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廖斌:从国企掌门人到职业PE人的华丽转型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22日 01:2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张丽华

  2009年7月,南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廖斌辞职,一时间,资本市场对其辞职原因以及“时代系”前景猜测颇多。

  一年多后,廖斌已然由国企的“投手”转变为市场化程度更高、视野更广的“职业投手”。摆脱了体制羁绊,同时也意味着失去了央企所赋予的资源,在资本市场汹涌的PE浪潮中,廖斌的孵化神话还会继续吗?

  不久前,廖斌如约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专访。

  第一财经日报:2009年年中你从原单位辞职后,投资者都非常关心这一年多来你的状况,能否简单介绍一下?

  廖斌:我正式离职是2009年8月1日。最开始的打算是准备休息一段时间,但是朋友、领导以及同行们都说你年轻要做点事,我天生骨子里又很好强。

  我花了三天时间约了三个人谈,然后就决定干了,成立了株洲兆富投资有限公司。2009年8月8日公司挂牌,20天完成工商登记,并很快做了第一笔生意。

  日报:成立株洲兆富来的一年多来你的投资战绩如何?

  廖斌:兆富的定位主要是做股权投资。主要有四块业务:主业是产业投资,即做高新技术的中小企业,不是简单的孵化,也不全是成熟型的Pre-IPO项目,比Pre-IPO更前端一些;第二做企业发展战略顾问;第三做金融支持,为企业提供融资及财务顾问服务;第四做短线投资业务,比如房地产以及企业特许经营权此类短期项目的进出。

  产业投资这一块,目前兆富的直接产业投资已经投出去8000万元左右,其他投资投出去3000万~4000万左右。股权投资已经投有6个项目,有一家企业准备今年上市,这个月即有材料报证监会。除此之外,目前准备上市的还有两家。

  所有的项目最终都想做资本上对接,但不完全做IPO,也可能通过并购实现退出。

  兆富投资方向定为“四行”,即轨道交通、新能源、新材料以及环保行业。投的这6个项目,都是独家的,进入时的投资市盈率都在3~6倍左右。包括已投资的宜春锂都,做锂矿提炼的,今年年底准备投产和引进私募,也是朝上市的方向整合的。

  兆富还发行了两只基金,参与发行“湖南新能源产业创业投资基金”,总募资规模10个亿,第一期实际募集3个亿,另外我们独立发行了一只2个亿的基金。

  日报:除了运作“时代系”三家公司上市的经验以外,你在企业这么多年,技术和实业背景是否给予你一些优于其他投资人的优势?

  廖斌:企业有很多共性的东西。做企业这么多年,我有这方面的积累,还有一些行业经验和资源的积累因素。

  每一种商业模式都有它的道理,很难说我的方法就一定比别人好,理念不一样而已。现在PE这一行有一个非常急躁的现象是:投完就要上市,追求快回报。好的、成熟的项目,哪怕很贵都愿意进去。但是,我考虑的事情是,只要把企业扶持好了以后,我就不愁赚不到更多的钱,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做法。

  日报:最近新三板试点扩容炒得非常热,如果更多的创新科技园区纳入新三板的对象,你是否也会考虑这条资本对接通道?

  廖斌:我现在考虑的资本对接主要以创业板和中小企业板为主。新三板我觉得能够解决一个很好的问题,可以通过市场化的操作来解决部分股权释放,解决以后公司发展的短期资金问题。但是新三板不能很好地解决企业长期融资问题。

  日报:你从实业人转型到投资人已有一年多,这一年多你的收获和体验是什么?

  廖斌:有两点,第一是怎样看企业。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相信依靠这么多年的从业经验,不管大企业小企业,我现在基本上能够一眼看穿。因为本身从基层干起,每个环节都干过,又善于琢磨,我甚至能从员工状况看出很多端倪,就像一个老中医看一下你的脸色就知道有什么问题。

  第二,我也有压力。因为比Pre-IPO还要早一点的项目,投资回报都有一个时间周期,公司运行成本也有压力。现在这家公司一年运行要1000万,这些费用不能靠投资人来承担,要靠自己来挣,我必须在短期和长期收益上有一个合理的搭配。

  因此,我需要做其他运营才能保证现金流,去年没有投资收益,但我们居然还赚了不少钱,这个成绩在投资型企业里面是很难的。而我现在既不缺钱,也不缺项目,缺的是人,所以很快公司业务重心将转向长沙。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