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1.5万名消费者投诉无门 上海韩影宫涉嫌非法集资

发布时间: 2012年07月24日 08: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国经济网

  

  “这分明是一场有预谋的、精心策划的大骗局!”7月20日,与《国际金融报》记者见面时,费女士怒气冲天。齐耳短发的她,看起来精明、干练,再次提起在韩影宫美容受骗的经历,愤怒中夹杂着些许迷茫:投入的数万元不知何时才能追讨回来?

  费女士口中“大骗局”的谋划者是“高档”美容连锁店上海韩影宫老板孙绍伦。资料显示,孙绍伦的美容店分布在上海、苏州、福州三个城市。据费女士介绍,“这些门店目前已经陆续关闭。”随着这些门店悄无声息地关闭,上万名消费者过亿元的预付卡金额也石沉大海。而上百位消费者的联名投诉,至今未有实质性进展。

  26家韩影宫人去楼空

  近15000多名消费者,预计每个店铺消费者的损失金额在200万-300万元,上海消费者的损失约在9900万元左右

  根据费女士的介绍,她在2009年看到韩影宫铺天盖地的宣传广告,加上“韩影宫”这个全国连锁品牌的信誉,女人爱美的天性使她成为上海韩影宫的会员,并先后投入近6万元办理了各种终身卡。然而,2012年1月16日,费女士发现,位于其公司楼上的韩影宫突然停业了。

  “昨天还在正常经营的美容院怎么说关门就关门。”这让费女士一头雾水,“打电话到韩影宫上海总部了解情况,工作人员告知员工去北京参加培训且门店装修,因此停业。”

  但两个月过去了,韩影宫依然“大门紧闭”,费女士四处打听才发现除了中联店外,韩影宫天山店、徐汇店、八佰伴店等店都同样“铁将军”把门。这时费女士才意识到自己在韩影宫预存的钱算是打了水漂。

  另一位受害人王小姐也告诉记者,最初之所以选择韩影宫是因为其利用低价甚至是免费产品吸引顾客进店消费。“随后便是美容师天花乱坠地介绍各种项目的功效,包括减肥、全身引流、电疗、微光子电波拉皮等,这些项目价格不菲。同时还劝说顾客办理终身卡,预付金额少则几千元,多则几十万元。”

  所谓的终身卡,相当于预付消费卡,让消费者先把钱存在这张卡里,以后在店里消费时便可以享受一定折扣。这种方式现在很多连锁店采用,尤以美容、餐饮等消费行业居多。

  “很多人都是几万几万地预存。”王小姐表示,目前很多在上海的消费者已经团结到一起,准备起诉孙绍伦。她给记者看了一张初步消费统计单,记者看到,消费单上的200多位消费者的消费金额基本都以万为单位,二三十万元的不在少数,更有高达60多万预存金额。

  “这些还只是一部分人,我们目前还在召集,但因为主要是通过网络的方式,有些不上网的人还不知道。”王小姐说。

  据悉,韩影宫在上海有26家门店,近15000多消费者,预计每个店铺消费者的损失金额在200万-300万元,上海消费者的损失约在9900万元左右。

  95位消费者联名投诉

  预付卡制度既不合法也不合理,但目前许多美容、美发、健身卡都采用这种预付消费的方式,通过消费合同约束买卖双方的权利和义务

  今年以来,上海市消保委已陆续收到40件涉及95位消费者针对上海韩影宫美容有限公司的集中投诉。事实上,近年来,围绕预付卡的消费纠纷逐年上升,并呈现群体性趋势。据统计,去年,上海市消保委共受理预付型消费投诉4875件,比上一年增加28.39%。仅今年4月,上海市消保委受理有关预付卡的消费者投诉就有518件,占当月投诉总量的7.1%。

  “在我国不管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还是经营性行为来说,实行预付卡制度既不合法也不合理,但目前许多美容、美发、健身卡都采用这种预付消费的方式,通过消费合同约束买卖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上海资深律师郝洋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目前在这方面也没有出台明确规定,这也给很多违法行为制造了漏洞。

  郝洋提醒消费者,在面对种类繁多的预付卡消费时要慎重,签约、付费前一定要了解清楚服务的内容是否符合自己的需要,切忌盲目追求折扣和优惠,并妥善保存好消费凭证。

  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律师徐宝同则建议,中国应尽快出台关于预付消费的详细规章制度。“例如,规定预付消费的最高限额、要求实行预付消费的商家在工商部门或其他有关部门缴纳一定比例的保证金等。这样即使商家日后经营不善倒闭了,消费者还能追回一定的损失,有利于降低预付消费的风险”。

  非法集资嫌疑重重

  韩影宫还推行了“美丽保单”项目,每张卡面值20000元,承诺两年后到期返还本息共计21000元,并可免费赠送一个美容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韩影宫除了设置了预付卡项目之外,2009年,韩影宫还推行了“美丽保单”项目。据了解,所谓的“美丽保单”,每张卡面值20000元,承诺两年后到期返还本息共计21000元,并可免费赠送一个美容项目。

  但2011年9月到期后,韩影宫以各种理由拒绝返还。第一种说法是店面装修暂缓办理退保;第二种说法是集瘦堂收购了韩影宫,并购成功后统一办理退保;第三种说法则是集美堂接手顾客。目前,仅有十几位消费者拿到了退保的赔偿金。

  “其实,不管是集瘦堂还是集美堂,其真正的幕后掌控者还是孙绍伦,目的就是以新的店继续圈骗消费者。”费女士告诉记者,目前,在上海市宝山区公安局的监管下,孙绍伦答应归还消费者“美丽保单”金额,不过,现在拿到钱的还只是个别人。徐宝同认为,不管韩影宫是否退还消费者“美丽保单”的金额,如果是事实的话,那么这种行为就涉嫌非法集资,这是违法行为。

  北京韩影宫是否清白

  2006年至2009年与上海的孙老板(即孙绍伦)有一份合作合同,允许上海的店面使用“韩影宫”这一商标,但2009年后已解除合作关系

  在此事件中还有一个谜题便是,上海韩影宫与北京韩影宫的关系。

  记者在网上搜索“韩影宫”一词,百度百科的描述是:“韩影宫是北京韩影宫美容科技有限公司申请注册的服务品牌名称。目前品牌持有人北京韩影宫公司依托此品牌在全国40多个大中城市建立了直营加盟连锁美容服务店面数百家。北京韩影宫美容美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公司以‘纤体、美容、塑型’等美容美体项目服务于‘美瘦女一族’。”

  然而,在事发之后,王小姐等受害人打电话联系北京韩影宫时,得到的答案却是“北京韩影宫和上海韩影宫没有关系”。

  为此,《国际金融报》记者致电北京韩影宫总部,其售后经理表示,2006年至2009年与上海的孙老板(即孙绍伦)有一份合作合同,允许上海的店面使用“韩影宫”这一商标,但2009年后已解除合作关系,“我们已经将此事交给司法部门,进入司法程序了,具体细节我们也不太清楚。”

  这位经理还表示,北京韩影宫也是受害者,对于上海尚未追回预付款项的消费者表示同情,北京总部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做好调查工作,早日解决此事。

  另外,记者浏览韩影宫官网时注意到一份其近期发表的《关于上海、苏州、福州韩影宫问题的声明》。

  此声明称,“上海韩影宫沪东美容有限公司、上海韩影宫美容美体有限公司及福州韩影宫美容服务有限公司、苏州韩影宫美容美体有限公司均为孙绍伦及其亲属设立的独立承担责任的有限责任公司。我公司既没有参与投资也未参加其经营管理,与上述公司不存在任何法律上的关系。”而且声明中还表示未经允许,上述4家公司擅自使用韩影宫商标,涉嫌侵犯韩影宫商标持有人河北山浦塑美电器有限公司商标权,将通过法律手段继续追究其责任。

  “我们去韩影宫就是冲着全国连锁去的,相信其品牌,为何现在两者又没有关系了呢?即便是2009年二者断绝关系,至少也应该通知我们消费者一声。”费女士对此既无奈又气愤。她告诉记者,去年还频频有北京总部的老师到上海分店来做辅导。

  对此,东南大学法学院律师张马林表示,应该先调查清楚上海韩影宫在工商局的登记资料里是否和北京的韩影宫存在关联公司或子公司与母公司的关系,即便是简单的合作关系,也要看合作合同里关于消费者的权利保护以及韩影宫商标的使用有怎样的具体约定。“即使北京的韩影宫只是允许上海方面使用‘韩影宫’的商标,但消费者是基于对‘韩影宫’这一商标的信任去消费,北京公司还是要承担一定的责任。”张马林补充介绍到。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