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 经济台滚动新闻

[经济与法]“四兄弟”的盗窃生活 (20110707)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07日 22: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经济与法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channelId 1 1

  今年3月初,西安市区频频发生砸车案件,短短十几天时间,停放在路边的近百辆汽车被砸,案发时间都在深夜。警方派出多支巡逻队连续布控,昼夜巡逻,却毫无线索。到底是怎样的"神偷","惯犯",竟会让警方也一筹莫展呢?

  这些被砸的车辆犯罪手法相同,车门和车锁全部完好无损,犯罪嫌疑人仅仅从侧面的一扇车窗进入车内。

  王石凯(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长乐中路派出所 民警):就是把一块车窗玻璃整块撬掉,也不开门,不碰锁,不碰任何的地方,就直接从车窗进去。非常专业,我们分析这肯定是一伙惯犯。

  案发后十几天里,警方布置大量警力深夜巡逻,可是没有一点线索,砸车案件依旧频频发生。

  2011年3月19号的凌晨三点多,西安市公安局长乐中路派出所的民警们正在沿街巡逻。当巡逻车拐进辖区内一条昏暗的街道上,民警们一眼看到,就在马路的正中间,摆着两个大箱子。

  王石凯(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长乐中路派出所 民警):大半夜放两个大箱子,这是啥啊,肯定这是不正常的。

  借着昏暗的灯光,民警们又看到离箱子不远,路边有几个人影在晃动。

  王石凯(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长乐中路派出所 民警):从这一排车中间出来了,又进去了,然后又出来了,又进去了。

  凌晨三点多了,这些人围着汽车干什么?民警们驾车悄悄前行,想仔细查看
  一番。没想到,警车离着还有几十米远,人影迅速晃动起来。

  王石凯(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长乐中路派出所 民警):有人跑了,四散跑开了,有往这边跑的,还有往两边跑。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追赶,几组民警只抓到一名嫌疑人。民警们再次回到案发现场,这才发现路中间摆放的两个大箱子又不见了。

  正好路边有一名清洁工在打扫卫生,民警赶紧询问有没有看到两个大箱子,清洁工说十几分钟前有一辆出租车从这里经过。

  王石凯(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长乐中路派出所 民警):有一个出租车司机停下来,搬走了。

  离案发现场不远有一个监控探头,民警一面派人调取录像追查出租车的下落,一面对现场进行勘验。民警们看到,路边停放的几辆汽车,全部是侧面的车窗玻璃被砸开,和不久前发生的多起砸车案件手法相同,正是同一伙案犯所为。

  王石凯(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长乐中路派出所 民警):肯定是流窜作案,刚好被我们给碰上了。好长时间一直抓不住,老抓不住人,终于把人抓住了,肯定挺激动的。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警方苦苦蹲守十几天,没想到这群砸车惯犯,竟然自投罗网,虽然只抓回了一个,顺藤摸瓜就能一网打尽。民警赶紧讯问被抓获的嫌疑人,此人名叫阿文,一核实阿文的身份,民警们却犯了难。

  王石凯(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长乐中路派出所 民警):身份一核实,他才17岁,还是未成年人。

  阿文却一口咬定,车就是他砸的,和他一起砸车的几个人,他以前不认识,当天晚上他们在网吧才认识的,这是第一次作案。

  王石凯(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长乐中路派出所 民警):肯定是胡说的,不可能你刚认识,今天晚上认识,今天就偷,不可能的,但是在询问的过程当中,他死活不愿意说出其他人来。

  民警们分析,17岁的阿文背后肯定有主谋。可人都跑了,阿文更是一问三不知.整整僵持了近十个小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这时阿文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谢涛(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长乐中路派出所 民警):他女朋友给他打电话,说是想来看看他。

  听到女友的电话,阿文有些紧张,民警们察觉可能是阿文背后的同伙,利用阿文的女友打探情况。民警们把其中的利害关系讲明后,阿文表示愿意协助警方。他告诉警方,他们这个砸车团伙除了自己,还有五个人,分别是龙娃,黄毛,川娃,大宇和晓楼。

  王石凯(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长乐中路派出所 民警):我说多大年龄,他说都跟我差不多,有的比我小一点儿,我一想差不多也就是十六七岁,十七八岁的样子。

  很快,民警们就在派出所周围布置了警力,专等阿文同伙的出现。半个多小时后,王石凯注意到,一辆出租车在派出所门口停了下来,却没有看到乘客下车。几分钟后,出租车又发动了,继续向前开,停在不远处的一个超市门前。

  王石凯(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长乐中路派出所 民警):就看见了个子高高一个女孩,长头发,我一看,头发染了红颜色,我们一看特征比较明显,应该是这个女孩,他的女朋友。

[经济与法]“四兄弟”的盗窃生活 (20110707) 本节目主要内容:今年3月份西安市区频频发生砸车案件,案发时间都是在深夜,警方派出多支巡逻队连续布控昼夜巡逻,最终把这个砸车团伙抓获归案,令民警惊讶的是这个团伙的主要成员竟然是一群孩子,他们称自己是被团伙中唯一的成年人席进龙控制、逼迫砸车盗窃犯罪的,但席进龙却百般辩解说自己根本没参与砸车盗窃活动,只管望风和销赃。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专家阮齐林教授对席进龙的行为该如何认定,他应该受到怎样的惩罚等问题做出了解答。 (经济与法 2011年 第108期)
channelId 1 1 2 bfbe5aa8732845e526cb55bf15200a76
860010-1114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