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邵宇:A股估值已至历史低位

发布时间: 2012年08月15日 09: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证券时报网

  

  证券时报记者 谭恕

  8月7日的外滩老码头,正忐忑等待即将到来的今年第11号台风“海葵”,这场号称60年来上海最大的台风为国际金融都市增添了几分不安。阴云密布的又岂止外滩上空?还有中国经济和A股的前景。

  几乎同时,糟糕的数据出炉,预示着三季度企业盈利可能继续恶化。尽管中央政府已于5月采取措施稳增长,但7月份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进一步滑落至9.2%。由于基建和房地产投资增长乏力,重工业生产明显放缓,工业品出厂价格继续下跌,CPI则同比增速进一步下滑至1.8%。A股的悲观情绪进入集中释放期。

  “莫让浮云遮望眼”。站在东方国际金融大厦26楼的窗边,远望天边翻滚的乌云,东方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邵宇乐观地判断:“中国A股估值已经是历史低位,底部正在探明。”

  用脚投票还是抄底?

  今年7月份,完成长达6个月的“微中国”系列调研后,敏锐的职业嗅觉让邵宇的策略思路先于A股提前转向乐观。比如,他预计,5月份以来,周期股、成长股丢盔弃甲之后,B股、ST股再接力杀跌,A股执意下行,资产价格轮番雪崩。

  “这都正常!这是悲观情绪的集中宣泄。市场无法看清楚中国短期、中期乃至长期的经济前景,这正是A股下跌的原动力。”

  在他看来,短期趋势担忧者看不清经济何时见底,会选择抛售周期股;中期趋势不明者担心改革转型无望,抛售成长股;长期趋势失望者认为全球化红利消散,则抛售消费股。近日以白酒、地产为代表的前期强势股连跌,邵宇认为,已近似杀跌力量的最后一环。一旦存量资金的抱团取暖瓦解,则去年年底的惨烈一幕会再度上演。

  “判断短期底部的标准是,悲观情绪是否已无以复加,是否已经全面反映短中长期悲观预期,这种三重因素叠加是难得的集中宣泄,这之后……就有机会。”邵宇说。

  “实际情况更可能是短期稳得住,例如一些先行指标——相对订单指数和景气预期指数正逐渐改善,社会融资总额也在发力,经济能在三季度见底;中期转型也转得了,长期的人口红利问题既不是那么迫切,也有足够的政策调整时间和空间,”但他强调:“现在,中国A股又到了到底是‘用脚投票’还是‘抄底’的时候,对未来形势的判断至关重要。”

  经济转型难一蹴而就

  担任策略分析师前,近20年金融经济游学经历、对经济理论的热爱和深度研究,形成了邵宇缜密的宏观逻辑和投资策略架构。其分析全球经济格局的《三次失衡,三个世界,三足鼎立》一文,被上海金融学会最新一期青年金融论坛授予特等奖,获得业内肯定。

  “投资者也许只是买一只股票,而策略研究员需要看透全球经济、政治、地缘政治,甚至历史人文。”回顾A股有史以来的大调整,在悲观者看来,2008年后的大调整类似1997年回归前后的香港。与香港主权交接和制度转换类似,今年有中美等68个主要经济体要完成换届。当时东南亚金融危机导致香港移民潮和资本外逃,而当前主权债务危机和货币体系危机交汇,中国再掀移民潮。

  但邵宇乐观地认为,当前中国与1945年二战刚结束后的美国更为相似。从美国拥有最多黄金储备、中国拥有全球最多外汇储备,到美国拥有全球最大产能、中国到处产能过剩,有世界最多的水泥、钢铁、电冰箱等,还成为最大的麻烦,再到二战后美国婴儿潮孕育全球最大潜在消费,中国由农民工和农民实现的50%半城市化率,潜在消费人口为美国总人口3倍多。换句话说,中国在30年全球化环境下换来了一个一线大国的胚子,但这仅仅是序曲。

  邵宇注意到,美国至少做对了三件事情才成功成为世界强国——执行马歇尔计划,输出产能;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树立美元霸权;共和党延续民主党的大缓和政策长达20年,成功培育庞大中产阶层。而当前中国也正在努力输出产能,人民币加入全球货币竞争,政经体制改革也在不断深入。新三驾马车引擎正启动:深度城市化、以大消费和消费升级、以人民币国际化,同时辅助增量阳光法案及公共财政法案等制度支撑。

  “这就是一个Ctrl(顶层设计)+Shift(升级GDP锦标赛)+Del(改革)的系统热重启过程。”邵宇这样比喻。

  “中国在走向一线大国的正确路上。”邵宇也强调,“没人说这很容易,但正能量会越聚越多,毕竟美国经济转型用了近20年时间,日韩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也费时15年左右。”

  流动性盛宴即将谢幕

  “每一位策略师都有独特的‘解释世界的方式’。”邵宇说。

  邵宇认为,推动股价的无非是来自实体经济的增长或流动性和风险情绪的改善,即资产价格=市盈率(PE)*每股盈利(EPS)。随着经济转型,中国A股盈利模式正发生本质性变化。

  过去16年,中国广义货币供应量M2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1.67%。未来,中国流动性的供给机制和供给水平都会有重大变化发生,M2年复合增速或降到14%。十余年主动加被动的流动性盛宴即将谢幕,流动性的转折点意味着大变革时代即将来临。

  历史经验看,A股的关键驱动力是广义套息交易,全球宽松货币和无孔不入的热钱成幕后总导演。而中国一度采用的强制结售汇制度,最终形成奇特的流动性供给机制。美元一旦结售汇,就形成双重投放:在中国这些美元兑换为基础货币,中国货币政策被绑架,央行成了美联储一个大储备区分行;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外汇储备投资渠道狭窄,大量美元储备用于购买美国国债,相当于中国央行向美国投放美元基础货币,一直在替美联储执行量化宽松政策。这就是美元的双重投放和循环膨胀,它是所谓中美失衡和金融危机的货币根源。

  流动性的转折点涉及经济发展模式、货币供应方式、资本管制政策、人民币国际化及资本市场的投资理念和风格的转变。随着流动性退潮,资产价格长期靠PE上升推动的情况或不复重来。未来格局可能是,当货币供应回归中性以后,以每股盈利(EPS)增长推高资产价格将有望成为A股发展的主要方向。

  “由此,慢牛行情也应由流动性推动向基本面推动转化。这是新的中国股价上涨逻辑。洗尽铅华,价值投资才是适合中长期投资者的主流方法和理念。公式里两个要素的内生式变化,则预示了中国A股的变化趋势。”邵宇说。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