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结构调整阵痛货币遇阻 财政或成托底抓手

发布时间: 2012年05月19日 07:2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国经营报

  刘晓午

  陆续发布的4月经济运行数据多数下滑的现实更像是为实体经济的萧条提供了注脚。

  继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甚至用电量增速出现下滑后,中国人民银行15日公布的初步数据显示,4月金融机构外汇占款余额为255888.21亿元,较3月减少605.71亿元,出现了今年以来首次负增长。

  伴随着令市场失望的经济数据出现的是越来越高涨的政策放松呼声。

  5月18日起,央行下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而在市场看来,这一措施不仅有“迟到”之嫌,且并不足够。

  工业生产探底

  2012年1~4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仅11%,明显低于去年同期13%以上的增速。现在这种颓势也正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中有所体现。

  “目前行业数据还没有出来,但从企业经营反馈来看,今年第一季度全行业都较差,形势很严峻!”上海电缆研究所的资深专家马汝亮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

  在马汝亮看来,与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相比,这次冬天会来得更加漫长,有些电缆企业可能会面临生死存亡的风险。

  电线电缆行业是机电行业中,仅次于汽车行业的第二大行业,又被喻为国民经济的“血管”与“神经”,这个行业的一举一动影响着原材料及机电制造等产业链上下游。

  电缆业目前面临的困境也与下游行业疲软相关。

  电缆主要需求在于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等领域。在房地产调控的持续发酵下,前4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仅20.2%,创下近十年新低。而专家们认为随着政府GDP预期目标的下降,这一投资增速仍有下行空间。

  四月公布的经济运行数据则提示着经济处于下行周期的现状。

  4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9.3%,比3月份回落2.6个百分点,创下近三年来新低。与此同时,国家能源局公布,4月份我国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3.7%,增幅创下自2011年1月以来16个月新低,其中工业用电量仅同比增长1.55%。

  “目前国内经济还处于底部波动时期,国际经济形势也未明显好转,外贸出口不力,而内需又不足够旺盛,这就使得钢铁、水泥等基础产业生产过程的恢复较往年要长一些。”国网能源研究院副院长胡兆光分析。

  高盛中国经济学家宋宇认为,4月份实体增速异常疲弱,GDP预测面临明显下行风险,4月份流动性状况收紧和重工业领域库存调整,可能是工业增加值数据下滑的主要原因。

  来自机构投资者的预期更为悲观,东吴基金首席策略规划师陈宪表示:“4月的宏观经济数据,令人担忧,虽然中国不公布月度GDP数据,但从工业增加值推算,4月GDP的增幅可能低于7%。”

  在他看来,目前经济形势非常严峻,已非能否软着陆的问题,经济再次探底的风险加大。

  政策放松力度不够

  超预期走弱的经济形势与决策层对于政策放松尺度的拿捏仍显犹豫和谨慎不无关系。

  5月12日,央行再次宣布下调存款准备金率50个基点,释放出约450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这一举措在市场分析人士看来,已经是一次迟到的调控。

  梳理央行近一两年的货币政策调整便可发现,面临本轮经济下滑,央行货币政策的调整均有滞后之嫌。

  宋宇指出,在3月份货币政策放松之后,4月份流动性大幅收紧,至少部分导致了实体经济增速放缓。

  4月社会融资规模为9596亿元,比上年同期少4077亿元。其中,4月人民币贷款增加6818亿元,同比少增612亿元,创下今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4月M1的增幅只有3.1%,说明整个企业的经济活动基本上处于凝固和静止的状态。”陈宪进一步分析说。

  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从新增贷款结构分析,大部分新增贷款来自短期的流动资金贷款或是票据贴现,并非中长期贷款,这意味着要么企业投资需求仍然较弱,要么基础设施支出并未获得大量的资金支持,要么两者兼具。

  就在4月流动性大幅收紧的同时,房地产调控仍在继续推进。前4个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18.7%,较一季度月环比回落4.8个百分点,较去年同期回落15.6个百分点。

  在平安证券固定收益部研究主管石磊看来,从一些先行指标看,房地产投资仍可能会维持向下的趋势,房地产企业资金链仍在恶化。而同时,投资购房者比例正在大幅降低,部分机构开始呼吁放宽对首次购房者的限制,推动房地产调控结构性宽松。

  只是,暂时性的经济运行数据回落未必会对决策层考虑政策预调微调时机起到决定性作用。

  新近发布的央行《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就写到“长期保持平稳较快发展的基本面没有发生变化”。报告同时仍然提出对通胀的担忧,“在刘易斯拐点逐步到来、国内劳动力供给趋紧的大背景下,劳动较为密集的农产品、服务业以及资源性产品价格仍存在趋势性上涨的动力。一旦需求扩张,潜在的涨价动力就可能重新显现。”

  这个总结传递出一个明显的信号:控通胀仍是国家考虑政策微调的重要参照因素。

  存准下调仍有空间

  事实上,银行间市场利率自5月初起已降到一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因此单从银行间流动性管理的角度而言,并不需要迫切地下调存款准备金率。

  “所以,本次下调存准率可视为一个政策信号,表明政府在4月份实体经济活动明显走软的情况下进一步放松政策的意愿。”宋宇说。

  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则表示,此次降准显示了在海内外风险加大之下,决策层有望加速政策调整以稳定经济增长的意图,信号意义十分明显。

  “到目前为止,政府在保障房和一些基础设施项目上所做的努力似乎并不足以阻止实体经济继续下滑。”汪涛表示,瑞银已下调二季度GDP同比增速预测至8%,并下调2012年全年GDP增速预测至8.2%。

  “现在的政策不太能够使经济如此前预期那样在二季度迅速强劲地反弹。”他强调,“政府可能会进一步放松信贷和财政政策以支持经济增长。”

  央行最新公布,4月金融机构外汇占款余额较3月减少605.71亿元,这是今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这引发了未来进一步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预期。

  沈建光分析表示,考虑到短期通胀有所回落,外汇占款低于去年,支持投资的政策将带动中长期贷款需求,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确有必要。“ 预计今年还有3次下调空间。”他说。

  宋宇认为政府眼下面临着将经济增速保持在官方目标以上的巨大压力,进一步放松举措将很快出台。不过,鉴于通胀等因素,政策放松的幅度将远小于2008年末。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货币政策趋向宽松的同时,国家财政支出在悄然加大,这成为4月黯淡经济数据中少有的亮点。

  前4月份国家预算内资金累计增速28.7%,较第一季度提高了3.8%;中央项目投资增速尽管为-4.1%,但较3月大幅提高了5.6%;同时,电力、水利、道路运输等基础设施行业投资增速也有所提高。

  石磊认为:“看起来,政府投资的回升,中央项目投资低位回升,政府预算内投资资金进一步上升,可以判断政府已经加快项目的推进和审批,有望逐步对冲民间投资的下降,托住经济,防止经济硬着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