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贵州仁怀大跃进式建酒厂:白酒毛利率数倍于楼市

发布时间: 2012年05月24日 16: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寄生茅台

  贵州仁怀,一个因茅台酒而名闻天下的“中国酒都”,如今身陷双重困局:其一,以茅台酒为代表的白酒业数倍于楼市的毛利率,使得当地政府在用地极度紧张的情况下,不惜冒违规风险圈地、引资。在《中国新闻周刊》数日深入调查后发现,该市疑似存在征地程序违规问题,甚至在其正着力打造的产业园区内,竟存在诸多各类证件全无、手续不齐的“三无”项目。

  其二,同样和巨额利润紧密相关,似乎是“假茅台”的旧话重提。但是,本刊记者的调查采访不仅暴露出有关方面存在监管不力的情况,尤其揭示出茅台公司周围各种人、小酒厂等基本市场主体对该公司庞杂而隐秘的种种寄生关系,而这一客观现实,显然已经不容茅台公司及有关部门回避和忽视。

  仁怀“大跃进式”违规建酒厂

  白酒暴利引发资本角逐,贵州仁怀市政府为吸引投资,不惜冒违规风险,为资本大开绿灯

  “全国白酒看贵州,贵州白酒看仁怀”“举全市之力建设园区”,尚未进入仁怀市区,关于园区建设的标语就不断闪现于路两侧。

  穿过仁怀市区,沿着九曲盘山路,顺着赤水河茅台河段下游——赤水河支流五岔河谷地带行进,深入河谷,就可到达正在建设中的遵义市仁怀名酒工业园区生产区。2010年4月,该工业园区成立,以“一园多点”的形式布局,并按功能划分为酱香型白酒生产区和酒类配套产业区。

  人为酒让路

  5月11日,中午刚过,李玉民(化名)蹲在政府临时搭建的简易房前,嘴里叼着烟,“那就是我曾经住的地方。”他指着对面不足百米正在建设的工地说。

  李玉民是仁怀市三合镇卢荣坝村坪上村民组农户。根据三合镇荣昌坝名酒工业园区项目建设需要,去年3月,他和镇政府签订了“房屋搬迁拆除补偿安置协议”,最后得到政府兑现的房屋以及附属设施补偿安置费12万多。

  在“补偿安置形式”上李玉民选择的是“划地安置”。今年年初,他搬入政府搭建的临时过渡安置房。“镇里当时答应一年内划地安置建房,都一年多过去了,该承诺还没兑现。当初镇里希望农户支持经济建设,我们做到了,他们却不诚信!”他的语气中有失望也有气愤。

  在土地问题上,与李玉民同在一个村民组的农户于正勇(化名)感觉自己简直是受到了一场欺骗。

  2010年5月,镇里来人给每户村民做工作,劝说农民土地流转。于正勇最担心的是“土地没有了今后如何生活?”为此,他给远方做律师的亲戚打了个电话,咨询有关土地流转的相关法律规定。

  “亲戚告诉我,中央文件规定农村土地流转不得改变土地集体所有性质和土地用途,不得损害农民土地承包权益。”听到亲属解答,于正勇稍感心安,遂于去年11月和村委会签订了“土地权属流转补偿协议书”。之后,他把协议书发给了上述亲戚。

  “亲戚说,我的土地属于一次性补偿,土地用于工业园区建设,以后不可能再种庄稼了!”于正勇颇显无奈。

  仁怀名酒工业园区酒类配套产业区所在的仁怀市坛厂镇樟柏村的村民则显得有些“主见”。去年2月,樟柏村有上百名村民联名的申请报告提交到坛厂镇政府,提出:在就业等具体安置上,要求用被流转的土地以股份制形式参与企业入股,借鉴沿海土地流转经验,参与企业分红。

  但是,坛厂镇政府未予回复。随着工业园区建设逐步扩大,沿赤水河支流五岔河谷地带村庄的数千农户房屋将面临搬迁,三合镇卢荣坝村正是其中之一。据《贵州日报》2011年11月报道:仅荣昌坝生产园区就需搬迁房屋800多户,征用土地3000多亩。

  2010年春节刚过,仁怀市政府以及三合镇政府的官员以及公安、司法人员不断出现,开始以流转名义征收房屋和土地。该市公、检、法、司四家联合发布通告称:“严厉打击破坏名酒工业园区建设行为”。

  “政府搞公共项目建设,我们应该让路。但是工业园区属于商业项目,政府把土地卖给企业属于商业行为,对此我们是否该支持?”于正勇反问。

  “边干边审批”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44条规定:建设占用土地,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应当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

  长期关注土地征收案件的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在明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如果按照正常土地征收程序,一般存在周期长、征收费用大、招商困难等问题,“一些地方政府往往存在‘未批先用’等违法用地现象。”

  据坛厂镇樟柏村村民熊登洪介绍,自2010年初开始,政府让村委会动员村民签订“土地权属流转补偿协议书”,实行一次性货币补偿。

  在得知土地将被永久征收后,樟柏村村民徐兴海等人开始向镇政府有关部门索要有关征地审批手续。“去年3月,在镇政府二楼,我们向园区管委会领导要关于土地审批手续时,该领导说边干边审批。”徐兴海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中国新闻周刊》向仁怀名酒工业园区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仁怀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连刚了解园区土地审批手续问题,他表示在外地出差,无法接受采访。

  据《土地管理法》第45条:基本农田及其以外的耕地超过三十五公顷的、其他土地超过七十公顷的征收均由国务院批准。

  杨在明指出,有些地方政府为规避法定审批权限,往往将单个建设项目用地拆分报批,从而使该建设项目在自己的审批权限内得以顺利实施。

  2004年10月,国务院下发《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明确规定,严格依照法定权限审批土地。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的审批权在国务院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不得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规定下放土地审批权。严禁规避法定审批权限,将单个建设项目用地拆分审批。

  徐兴海说,樟柏村现在被征收的土地有2000多亩,多属于基本农田和耕地,“其中有的土地几年前被确定为茅台酒厂有机高粱种植示范基地。”

  “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也有造假的,我根本没有房屋要拆!”他递给记者一份“房屋搬迁补偿安置协议”,其中关于房屋占地面积以及附属建筑物面积均是空白,只有补偿数额。

  紧张的土地

  “现在工业园区建设最大的困难是土地紧张。”5月11日,仁怀市委宣传部新闻科长陈连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

  今年2月,出席遵义市政协四届一次会议的政协委员、仁怀市工商联主席邓帆提交的“关于仁怀名酒工业园区建设有关问题亟待解决的建议”中就指出:园区所在乡镇全部工矿用地规划指标仅为407公顷,到2015年,园区白酒年产量将达到20万千升,需用地1025公顷,现规划指标根本无法满足园区建设发展需求。同时,有入驻意向的企业较多,用地需求量大,但受土地年度用地计划影响,建设用地报批困难,一方面影响了工作的正常推进与企业融资;另一方面违法用地总量大,存在极大风险。

  他由此建议,协调省政府追加该园区建设用地规划指标700公顷,并采取对园区内部分重点项目实行用地“点供”(即“点式供地”)的办法,解决土地紧张问题。

  同样,据《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一份仁怀市委、市政府在2011年6月所做关于“仁怀市白酒产业发展情况汇报”文件中,也有上述类似表述。文件中称:按照新规划目标测算,仅酒业发展用地将新增16692亩(约1113公顷),加上配套设施需建设用地(不含水利设施)2009公顷,恳请省政府对所需用地列入“点供”项目予以保障。

  辽宁省国土资源厅原副厅长周远波此前曾撰文认为:所谓点式供地,就是改变原来在计划指标分配上的“大锅饭”、“一刀切”平均分配的供地方式,实行差别化供地。优先安排“点”供一些基础性项目、公益性项目、民生项目,国家产业政策鼓励发展的高科技和环保等产业项目。这些项目在已分配计划指标的基础上可单独向省政府申请用地,最终由省政府单独下达指标、集中供地。

  据去年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白酒、酒精生产线被列入限制类产业。

  根据2006年国土资源部、国家发改委制定的《禁止用地项目目录(2006年本)》,白酒生产线和酒精生产线(除燃料乙醇项目外)被列入国家禁止用地项目目录。凡列入其中的建设项目或者采用所列工艺技术、装备的建设项目,各级国土资源管理部门和投资管理部门一律不得办理相关手续。

  “新建、扩建和改建白酒和酒精生产线需要新增用地的,各级发改委和国土部门一律不得办理有关手续,但是有些地方政府为了发展地方经济,往往突破这种限制,变相扩大产能。”国家发改委产业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该负责人表示,这一产业政策意味着投资者不能再投资新建白酒和酒精生产项目,现存的白酒和酒精生产企业也不能再以征地改扩建方式扩大产能产量,但是有些地方以技术改造、工艺改革、设备更新等技术进步的方式来扩大产能产量。

  据《中国新闻周刊》调查,仁怀名酒工业园区引进的企业大多以“异地技改项目”名义进行。

  “大跃进”式开发

  在工业园区酒类配套产业区的黔国酒业施工现场,《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没有找到相关施工项目的介绍。

  同样,在荣昌坝生产区的君丰酒业施工现场“工程概况”宣传牌上,“施工许可批准文号”一栏空白。

  黔国酒业工程项目负责人王元发(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想要了解是否有施工许可及土地审批手续需找政府。与该项目一路之隔的南国酒业胡姓负责人也表示无法提供施工许可以及土地审批手续。

  在荣昌坝其他几家白酒企业,当记者询问施工许可证时都表示无可奉告。

  5月14日,在仁怀市党务政务综合服务中心的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服务窗口,《中国新闻周刊》就名酒工业园区已引进的白酒企业相关手续进行调档。其中有君丰酒业、夜郎古酒业、金茅古酒业、怀庄酒业、黔国酒业等企业,均未查询到施工许可。

  其中,截至去年7月份,工业园区曾为君丰、夜郎古、金茅古统一办理过规划许可证,但没有施工许可证。

  在环保局服务窗口,除天长帝白酒企业由贵州省环保厅办理环评审批外,没有查询到其他白酒企业的相关环评批复。

  在仁怀市住建局,对于《中国新闻周刊》所要核实园区已引进的白酒企业是否已办理开工问题,其办公室主任王小军表示,只有市委宣传部发函,才能接受采访。仁怀市环保局办公室王姓负责人也拒绝接受采访。

  据知情人士透露,白酒产业属于国家限制类产业,因此相关审批手续相当严格。根据贵州省环保厅关于项目环评审批的分级管理规定,白酒行业应由省环保厅审批。

  “通过仁怀市和遵义市的积极协调,省环保厅解放了思想,给予了大力支持,目前已将园区内白酒项目全部下放到遵义市环境保护局进行审批。”该人士说。2012年1月20日贵州省环境保护厅《关于遵义市仁怀名酒工业园区白酒企业项目环评审批有关事项的请示的复函》也证实了此说法。不过,5月15日,记者在遵义市环保局亦未查到工业园区白酒企业环评批复。

  据《中国新闻周刊》调查,2010年下半年,工业园区引进的企业就已经开始施工建设。次年11月,工业园区引进的大唐酒业就已正式投产。

  今年2月10日,在仁怀名酒工业园区建设工作会上,该市市委常委、园区管委会主任何勇在总结2011年园区建设工作时称:去年,该园区共实施建设项目42个,年内投产项目9个。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向园区管委会了解项目手续事宜,该委办公室工作人员蒋杰称,管理企业项目相关手续的负责人出差,无法提供相关资料。对于在赤水河支流旁建酒厂会否造成污染,他表示,已投产的企业建了临时蓄水池,目前在生产区的企业正在建污水处理设施,估计5月底能投入使用。

  “按照环保有关法律规定,企业在施工前要获得环保部门环评批复,但是政府为了上项目,环保部门也不敢过多干预。”当地环保部门官员显得也很无奈。

  一位不愿具名的仁怀市领导坦言,仁怀名酒工业园区也是想借助茅台酒谋求更多地方经济发展。

  同花顺数据显示:2011年60多家食品饮料上市公司的销售毛利率中,贵州茅台以91.57%最高毛利率稳居榜首。据《成都晚报》今年3月报道,目前,白酒行业平均毛利率超过了70%,贵州茅台毛利率连年保持在90%以上。

  这样的巨额利润,使得仁怀市耗巨资建造白酒工业园区,并引来资本的角逐。工业园管委会副主任陈亚海此前曾表示,2011年,海航集团就以近8亿元收购了有“二茅台”之称的贵州怀酒厂60%的股份。

  据悉,目前工业园区已有40多家亿元级企业进驻,星河湾、中粮集团、贵州省桥梁公司等60家企业正在排队等候。

  据《贵州日报》报道:2011年贵州明确提出要把仁怀市打造成“中国国酒文化之都”。由此,仁怀市提出到2015年,确保全市白酒产量翻两番,达到50万千升以上,力争达到60万千升;白酒工业总产值力争达到1000亿元。把仁怀建设成中国最大酱香型白酒生产基地。

  为完成上述目标,仁怀工业园区开始上演“大跃进”式开发建设。上述仁怀市官员透露,在园区建设上,有领导提出“基本合法、基本可行、基本具备条件”的项目就可以开工,边干边报批(手续),要学会“弯道超速”。

  2011年,仁怀市市域经济综合实力跃居全省经济强县市第1位、中国西部百强县市第31位。贵州省527户白酒生产企业中,仁怀就集中了359户,占全省白酒企业的68.12%。

  遵义市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认为,工业园区很多手续没有批下来就进行开工建设,“其中一个原因是贵州经济发展太落后,着急脱贫。”

  “即使是为了加快经济发展,也要按照程序办事,不能冒进,更不能违反相关法律规定。”该官员坦言。(记者 王全宝)

  编辑: 宁波标签:

责任编辑:刘水

热词:

channelId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