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政策强调稳增长 货币宽松或启动不对称降息

发布时间: 2012年05月24日 07: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万敏 发自北京

  促进经济,资金先行。4月份一系列经济数据显示的不乐观,以及高层对经济增长的关注,加强了货币政策放松的预期。

  而在2008年9月至当年末,受全球金融经济危机影响,国内经济增长放缓明显,在此期间央行使用数量型货币工具3次,价格型货币调控工具5次,配合投资刺激计划放宽信贷供给。

  面对当前的经济下行趋势,再次动用价格工具的呼声开始强烈起来。中国国家信息中心便在近日的一份报告中建议实行不对称降息,单边下调贷款基准利率或适当放宽贷款利率下浮的幅度限制。

  不对称降息或有可能

  最新的消息显示,为应对经济增速下滑,中国正加速推进重大基建投资项目,项目审批将加速,相关的中央预算资金亦有望提前下拨。

  在5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议要求,要坚持稳健货币政策的基本取向,保持合理的社会融资规模,进一步优化信贷结构,更加注重满足实体经济的需求。

  项目的建设一向离不开银行的资金支持。央行在4月低于预期的信贷数据公布后,已经调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4月出口同比增速降至4.9%,进口增速大降至0.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3%,为2009年5月以来最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4.1%,创2006年11月以来新低;1~4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0.2%。中国一季度GDP同比增长8.1%,创近3年来新低。

  上周五,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受房地产调控和外需减弱等因素影响,中国经济增长仍将延续减速态势,料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7.5%左右。

  除继续调降存款准备金率,上述报告还建议,实行不对称利率下调政策,可考虑下调贷款基准利率或适当放宽贷款利率下浮的幅度限制,并着力清理规范银行贷款的各种收费,缓解企业过高融资成本,考虑到目前CPI回落基础不稳固,为稳定通胀预期,保持现在存款基准利率水平。

  贷款利率单边降息面临的阻碍可能更多来自于商业银行,“银行话语权较为强势,单边降贷款利率影响息差收入,可能难以实现。”国盛证券研究所所长周明剑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目前,中国商业银行仍有近八成收入来自息差,但多数银行在贷款利率中保有较好的议价能力。银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商业银行净息差继续走高,达到2.8%,较去年四季度上升10个基点。在息差走高带动下,银行一季度实现净利润3260亿元,同比增长23.72%,收入再创新高。

  实际上如采取单边降息,相当于银行让渡一部分利润来补贴实体企业。

  “降息确实能削减企业的负担,据我们的测算,从现有存量贷款规模来看,降息25个基点企业能削减800亿左右的资金负担。也不排除单边不对称降息的可能性。这对银行的影响不是很大,据测算,如果单边降低贷款利率25个基点,大约会减少商业银行900亿的利润。”光大银行资金部宏观分析师盛宏清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而根据银监会公布的数据,去年商业银行的净利润总规模达到10412亿元。

  央行在去年已有过不对称加息的实践。为收紧流动性,在2011年2月份的那次加息中,长期存款利率的上调幅度远高于同期贷款利率。

  降息能否提振信贷需求?

  4月份CPI同比上涨3.4%,涨幅比上月回落了0.2个百分点。

  “5月物价指数可能会较上月略低,但未来仍有反弹可能。如果物价持续下跌可以考虑降息。”中国银行战略发展部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分析师周景彤认为,虽然降息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但最近还不是时候。

  央行在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也表达了对物价反弹的关注。

  但政府对通胀的担忧或许已排在了增长的后面,在5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国内经济运行中仍然存在一些突出矛盾和问题,特别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以及,“把稳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要根据形势变化加大预调微调力度,提高政策的针对性、灵活性和前瞻性,积极采取扩大需求的政策措施,为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创造良好政策环境。”

  而从经济增长需求方面来看,降息对信贷需求能否提振仍存疑问。“关键是贷款需求不足,企业在弱经济预期下收缩经营,对资金需求降低。另一方面银行也较往年更难以找到合适的目标企业。”周明剑认为,年内降息的可能性比较小。存款利率还需继续战胜物价涨幅,而市场实际贷款利率还是较基准上浮,下调贷款基准利率对缓解资金成本并无太大作用。

  “降息对于银行存款来说不是好事情,银行又面临存款理财化,这种吸收资金的实际成本升高,仍需要足够的贷款收益来覆盖成本。”周景彤表示。

  4月人民币存款减少4656亿元,同比少增8080亿元。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6818亿元,同比少增612亿元。

  一位外资机构银行分析人士透露,监管层在4月末曾召集几家大型商业银行吹风,加强对电力等行业的信贷投入,但从实际效果来看此举并未促进当月信贷增长。

  近日媒体援引数据称5月前20天四大行新增贷款仅340亿,令5月份新增信贷的预期蒙上阴影。但月末突击达标已成为商业银行的惯用手段,“从近两天的情况来看,银行在突击放贷,主要是短期和票据。”一商业银行人士表示,现在票据利率在4%左右,比一年期贷款利率要低。尤其在存款准备金率下调后,更多企业愿意用债券、票据这些渠道去融资,以减少企业的资金成本。

  不是好事情,银行又面临存款理财化,这种吸收资金的实际成本升高,仍需要足够的贷款收益来覆盖成本。”周景彤表示。

  4月人民币存款减少4656亿元,同比少增8080亿元。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6818亿元,同比少增612亿元。

  一位外资机构银行分析人士透露,监管层在4月末曾召集几家大型商业银行吹风,加强对电力等行业的信贷投入,但从实际效果来看此举并未促进当月信贷增长。

  近日媒体援引数据称5月前20天四大行新增贷款仅340亿,令5月份新增信贷的预期蒙上阴影。但月末突击达标已成为商业银行的惯用手段,“从近两天的情况来看,银行在突击放贷,主要是短期和票据。”一商业银行人士表示,现在票据利率在4%左右,比一年期贷款利率要低。尤其在存款准备金率下调后,更多企业愿意用债券、票据这些渠道去融资,以减少企业的资金成本。

责任编辑:李瑞

热词:

channelId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