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公司

五矿稀土上市环评被指存疑点 赣州被污染严重

发布时间: 2012年10月23日 10: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证券时报网

  江西省赣州市周边县城,村民赵明(化名)有一天发现,他鱼塘里养的鱼突然之间全部死了,赵明认为是山上私人稀土矿排出的污水,污染了他的鱼塘,于是找矿主索赔,遭拒。

  这本来是个悲催的故事,但是赵明观察到鱼塘的水变成白色,于是灵机一动用抽水机抽出池塘水,用草酸来沉淀,竟然真的沉淀出稀土!最后赵明分离出2吨稀土,卖了40万元钱。稀土矿主听说了,反过来找赵明索赔,赵明当然不予理睬。

  这里是赣州,最近被正式授予“稀土王国”称号,累计查明离子型稀土资源储量92万吨,保有离子型稀土资源储量45.69万吨,在国内外同类型矿种中位居第一,与稀土有关的财富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稀土企业意图通过上市,募集资金以分享更多的财富盛宴。近日,江西省环境保护厅向中国证监会发函,称原则同意五矿稀土(赣州)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五矿稀土”)、赣州晨光稀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晨光稀土”)通过上市环保核查。

  本报记者翻阅五矿稀土的《申请上市环境保护核查技术报告》(简称“《技术报告》”),发现在应对环境投诉以及对饮用水源区影响方面存在两大疑点。

  如何解决稀土行业的环保问题?站在赣州古老的宋城墙上,可以看到章江与贡江的汇合口,并成赣江,流向鄱阳湖,最终入长江,近千年以来,宋城墙一直静静地守着清澈的江水,谁也不愿意看到,这一方江水被污染。

  五矿稀土环评报告疑点

  9月17日,江西省环境保护厅向中国证监会发函,称原则同意五矿稀土通过上市环保核查。本报记者翻阅五矿稀土上市环保核查的《技术报告》,发现在应对环境投诉以及对饮用水源区影响方面存在两大疑点。

  疑点集中在五矿稀土旗下的稀土分离企业赣县红金稀土有限公司(简称“赣县红金”),首先,在应对环境投诉方面,《技术报告》指出,“2011年12月29日,百灵网以‘江西赣县红金稀土排污,百姓饱受污染之痛苦’为题报道了赣县红金稀土有限公司存在环境污染问题,随后被天涯社区、上海有色网、沃华传媒网等网站转载,反映的主要问题为:企业正在生产、企业南面正在排放污水、群众反映企业常年直排废气废水。”

  《技术报告》进一步说:“执法人员通过调查确认:赣县红金已于2011年8月全面停止生产,其间无工业污染物排放,该报道发布时赣县红金仍处于停产状态。经执法人员查证,网站上登载‘该企业厂区东南角处排污口’和‘323国道南面正在排污水的管道’照片均不是赣县红金排污口。”

  但是,《技术报告》并没有说明赣县红金废水总排口的具体位置,以及与“该企业厂区东南角处排污口”和“323国道南面正在排污水的管道”的关系。

  10月11日,本报记者来到位于江西省赣州市赣县工业园的赣县红金公司门口,这家企业在停工,院内人迹罕至,也听不到机器轰鸣的声音。在赣县红金外面,即东南方向,一条在地下横跨323国道的市政排水沟正在修建,这条排水沟的水将流入500米距离内的贡江。

  “除了赣县红金,这个工业园区还有好几家稀土企业,之前这些企业的废水都通过另一条地下管道排放。由于稀土企业的废水含有一些沉淀物,经过长时间的累积,经常导致管道堵塞,一到下雨天特别容易出现积水、甚至溢出地表,直接漫到旁边居民家里,所以新排水沟设计了一段明沟,方便疏通和清理。”排水沟修建现场一位工程监督人员解释。

  因为要修建排水沟,赣县政府责令工业园区的稀土企业进行停产整顿,但是,站在排水沟旁边,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氨气味道飘上来,沟里水的颜色发绿,“在施工过程中,还是有很多企业偷偷生产、偷排废水,有的企业在地里直接挖个洞、钻个孔就把废水排出来了,很难查找的。”这位工程监督人员无奈地说。

  由于赣县红金当时正在停产,这些废水应该不是由该公司排出,不过,赣县红金的废水总排口在哪里?具体情况如何?本报记者致电赣县红金公司,“我们公司最近停产,领导都已外出。”赣县红金工作人员回复。

  “一个企业总的排污口,都在企业的厂区范围之内,如果是外面的排污口,就不会是这个企业的。”环保部有关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解释。

  赣县红金的另一大疑点是,《技术报告》指出:“赣江万安水库万安饮用水源区位于企业下游,距离110公里,企业排水对该饮用水源区基本无影响。”

  既然万安饮用水源区位于企业下游,为什么企业排水对该饮用水源区基本无影响?是因为110公里的距离足够长吗?

  “由于没有实地考察,所以不能判定110公里的距离是否绝对安全。但可以非常肯定的是,稀土行业所产生的重金属污染几乎不能降解,排入水中危害可想而知。”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对本报记者表示。

  “其实,由于山土滑坡、打雷下雨等自然现象,水中的重金属本来就有一定的百分比,如果稀土企业都能按照《稀土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的规定,做到达标排放,对饮用水源区就不会有很大的影响,一般来说,大的企业在排污方面相对比较健全。”上述环保部有关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

  稀土财富对比环保成本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和稀土相关的产业已经成为工业的主要支柱。数据显示,2011年,赣州规模以上稀土企业实现主营收入373.89亿元,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量的20.3%,税收收入为28.6亿元,对全市财政收入增收贡献率达到35%。

  赣州的稀土资源县,财政对稀土产业更是高度依赖,稀土产业税费普遍占县财政收入的40-70%。赣州的定南县是中钇富铕离子型稀土矿的主产区,2011年稀土产业实现产值32.12亿元,占全县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53.5%,上缴税金2.58亿元,占全县财政总收入的44%。

  稀土回报之高令人咋舌,在2011年,稀土产品氧化镝的价格一度飙升到近870万元/吨,“如果做了稀土生意,其他什么生意都不想做了,房地产行业的利润算个啥!如果稀土资源足够,并实现正常生产,第一年投100万,第二年变400万、500万,一点问题都没有。我有个亲戚,一年赚了2000多万。”赣州一位稀土行业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但由于经济形势不乐观、海外稀土矿山开始重启、日本进口量减少等原因,从2011 年下半年至今,稀土原料价格出现了60%以上的跌幅。

  另外,2011年10月,赣州市政府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全市稀土矿山停产整顿工作的紧急通知》,赣州境内稀土矿山全面停产。赣州市要求所有稀土开采、分离企业在环境评估、规模生产方面达到国家要求。

  由于这两方面原因,赣州许多稀土企业选择停产,这本来是进行环保整改的好时机,但是,本报记者在赣县观察到正在修建的市政排水沟里,有发绿的污水,可见依然有稀土企业偷偷生产、偷排废水。

  同时,稀土企业意图上市融资的气氛,远远浓于环保整改。

  仅赣州一地,就有起码三家稀土企业计划上市,包括五矿稀土、晨光稀土,以及赣州虔东稀土集团(简称“虔东稀土”),其中五矿稀土、晨光稀土意图以借壳方式上市。

  “借壳上市虽然不能募集资金,但是拥有了上市公司壳资源,以后融资就可以多一个平台。今年稀土价格下跌,上市时机不如去年好,但是去年稀土行业较为敏感企业难上市,今年把上市公司平台占好,可以等待时机进行融资,所以当然是上市好。”国都证券研究员袁放对本报记者表示。

  与股价、市盈率等资本市场热点,环保问题的关注度比较惨淡,挂在江西省环保厅《关于对五矿稀土有限公司上市环保核查情况的公示》,截至2012年10月22日,浏览次数只有20多次,几乎不受关注。

  关于环保核查报告本身,有资深投行人士指出,环保核查本身就是垄断市场,基本上每个地方的环保局都有固定的合作核查机构。“一份环保核查报告的费用,平均一般是200万。”一位环保核查人士对本报记者透露。

  就五矿稀土上市环保核查《技术报告》的疑点,本报记者分别走访了赣州市环保局与赣县环保局,得到的回复都是:“去问企业吧,企业自己最清楚。”江西省环保厅的回复是:“五矿稀土的上市环保核查已经通过,其他不作评论。”

  值得注意的是,企业一旦上市成功,融资额几乎都是以亿为单位,而环保违规的成本,一般不超过50万。

  根据《江西省环境保护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细化标准(试行)》,罚款最高不过50万元,其中最为严厉的罚款包括:“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环境保护主管部门的规定私设暗管的,责令限期拆除,并处10万元罚款;逾期不拆除的,处以40-50万元罚款;向生活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内水体排放剧毒废液,或者将含有汞、镉、砷、铬、铅、氰化物、黄磷等的可溶性剧毒废渣向一级保护区排放的,处以40-50万元罚款。”

  稀土清洁生产标准亟待出台

  目前,稀土行业清洁生产标准尚未发布,本报记者了解到,环保部科技标准司正在编制,稀土行业清洁生产标准亟待出台。

  稀土污染的代价极其巨大,“我国稀土开采付出的代价触目惊心,初步测算,仅赣州一地因为稀土开采造成的环境污染,矿山环境恢复性治理费用就高达380亿元。”工信部副部长苏波今年4月在“稀土协会成立大会”上表示。

  今年年中,国家42个部委组成的联合调研组认为,赣州的污染问题比较严重,该调研组在赣州经过6天的调研后,形成了一个环境报告。报告显示,稀土开采污染遍布赣州的18个县(市、区),涉及废弃稀土矿山302个,遗留的尾矿1.91亿吨,被破坏的山林面积达97.34平方公里,仅残留1.9亿吨废渣的治理需要70年。

  “稀土的开采方法,现在基本上都是用原地浸矿法,向山表皮下的矿层注入大量硫酸氨,再将吸附稀土离子置换出来,1吨氧化物的开采需要注入7至8吨的硫酸氨,而这些有毒的溶液长期残留地下,一旦污染地下水资源后果不堪设想。对于稀土开采技术,目前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有相关业内专家表示。

  “稀土生产过程中的环境污染问题日益突出。以氨氮为例,稀土行业每年产生的废水量达2000多万吨,其中氨氮含量300~5000mg/L,超出国家排放标准十几倍至上百倍。”环保部有关负责人介绍说。

  虽然,环保部与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联合发布的《稀土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自2011年10月1日起实施。但是,由于这个标准执行难度较大,有稀土业内人士对《稀土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能否真正得到各地的全面执行表示怀疑。

  如何解决稀土行业的环保问题?站在赣州古老的宋城墙上,可以看到章江与贡江的汇合口,并成赣江,流向鄱阳湖,最终入长江,近千年以来,宋城墙一直静静地守着清澈的江水,谁也不愿意看到,这一方江水被污染。(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梅影;林颖萍;袁荃荃)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