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图文频道 >

粮价托市上行预期强各路资金“抢食”忙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1日 11:0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证券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今年6月初,家里小麦以每斤8毛7的价格卖给了粮贩子,可没到一个月就涨到了将近1元。”河南周口市商水县的农户张福成谈及今年收成,不禁感慨自己“卖亏了”。

  连续七年夏粮丰收之后,今年全国不少地区却出现了农户惜售、夏粮收购困难、收购价飞涨等现象,部分地区小麦收购价格涨幅甚至一度接近20%。眼下正值秋粮生产关键时节,河南、山东等农业大省的一些基层种粮户表示,今年粮食收成总体并不算差,但玉米、大豆等秋粮品种价格可能高于去年。

  在粮食最低收购价政策保护以及通胀预期的影响下,产业资本、金融游资以及外资等各路资金,已盯上托市背景下易涨难跌的粮价蛋糕,对供需形势以及价格预期施加影响。

  丰年惜售 农户都想卖个好价

  “往年夏粮收购时都忙得团团转,没想到今年稀稀拉拉的,偶尔来两三辆车。今年我们粮库肯定是收不满了,秋粮下来时只能再打算收点玉米。”中储粮河南周口某粮库负责人张明表示。

  河南省是我国第一产粮大省。周口市粮食产量连续多年位居该省第一,其中夏粮产量约占全国的二十五分之一。尽管连续多年夏粮丰收,但周口市不少粮库目前遭遇了收购难。去年周口市三级小麦最低收购价为每斤0.83元,而今年6月底涨到了每斤0.99元甚至1元。随后国家暂停了托市收购并整顿治理收购秩序,目前小麦价格虽然略有回落,但仍稳定在每斤0.94元左右,比去年上涨10%以上。

  周口市商水县农户张福成表示,自己家里种了三四亩地小麦,今年开春不久就有粮贩子上门求购,到6月初以每斤0.87元的价格卖掉了小麦。“卖给粮贩子省事,他们主动上门称好粮食拉走,这几年粮贩子明显比以前多了。粮贩子的仓库不存余粮,小麦、玉米、大豆各种粮食都收,每斤赚上一两分钱的差价,这样周转起来其实赚钱不少。”他说。

  “到现在,村里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家把小麦卖了,其它人家要么留作口粮,要么想等等再卖。”张福成介绍,由于早卖了半个月,自家小麦与邻居相比少赚了几百元。

  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的农户王伦介绍,自己家有五六亩地,主要种植大豆和棉花。今年雨水比较大,棉花病虫害比较多,因此肯定要减产,但价格比以前提高了一些。“近年来种粮收益一年比一年好,前几年一些农户把土地承包转租给其他大户,现在又把地收回来自己种了。”王伦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粮价稳中有落。“国家粮食收购价格是固定的,即使算上每斤六七分钱的财政补贴,今年收购价涨到每斤1元已是粮库所能承受的极限。最近卖粮的人又多了一些,农民要靠麦子赚钱,看价格涨不动了就会打算卖粮了。”张明介绍。

  圈占粮源 各路资金明争暗夺

  粮价上涨,究竟谁能从中获益?除了农民增加卖粮收益以及粮贩子赚取差价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国家执行粮食托市收购政策以来,各地粮库收储库容明显增加。产业资本、金融游资以及外资等各路资本在粮价平稳上行的预期下,开始了圈占粮源并从中获益的明争暗夺。

  周口市某县粮管所负责人向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2008年以来,河南省私人承包的收储粮点明显增多,这些粮点只要通过粮储省级公司审批就可以建成,并不受地方粮食部门的管理。国家对粮食收购实施保费补贴,再加上托市收购后粮价很难明显回落,这些粮点只要能争取到足够粮源,就能在一两年内收回成本并盈利。

  目前在河南省,国家财政为托市收购的小麦每斤分别补贴2.5分钱的收购费用和3.5分钱的保管费用。上述粮管所负责人说,最近一直有人向他询问投资粮库的事情,但他认为目前已不是投资粮库的良机。如果算上选址、招工、购置风机等费用,建造粮库成本一般在每平米270元-320元,成本虽然不算特别昂贵,但现在当地粮点事实上已经供大于求。

  “今年很多粮库收不上粮食,肯定要赔钱了。未来国家可能会针对私人粮库出台管理政策,否则这个领域可能暴露严重问题。”他表示。

  在周口市商水县,中国证券报记者见到了一个已被暂停收购资格的私人粮库。该粮库占地200多平方米,先前收上来的粮食堆积在水泥地垛上,上面盖了一层绿色的防护棚,粮食中还掺杂了一些糠壳和砂石。“为了抢收粮食,不少粮库都暗自降低等级质量要求。这个粮库由于通风条件不好,很多收上来的粮食已经‘捂矂’了,根本没法再使用,前段时间政府还来人调查这个粮库。”附近的农户悄悄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与先前不同的是,中粮集团和华粮物流集团今年首度获准参与小麦托市收购。分析人士称,这一方面增加了粮食收购市场的竞争,另一方面,收购主体多元化有助于搞活粮食流通,避免个别企业“独大”甚至哄抬粮价。2009年,中储粮共收购各类政策性粮食和油料8937万吨,占到全国粮食总产量17%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外资正通过实体产业渠道渗透到我国农业生产腹地。如新加坡投资的益海粮油公司,近年来逐步进入我国小麦以及大米加工领域。目前在周口市,该公司收购小麦的价格为每斤0.97元左右,高于绝大多数粮库,对小麦的等级质量要求也更为严格。当地有不少私人承包的粮点近年来专门为益海公司收储小麦及大豆。

  凭借着产业链完整和设备先进的优势,益海公司在与当地中小面粉厂的竞争中已处上风。“益海公司目前的粮食收购规模并不很大,但它们的价格一直比其他粮库高,对粮价也有向上带动作用。”张明称。

  “今年粮食收购价格的上涨是托市收购政策产生的自然波动。回顾历史,我国托市收购政策出台前的粮价波幅要远远大于现在,说明这项制度的正面意义是明显的,但目前要注意的是粮库扩容速度有些过快。”万达期货高级分析师崔坡认为。

  通胀隐忧 高度警惕游资炒作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汤敏认为,下半年粮价走向将是CPI的不确定因素之一,考虑到今年我国夏粮丰收,只要秋粮不出现大幅减产,今年粮食供给不会有大问题。

  7月份我国居民消费价格(CPI)同比上涨3.3%,其中食品价格上涨6.8%,涨幅较大。此外,统计局公布,今年早稻减产6.1%,受灾害等因素影响,主产区单产全部下降。

  目前正值秋粮生产的关键时节。周口当地一些农户认为,目前玉米价格达到每斤1元左右,比去年有了明显上涨,等到秋粮收获时玉米价格可能稍有回落,但总体肯定比去年要高。大豆价格受国际价格以及东北主产区影响较大,也有可能上涨。

  周口市农业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截至8月底,该市秋季农业生产没有发生大的自然灾害,秋粮生产总体形势好于预期,有望实现秋粮50亿斤以上、全年粮食产量145亿斤以上的目标。

  对于主要在南方种植的稻谷,崔坡认为,实际收购价可能比去年上涨每斤两三分钱,价格涨幅小于夏粮。

  对于粮价的游资炒作问题,周口市粮食局某负责人表示,目前活跃在当地粮食市场的资金和企业仍以本地为主,快进快出的金融资本踪迹尚不明显。一些温州等地的商人近年来悄悄购买、囤积粮食,但短期似乎没有抛售出手或哄抬价格的意向。不过,在金融市场上,相关农产品价格涨幅明显,以郑商所强麦期货为例,从今年6月的底点至今涨幅已达10.8%,最近仍居于高点。

  “如果有十几亿资金就能严重影响绿豆等产品的供需形势和价格,今年部分农产品价格事实上受到了这种影响。但对大宗农产品来说,影响最严重的不在于游资短期炒作,而是渗透到实体产业链内部后的影响。比如我国大豆产业的自主权已经远不如以前。”中国国际期货公司分析师张笑金认为。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