。

  “钱是继续创业的一个原因,谁都希望晚年的生活过得好一些。”褚时健说。机缘巧合,哀牢山旁嘎洒附近的一个农场经营不善,要顶出去,褚老便想着试试。这个农场原来种甘蔗和橙子,但因为水源、管理没有跟上,效益一直不好。

  启动资金又成了一个难题。褚时健在玉溪烟厂十几年,把一个快要破产的烟厂做成了全国烟厂的领头羊,创下了玉溪、红塔山、红梅等几个全国畅销的牌子。但因为当年分配体制的原因,褚时健在烟厂担任一把手这么多年,前前后后领的工资总计不过60多万,这都不到后来继任者一年的薪酬。

  “最后只能去借钱,因为老褚这个人有信誉,朋友没有一个不答应借钱的。我们说万一亏了可怎么办啊,但他们坚信,我们一定会认真干,一定会成功,他们了解老褚的为人。”老伴马静芬在回忆时说。为了果园,他们前前后后借了1000多万。

  2002年,他在云南省哀牢山上承包了两个相邻的山头——硬寨梁子和新寨梁子,建成了一个2400亩的冰糖橙园。冰糖橙是他的老家华宁县的传统农作物。75岁再去创业,褚老的朋友们唏嘘不已。

  ■十年种橙并不轻松

  曾五六年在山上住窝棚

  褚老小时候抓过鱼、务过农,马静芬以前做过化工检验员,但要搞专业种植,两人都不知道如何下手。果苗从哪买,果树怎么栽,怎么施肥,所有这些都要从头学起。“因为不懂,吃了不少亏,走了弯路,有人给推荐淘汰了的果苗,我们也不知道,结果怎么都种不出像样的果子。”

  和种菜、种粮不一样,冰糖橙从栽苗到挂果要5-6年时间。“弄错了不光损失钱,更重要的是损失了时间。”这对75岁种橙子的老褚来说尤为重要。“那些年刚搬到山上,住的是窝棚,晚上睡觉看得见天的那种,经常能遇到蛇、虫子什么的,要是没有他陪着,我真不敢住在山上。”马静芬回忆。

  不过褚时健没用多久就对种植上道了。“我以前搞过烟草种植,我想农作物的种植是相通的,无非是光照、肥料、灌溉等。我晚上看专业书,白天和工人实践,遇到大问题就请教专家,靠学习。”不过,褚老自己也承认,现在成功了可以谈笑风生,当年却没有这么轻松。

  前些年,果园开始陆续挂果,眼看着等了几年的橙子终于沉甸甸地挂在了枝头,不料收获在即,却遭遇横祸,果子不停地掉,一点办法也没有,加起来有上百吨。技术员也弄不明白怎么回事,褚时健寝食难安,夜里查资料,白天在地头商量对策。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