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2012:低空开放关键时刻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30日 09:4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2012年将是(低空开放)计划上的一个重要时间节点,将汇总各地的试点经验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再调研,同时也会召开一次汇集全国通用航空领域的主要利益相关方和专家的大型会议,认证此前的试点是否成功。”11月17日,原公安部警用航空管理办公室处长王文义在珠海航展上,对本报记者说。

  11月25日,国家空管委办公室副局长杜强在电话中表示,“下一阶段”会向公众透露更详细信息。

  “从1987年在吉林召开第一次通用航空的国家级会议算起,关于低空开放的呼声已经喊了24年,现在仍然有人说,低空开放要在‘十三五’甚至之后才全面推行,这是没有理由的。”25日,长期关注通用航空的北京中行通信息研究所首席专家李大立对本报记者表示,低空开放已经等待良久。

  2012年全面开放低空,希望几何?

  吃螃蟹者

  “没有什么能比得上飞行刺激。”11月17日,以“黑飞”事件闻名温州的富商朱松斌出现在珠海航展时感叹。今年3月初,他驾驶一架两座罗特威Exec162F型直升机,在温州市区杨府山上空飞行20余分钟。是次飞行并未获得军、民航空管部门批准,民航浙江监管局为此对其罚款2万元。

  尽管大门尚未完全敞开,但市场需求已经暗流汹涌。“温州其实连合适的(通用航空)机场都没有,而且我个人买飞机后,也发现无法办理飞机的保险。”朱松斌抱怨说,在主管政策严厉而办理手续渠道不畅情况下,温州一带富商确实存在偷偷飞行以过把瘾的“黑飞”行为。

  “目前大家应别急着买(通用航空小)飞机,估计政策在2012年底前都不会有大变化。”王文义对此说。然而政策滞后于现实的情况毕竟存在。

  “我们公司成立至今,已经代客户购买了13架直升机,总值差不多3亿。”25日,北京中美洲际直升机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美洲际”)董事长兼总经理涂锦山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全国已经有十多家代客户购买私人通用航空飞机的服务型公司,来为那些和朱松斌一样找不到政策门路的购机者服务,其中有7-8家与中美洲际的业务规模相若。

  “若向国外的直升机生产商订购,则从按单制造,到运往国内并交付,全过程约需12个月;交付到国内客户后,还需进行试飞试航、认证等一系列流程,又再需要1-3个月,客户才能拿到一个自身飞机的运营适航证明。”涂锦山解释目前购买通用航空飞机的手续,并称向军、民航空管部门申请飞行的时间,只要懂得规则,在当日下午3点前提交要求,次日一早就能获得飞行许可。“温州的富商应该明白他们毋须,也不能‘黑飞’。”他表示,好消息是,通过购机公司买通用航空飞机的企业家,现时都能如常将其飞机用于公务与其它作业。

  与之相应的是,个人办手续的朱松斌,花了7个月才拿到其飞机的运营适航证明。“过程无比繁琐”,他补充说。“中国一定要注重通用航空的安全问题,必须有个小心翼翼的过程。”王文义这样理解“繁琐”的必要性。

  开放推手

  李大立认为,现时又有反对声音指,要实行低空开放,国内的空域监察与导航设备存在不足。“这就更难说得通,中国当前的国力买不起设备?何况国外的导航设备已何其先进。”

  王文义透露,在哈尔滨以及珠三角等低空开放试点地区,已布置了大量低空雷达,用于监察低空活动,确保开放的秩序和安全。“一个雷达的成本,就高达5000万到一亿。”他强调,政府已经在稳步开放低空。

  投资于直升机运营、管理与维修业务的上海正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邹建明,亦对本报记者表示,若从低成本管理的思路出发,在通用航空飞行器上安装追踪设备,就能代替昂贵的雷达,这意味着在经济不发达的地区,通用航空亦能得到有效管理。

  推动僵持了20多年的低空开放进行的,或是国内的通用航空制造业。按照现时的监管体系,中国能够执行空域指挥的部门主要包括军航、民航、国家体育总局、航空工业部门和公安部警用直升机办公室,但后三个部门在执行飞行作业时需向军航进行必要的申报、审批或备案程序;空军代表国家承担对全空域的管辖权,空管委是低空开放的核心决策机构。

  安信证券分析师彭倩判断说,“今年来随着飞机制造业和装备制造业国产化进程的加快,中航工业话语权加大了。”

  与之印证的是,中航通飞总经理孟祥凯在17日出席珠海的通用航空论坛时建议,国家应尽快确立非管制空域,实现当日申办、当日答复,让通用航空用户享受更多便利,并拿出一定比例的机场起降时刻供通用航空运营。

  中航工业本身或亦对过往轻视通用航空的思路进行了反思。“传统上通用航空制造工厂被国内制造商视为航空制造业的二线工厂,重视不够。”孟祥凯说,如今,国内的通用航空飞行器国产化率不足40%。“对于解决通用航空在我国的薄弱情况,中航工业有义不容辞的使命。”

  持续等待

  在11月4日发布的《关于深化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指导意见》后,业界在等待进一步出台实施细则。

  国家空管委办公室副局长杜强透露,上述指导意见涉及的部分细则已经在申报。“其实1987年的首次会议,发改委就已经通过了低空开放的建议,在征集各个重要部委的意见后,各部委亦一致投了赞成票,但之后仍然是等待。”李大立说,其不希望这次也是同样的情况,不了了之。

  不过一些涉及产业具体发展的课题毕竟亦已经启动。

  本报记者获悉,一个多月前就有课题组对通用航空的收费问题举行了会议,这个会议就要确保通用航空企业有足够的收费得以生存发展,同时保证其费用又能满足用户的承受水平。不过这一课题能否上升到意见与法规层面,尚属未知。

  同时,北京中行通信息研究所首席专家李大立等在2009年提出的在西藏加快发展通用航空的建议,亦获得了国家发改委同意。“据我所知,通用航空发展已经是自治区‘十二五’计划的一部分,等待全国人大的最终批准。”李大立说。

  但目前最大的需求还在经济发达地区。“现在北京、上海以及广州、深圳等经济最为发达的城市,已经有不少人需要使用以直升机为代表的通用航空。”涂锦山说,当前这些发达地区的低空开放是下一步能否推进的关键。

  王文义亦表示,当前在珠海的试点,便发现了不少问题,需要今后陆续解决。“珠海的航路非常复杂,本来就是小飞机应该尽量避开的,现在试点,就要一个个问题挑出来,甚至航模、风筝之类的东西,在珠海哪些地方才能放飞,也要详细规定,这对日后的全国推行有重要价值。”“无论(低空开放)进程快慢与否,航空产业链上下游公司受益良多。”彭倩亦说。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