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 经济台滚动新闻

[经济与法]离家在外的孩子(20110713)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13日 21: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经济与法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channelId 1 1

    阿文却一口咬定,车就是他砸的,和他一起砸车的几个人,他以前不认识,当天晚上他们在网吧才认识的,这是第一次作案。
    王石凯(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长乐中路派出所 民警):肯定是胡说的,不可能你刚认识,今天晚上就(作案),不可能的,但是,就是在讯问的过程中,死活就不愿意说出其他人来。
    民警们分析,十七岁的阿文的背后,肯定有主谋,可人都跑了,阿文更是一问三不知。
整整僵持了近十个小时,已经下午四点多了,这时阿文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谢涛(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长乐中路派出所 民警):他女朋友给他打电话,他女朋友打电话,就说是,说是想来看看他。

    听到女友的电话,阿文有些紧张,民警们察觉可能是阿文背后的同伙,利用阿文的女友打探情况。民警们把其中的利害关系讲明后,阿文表示愿意协助警方。他告诉警方,他们这个砸车团伙除了自己,还有五个人,分别是龙娃,黄毛,川娃,大宇和晓楼。

    王石凯(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长乐中路派出所 民警):我说多大年龄,他说都跟我差不多,有的比我小一点儿,我一想差不多也就是十六七岁,十七八岁的样子。

    确认目标后,民警们实施了抓捕。

     
王石凯(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长乐中路派出所 民警):一个一个往回抓的时候,才发现了一个比一个小,往下再抓的时候抓一个这么小,抓一个更小。

    谢涛(西 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长乐中路派出所 民警):这种砸车窗玻璃都是成年人干的事情,没有说孩子干的事情,感觉到很不可思议。

    四个孩子中,川娃,晓楼和黄毛都生活在单亲家庭,父母的离异给他们带来抹不去的伤痛。

     
黄毛:我爸爸本来脾气就暴躁,不管有时候是错还是对,他就打我。我妈妈离婚就是因为我爸爸的脾气太暴躁了,只要他们一吵架,我爸爸就拿板凳打我妈妈。
记者: 那你旁边,
黄毛:那时候,小嘛,也不懂啥,就劝也没法劝,只能干看着

    川娃的母亲很早去世了,父亲再婚后把川娃交给年迈的爷爷奶奶照管,再也没有回来。爷爷奶奶靠着微薄的种地收入养育着川娃,在学校川娃有时连书本费都交不起,最终川娃决定离开学校,到社会上流浪,吃了很多苦。

    川娃:别的孩子都有爸爸妈妈,就我没有,在外边,苦也受了,就一个人过,
记者问:为什么没想在爷爷奶奶身边待着呢?
川娃:我是想的爷爷奶奶老了,也没有精力养活我,我一个人也都这么大了,我想出来自己赚钱养活自己。

    晓楼的家庭条件是最好的,但是有一次和老师发生的冲突,让晓楼再也不愿意迈进学校的大门。
小楼:有一天我爸出差,然后,就是,作业每次都要我爸签字么,然后,我爸没签字,然后上了五天学请了八次家长,第八次(请)家长,我跟老师发生冲突。之后就再也没有上过学了,
    走向社会的四个孩子不约而同选择了网吧,在网络游戏中他们相识并结成了好友,在一起的日子他们说比家里还温暖。
小楼: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毕竟开开心心的么,在外面 就是无话不说无话不谈的那种。就是比朋友还好的那种朋友。
黄毛:(6—00:48:45)不是亲兄弟但是像亲兄弟,跟他们一起,不管是有钱还是没有钱都很快乐。

    在陕西汉中,这四个孩子学会了砸车盗窃,他们还有了分工。机灵的晓楼安排望风,力量最大的川娃负责撬玻璃,而身材最小的黄毛专门进到车里找东西,大宇负责接运偷来的烟酒等。
小楼:望风,就是有人来给他们打个口哨。比如说小黄毛在车里面,然后就给小黄毛打个口哨,叫他趴下。就叫他别出来。
黄毛:不要超过一分钟,超过一分钟就会有危险,最快是20多秒,拿到一万块钱。还有一回是最慢的时候,差不多用了一分钟,因为是一个越野车,后备厢里面放的全部是酒,烟,用的时间有点长,搬东西搬的时间比较长,

    警方注意到,在这个砸车团伙中还有一个成年人,就是22岁的龙娃,这个唯一的成年人。在这个团伙中,又是做什么的呢?龙娃说,他本名叫席进龙,2010年9月因犯诈骗罪刚刚刑满释放,这四个孩子就找到席进龙,希望他加盟。

    席进龙(犯罪嫌疑人):他们来找我说是他们会干这个,让我跟他们一起干,他们找下线。
    问:下线什么意思?
    答:下线就是他们弄回来的货卖不出去。
    问:你负责卖?
    答:嗯。

    四个孩子说,他们在2010年10月经人介绍他们认识了22岁的席进龙。那段时间,席进龙经常请四个孩子上网,吃饭,遇到事情席进龙还出面摆平,四个孩子把席进龙叫做老大。
    川娃;跟我们老大认识,认识了之后,就跟他一起待,一起耍,刚开始跟他耍的时候,他挺够意(气)的。然后,他身上有钱,每次都请我们吃,喝,玩。
    2011年春节过后,老大席进龙招呼四个孩子跟他去西安,说能挣大钱,四个孩子欣然同行,刚开始的几天,孩子们和老大在旅馆里,吃饭,上网,过得很开心,几天后,老大把四个孩子集中起来,开始训练他们。小楼的训练项目是吹口哨。

    晓楼:他让我把手合拢,然后放在这个上面捏紧,然后做成个缝这样吹,一吹就吹响了。

    川娃的训练项目是拿着平口螺丝刀撬车窗玻璃,而黄毛的训练项目是钻到车里翻找东西。
    黄毛:进车么,速度很快,找的很细,没有的东西,我都能给他找出来。
记者:谁教你的
黄毛:老大,一般他说在挂档那个盒子里面,他说那个里面一般会放钱,后备厢一般会放烟酒。

[经济与法]离家在外的孩子(20110713) 本节目主要内容:现在有些孩子,应该是在学校读书的年龄却有家不回、有书不读,到社会上去从事经营、务工,甚至是抢劫和盗窃。节目讲述了一起由未成年人实施的砸车盗窃案件,和未成年人在街头卖花的案例。节目请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王大伟教授对这些社会现象进行了评述。 (经济与法 2011年 第112期)
channelId 1 1 2 d734731964964811a9864a8e90d27403
860010-1114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