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宏观

"空姐判刑"事件后代购行业遭遇危机

发布时间: 2012年09月24日 19: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低价歧途

  明知违法,为什么还有人铤而走险,交不交税的区别有多大?“交税与不交税的差别肯定是很明显的。”张延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关税分特别多种类,跟产品属于哪个品种、进口国等都有关系,普遍都在10%左右,有些奢侈品更高。”

  以进口化妆品为例,需要缴纳进口关税、消费税和增值税三项。其中,进口关税根据产品种类的不同略有差异,税率从6.5%到18%不等;增值税为17%,而消费税则高达30%,累计需要缴纳50%以上的税费。

  高额税费成为助推境内外价差的重要推手。商务部的一次调查显示,手表、箱包、服装、酒、电子产品五类产品的20种品牌高档消费品,海内外的差价,内地市场比香港要高45%左右,比美国高51%,比法国高72%。

  逃税可能降低成本,再加上跨国公司的分销体系和定价体系差异导致了境内外价差,这使得海外代购卖家有可能以较低的价格满足消费者丰富多样的个性化需求。因此,同样的品质,更低的价格,成为海外代购最明显的优势,也是海外代购能够存在的部分原因。

  眼下,这个低价优势正在逐渐消失。

  北京法庭9月初审判的这件离职空姐代购刑事案,就像一只轻微抖动翅膀的蝴蝶,不仅卷走了离职空姐李晓航的淘宝生意,也在海外代购圈内掀起了滔天巨浪。新媒体和传统媒体上不时有代购卖家萌生退意的消息出现。

  对此,张延来并不觉得意外。作为一名较早关注海外代购的专业律师,张延来非常清楚这种经营模式的风险。除了税费之外,食品、保健品等一些特殊商品,即使是正常进口到国内,大批量销售也需要经过特殊的经营许可,否则就有可能涉嫌非法经营罪;一旦商品存在瑕疵,消费者维权可能面临法律冲突等诸多不便,等等。

  “潜在的风险还是很多的,这个案例震慑力更强,我得到的反馈是一些做代购的而且做的比较大的要改行了。”张延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种案例出来,他们觉得不安全了,好像时刻有一把剑悬在脑袋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碰上。”

  有人急于退出这个行业,也有人忙着撇清关系。《中国新闻周刊》在采访中发现,部分卖家现在对于“代购”一词格外敏感,纷纷表示自己是正常通关合法进口到国内的,“不是代购,业态不一样”。

  那么,正规通关合法纳税是否一定会失去价格优势?张延来认为,除了产品本身的价差之外,卖家还可以采取措施尽可能降低税费成本。比如,海外代购同行多家一起抱团集中采购,然后一起通过货代公司等集中报关,这样就可以节省一些重复计算的手续费。

  不过,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看来,政策层面的税收优惠应该是大方向。他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从鼓励新兴行业发展的角度讲,在税收优惠的大背景下甚至可以考虑减税缓税,“美国对电子商务实行的是缓征税,因为不断延期实际上相当优惠,和免税是同样的效果。”

  2011年3月22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也曾表示,商务部将会同海关总署和税务部门完善加工贸易产品的内销政策,“通过税制进一步合理化来逐步解决这个问题”。

  即使失去低价优势,海外代购仍然还有市场基础。“以后的趋势就是更加多样化个性化,更加符合消费者特殊需求,你如果能够通过代购满足消费者需要的话就照样有生存空间。”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委员张延来认为,那些并不关注价格而又想买到海外产品并且愿意交关税的那一部分代购,还会继续生存下去,“一些产品只有海外才有境内没有的,必须通过代购方式拿到境内来。”

  眼下,最根本的还是需要政策层面的明朗化。美国购物网市场负责人石杨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这个行业受国家政策影响比较大,“只要海关出一个政策,我们就赔钱,今年出了一个海关政策之后我们基本上就是赔钱经营。”

  在姜奇平看来,究竟是鼓励发展还是限制,应该提到议事日程上。“行业总的趋势会不断发展,但首先需要解决钱从哪里来的问题,只有健康发展才有信心。”他说,“代购的根本原理是节省中间环节的费用,钱从中间环节节省或者是服务质量提高才是正道。”★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