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观点频道

中国企业负债率高在哪儿?

发布时间: 2012年09月12日 07: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事情缘于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的一次公开预警。”  今年年初,中国银监会发布《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2011年报》显示,截至2011年底,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总额113.3万亿元,同比增长18.9%;负债总额106.1万亿元,同比增长18.6%。

  8月,中国企业负债率问题成为业界热议的话题。

  事情缘于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的一次公开预警。李扬表示,OECD(经合组织)认为,企业的负债如果占GDP的90%就很危险了,而2011年中国企业的负债占GDP比重已达107%。

  此前,李扬曾多次对中国企业的负债率表示过担心。他认为,虽然中国总体债务率不高,但非常值得关注的是,中国企业的债务率是极高的,在其所研究的20多个国家中是最高的,直逼陷入深度危机的国家。

  《中国经济周刊》从中国社科院获悉,今年9月,该院将公布一份关于国民负债水平的报告,其中也包括中国企业负债水平的研究和分析。

  作为报告参与者,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殷剑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我们做这个报告,希望能客观公平地反映中国国民和企业的负债水平,给金融改革和决策提供数据方面的支持。”

  企业负债多少合适?

  银行负债率最高

  这不是中国社科院第一次做相关统计了。中国社科院4年前的研究表明,2008年中国企业的平均负债率约为58%,这意味着4年间企业的负债率已经出现了快速增长。

  这一看法并非孤例。全球知名评级机构标准普尔也认为,截至去年底,中国私人部门(居民和私人企业)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为131%。尽管远低于美国和英国(约为200%),但对一个发展中国家而言,这个数字已经非常高了,因为发展中国家的正常水平约为50%。

  国家发改委投资研究所研究员王元京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从企业财务角度上来判断,一般来说,将资产负债率控制在70%以下是较为合理的,这兼顾了企业负债风险和利用财务杠杆发展自身两方面的要求。如果超过这个指标,银行可能从对企业所处行业和自身情况进行分析,从而审慎放贷。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由于中国属于发展中国家,较快的经济发展可以容忍较高负债水平。海通证券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这些年来中国企业的负债一直都比较高,很多企业都在70%以上,这有其合理的因素,中国经济长期处于上升通道,负债越高,企业发展的速度越快,当中就存在杠杆的问题。如果遭遇经济增长拐点,高负债非但不能帮助企业加速发展,反而会让企业的资金链处于紧张,因此不同经济发展周期,企业负债水平应有所不同。”

  在采访中,不少研究人士也认为,如果中国经济长期增长率放缓,企业的负债率应该从高位下降到50%~60%的较为安全的水平。

  事实上,由于行业不同,企业究竟应该有多少的负债水平也不尽相同。Wind资讯向《中国经济周刊》提供的今年一季度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排名显示,剔除ST公司,银行板块高居榜首。例如兴业银行的资产负债率达到了95.25%,华夏银行达到了94.69%。

  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教授严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对于银行来说,高负债是其行业性质决定的,存款就是其负债,通过吸收存款使其资产总额数倍于自有资本从而进行营利。”

  今年年初,中国银监会发布《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2011年报》显示,截至2011年底,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总额113.3万亿元,同比增长18.9%;负债总额106.1万亿元,同比增长18.6%。这使得金融机构负债水平达到93.65%。

  记者了解到,除银行外,高科技行业和知识密集型企业也拥有较高的负债水平,这些企业往往缺少固定资产,而以专利技术或无形资产作为抵押获得银行贷款或其他借款,然而其高成长性往往能够掩盖住其高风险所产生的高负债,使其快速发展。

  谁在拉高企业负债水平?

  地方融资平台高负债难消化

  事实上,除了银行的高负债经营拉高了中国企业的整体负债水平之外,另外两大因素来自于广大中小企业和地方融资平台。

  浙江温州、宁波是中国民营经济最发达的地区。自去年以来,企业高负债所引发的资金链断裂,已经从民间借贷向银行融资蔓延。相关数据显示,2011年末,温州银行业的不良贷款率由年中的0.37%攀升至1.36%;2012年2月,该数据增加至1.74%;而后,逐月攀升,6月末达到2.69%。

  “现在很多中小企业都存在这样的情况:2008年后,在地方政府助推之下,企业选择了依靠银行借贷或民间借贷的方式盲目扩张,一旦经济下滑或银根收紧就死了。”宁波银行总行一位内部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很多中小企业是被撑死的,而不是饿死的。”

  英国《金融时报》评论文章认为,中国可能会形成这样的恶性循环:企业去杠杆化导致经济增速下降得更快,经济增长减速又反过来加重企业去杠杆化。各方面数据显示,第二季度经济增长率会出现更剧烈的下滑。让中国企业再增加债务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中小企业存在的高负债是目前中国企业高负债的一个侧面,另一个方面则来自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的高负债,这部分的高负债相对来说也是比较难以消化的,因为其资产质量更不容乐观。”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底,地方政府债务为10.7万亿元,约占当年GDP的27%。而由地方融资平台所引起的债务总规模,目前尚不得而知。

  殷剑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企业负债率这个概念是基于企业存在资产,即负债除以资产的比例,而很多融资平台是以土地价格作为资产抵押进行银行融资的,如果土地价格下跌,那么企业负债率就会快速上升。更为可怕的是,很多地方融资平台公司连资本金都没有,靠人大或政府的担保函,连资本金都是向银行进行贷款的,那么负债率就根本没有办法计算了。”

  在采访中,很多业内人士认为,地方融资平台是企业高负债的重要原因,如果企业资产不存在了,那么无论负债多少,其负债率都是无限大的,这种类似于空手套白狼的发展模式存在着巨大隐患。

  国企日子也难熬

  当初的低成本借贷已成烫手山芋

  如果说中小民营企业是由于“先天不足”无法受到银行青睐的话,国有企业则可能因为银行业的过度青睐而走上了另一条高负债经营的道路。

  “几年前,中央推出了4万亿投资计划,各地方政府配套跟进,银根极度宽裕,可以说是追着我们放贷,我们不贷还不行,”上汽集团财务部门的苏先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银行信贷员的态度很明确,他们也是有指标的,不放贷银行就没饭吃,即便是很优惠的利率也要放给企业来完成指标。”

  然而,几年之后,在信贷催化剂作用下,国企即便是低成本借贷,在缺乏有实际效益项目的情况下,当初的借款已经成为企业营运中最为高昂的成本。

  日前财政部公布的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运行情况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营业总收入、应缴税费同比仍保持增长,但成本费用增幅高于收入增幅,实现利润甚至出现同比下滑11.6%。

  值得注意的是,其成本费用总额为189200.6亿元,同比增长12.8%,而其中财务费用猛增43.1%。所谓财务费用,是指企业在生产经营过程中为筹集资金而发生的各项费用,包括企业生产经营期间发生的利息支出、汇兑净损失、金融机构手续费,以及筹资发生的其他财务费用等。

  盲目扩张是国企在高负债情况下运营的重要原因。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今年6月,央行终于重启利率市场化改革,并于今年年中两次下调利率,这两项政策都是对国企的利好。

  那么,银行未来是否存在为国企减负的能力?星展银行大中华区高级经济师梁兆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国有企业往往被银行视为最优质的客户,实际上已经获得较为优惠的利率。银行从最好的贷款客户(国企)那里所能赚取的利差已经不足一百个基点,这样的利润水平要比过去来得低。因此,银行进一步让利国企帮助其降低负债水平的空间已经不大了。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