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央视网 > 经济 > 房产

调查:百间地下室年收租金66万 层层转包违规逐利

发布时间: 2012年11月27日 17: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东方网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10月下旬,由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市民防局牵头起草的北京市地方标准《平战结合人民防空工程设计规范》征求意见稿完成,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市民可于11月17日前反馈建议。对于部分住宅小区将地下人防工程作为房屋对外出租获利,今后这种行为将直接在设计上得到遏制。

  对于规范制定前的地下室出租,去年北京市颁布规定,包括地下室在内的地下人防工程不准再用于出租用途,并同时开展对散租地下室的清理工作。

  那么,小区地下室是否处于出租状态?地下室中的群体又是怎样的生活状态?清理得到了哪些效果?记者探访多个小区地下室,记录下地下室的租客的生活点滴。

  地下室·租客状态

  空间狭小潮湿发霉

  “几个月就得搬一次家”

  傍晚,东花市附近的一栋居民楼前,一位老人拉着孙子在小区中散步。

  在同一个小区中,小刘躲在昏暗的地下室中,七八平方米的房间中摆着一张床,几个袋子装着他的全部家当,他一边看着桌上的电脑,一边心不在焉地扒拉几口饭。

  这是24岁的小刘住的第4个地下室,几个月的时间就要搬一次家,“海淀的、朝阳的地下室我都住过,只要一有检查的就得搬家,平均几个月就得搬一次。房子也谈不上什么条件,几乎都是一样的,无非是从一个地下室搬到另一个地下室,只要能有个睡觉的地方就不错了。”小刘是一名销售员,每天不用按时坐班,工作就是要不停地去见客户。

  500元,小刘一个月的房租,“这还不包括每个月上网30块,水费10块,电费二三十块。”小刘大专毕业后就从老家来到北京打工,“干得好的时候能有四千块钱,不好的时候也就两千多不到三千块钱。”

  昏暗幽深的地下室中,一条长长的通道两侧,上百间房屋门挨着门地挤在一起。弯过几道楼梯,深度越来越深,可以闻到的霉味也变得更加明显,混杂着公用厕所的味道,有些刺鼻。

  张俊刚刚毕业来北京闯世界,地下室也成了他在北京临时的“家”。他和老乡共同租住一间地下室,8平方米550元。除了电脑,一台电磁炉是为数不多的家用电器,“平时用它做个饭,还能省点钱不是。”两张单人床占据了房间中大部分空间,拉杆箱、小柜子、纸壳箱让狭小的空间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电磁炉在凳子上冒着热气,张俊的眼镜片上有一层白雾,“我这屋是一开门就上床,其实这屋子主要就是睡觉用的,其他功能都是次要的。”

  张俊的邻居中,多数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从事导购员、服务员、快递员和做小生意的人,“一般工资也就是两三千块钱吧,这点钱租别的地方也租不起啊,这屋子不隔音,说话大声了,边上就能听见。”最让张俊发愁的是每到夏天,地下室会显得更加潮湿,洗好的衣物很难晾干,“总是湿乎乎的,还有一股霉味。”

  地下室·寄居现象

  新老小区群租普遍

  空房不多几乎都住满

  双桥地铁附近的一个新建小区中,记者以租房人的名义来到地下室寻找出租房源,“有宽带、热水、卫生间,还有摄像头监控能保证安全,出门几分钟就是地铁,房子也不贵,三四百元的有,五六百元的也有。”老板拿着一串钥匙,打开一间房间,“就剩这一间了,是500块钱的,你要是看上了就定了吧,要不估计这一两天就得租出去。”

  在离这个新建小区不远的小区中,出租地下室房源的信息在网上可以找到,一位女管理员告诉记者,房间大小决定着价格,“300块钱到800块钱的都有,看你能承受哪个价的了。”

  记者按照论坛中留下的租赁电话和地址找到通州果园的一个小区时,管理员告诉记者,地下室已经全部出租,没有空余房间,“你要是早来两天就好了,刚好腾出来一间,再等几天吧,说不定那时候有房间。”

  探访了多个城区的小区,调查发现新建小区与老旧小区中存在出租地下室的现象较为普遍,每个小区少则几十间多则上百间的出租房中,空余房间并不多,几乎被租客住满。

  在双桥附近的一间地下室居住的小宇和小李是高中同学,毕业后来到北京,起初住在昌平区城乡结合部的平房中,但是他们在东部找了新工作,“住那边不行了,上班太远了,住地下室两个人一个月四五百,还能接受。”小宇从网络新闻中看到,10月份北京租金均价为3654元/月/套,这让收入不高的小宇吓了一跳,“我一个月工资都租不上一套房子。”

  小宇和小李是散落在北京各处地下室中的普通租客,“鼠族”的称呼也被扣到了他们的身上。据北京民防局统计,在北京像小宇、小李这样居住在人防工程中的流动人口有15万左右。而在北京市住建委2009年的统计数据中显示,北京的1.7万套普通地下室中,还居住着近80万人口。

  地下室·罚难挡利

  层层转包违规逐利

  百个房间年收入66万元

  张俊也在担心,明火做饭、私接线路的行为在地下室中十分普遍,“空间小,人又多,稍微不注意,就容易出点意外。”

  一位承租地下室的承包者称,承租人在管理上要求的十分严格,同样制定了相关的规范贴在通道中。但是地下室出租存在着一定的安全隐患,租客、承租者、物业也都在这种需求下获得自己相应的利益。对于地下室出租的历史,要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当时政府提出“以用促管,以洞养洞”的方针,鼓励使用人防工程,并收取一定的使用费。当时的承包人开始利用人防工程开办地下旅馆,但数量并不多。但是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这种局面变得大为不同,地下室的租赁变得火爆。

  这位承包者表示,承包者一般通过物业或是通过地下室所有权单位进行承包,再进行相关改造后转租给租客。对于清理包括地下室在内的人防工程的禁令,承包者并没有过分在意,他一再向记者表示,“我们是经过验收的,想住多久你就能住多久,不会被清理的。”至于验收的名目和单位,承租者则闭口不提。

  这位承包者算了一笔账,将地下室隔成100个房间,每个房间的租金在300元至800元不等,平均每个房间每月租金在550元,每月的租金收入为55000元,年收入为66万元。“相关部门对地下室的行政处罚手段一般是警告和罚款,罚款一般也就是万八千块钱。”对于承租一个地下室的价格,承包者将其视为“商业秘密”,“反正是有的赚,要是赔钱谁还弄这个啊。”

  每个地下室的规章制度被做成了纸板,贴在通道上,禁止使用明火、禁止私改线路等行为,但是在承包者眼中,这些规定仅仅是规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只要别太过分,谁家过日子不做饭,不用电。不让租户用电、做饭,谁还来租房子。”

  地下室·何去何从

  清理不如统一管理

  “搬到上面房租

  承受不起”

  对于地下室禁租令,29岁的胡晓峰倚靠在墙上不免有些担心,“地下室要是都不让住了能去哪住,搬到上面一个月两三千块钱的租金,根本无法承受,只能找城乡结合部的平房住了,上下班得几个小时。”

  胡晓峰的妻子勉强露出笑容安慰道,“要实在太累,费用太高,那就回东北老家,哪还没有口饭吃啊。”胡晓峰微微地点了点头。

  去年5月16日由北京市法制办公布的《北京市人民防空工程和普通地下室安全使用管理办法(修正草案征求意见稿)》。根据《征求意见稿》,北京市非居住用途的普通地下室将被禁止出租,开办旅店、幼儿园、医院等。

  一位社区专家表示,北京的地下空间,也就是市民所俗称的“地下室”可大致分为三类,由民防部门管理的人防工程,作为公共设施,为保证其使用功能故不能任意租售;由住建部门管理的普通地下室,功能是用于地下储藏空间,同样属于公共设施,不能进行居住;第三种是作为公用建筑面积分摊到业主头上,地下室的管理权归社区的业主委员会所有,任何单一业主都不能自行对地下室进行租售。如果是具有单独产权或与房屋共同具有一个产权证的地下室,此类地下室产权归业主所有,业主有权利对地下室进行相应处置。

  “清退租住在民防工程地下室的租客,对于一些租期未满的承包者来说,势必要涉及到补偿金的问题,同时也涉及到租客何去何从的问题。”社区专家表示,与其对租住在地下空间的租客进行清理,不如制定相关安全、经营规定,对地下室进行统一管理,定期检查消除安全隐患,让符合条件的地下室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相关人群的居住问题,同样也能创造一定的经济利润。

  “为什么会选择地下室,是因为地下室性价比高,现在我们还住不起高楼。”小刘已经换过4个地下室,和他一样,许多“鼠族”希望能在现在的地下室中多住一段时间,不是很快又有管理员被通知清空,去寻找新的生活空间。赵喜斌

  (北京晚报 赵喜斌)

channelId 1 1 1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