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股票 >

吉林制药重组再流产:二股东多次减持胜利逃亡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25日 07:4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3月24日,吉林制药(000545)发布公告称,重大资产重组计划正式经临时股东大会决议撤销,公司第四次重组继续以失败而告终。

  2010年1月9日,广州无线电集团(下称广电集团)斥资3.17亿元,收购吉林金泉宝山药业集团持有的吉林制药19.19%的股份,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但随后,广电集团一直未能像计划那样,将子公司广电地产注入吉林制药。这19.19%的股权成了烫手山芋。

  广州无线电集团为广州大型国企,是金融电子设备和服务供应商、房地产开发商。旗下上市公司包括广电运通(002152)、海格通信(002465)。

  吉林市当地人士介绍:“吉林制药自从整体搬迁后,新址的厂房就一直在建设之中,没能完全投产。”财务数据也印证了这一说法,截止到2010年9月30日,公司在建工程余额为4290万元,并呈逐季度增加的趋势。

  公司业绩因此大幅下滑,今年1月25日,公司业绩预告称2010年预计亏损2700万元,亏损幅度比2009年扩大近一倍。

  毫无疑问,大股东广电集团只能吞下这枚苦果。但在公司业务几乎停滞的2010年,吉林制药第二大股东吉林明日实业有限公司继续大幅减持公司股票,累计达384万股,实现了胜利逃亡。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2008年那个故事:在与滨地钾肥重组过程中,明日实业累计减持191.15万股。整个失败的重组案,只有明日实业是唯一获利的。

  广电地产未成功借壳

  广电地产没能成功借壳,公司方面的解释是,“国家对房地产行业的宏观调控一直进行当中,重组有关各方认为此次涉及房地产行业的资产已不具备实施的基础”。

  2010年,国家为调控房地产多次发文。2010年4月14日,“国十条”中明确要求:对存在土地闲置及炒地行为的房地产开发企业,证监部门暂停批准其上市、再融资和重大资产重组。证监会开始收紧房地产企业的融资。在实际操作中,IPO和借壳的行为从彼时起就以“窗口指导”方式被完全叫停。

  颇为凑巧的是,吉林制药于“国十条”同日发布公告,正式实施广电地产的注入计划。广电地产以100%的资产认购吉林制药增发的1.78亿股股份,进而实现借壳。吉林制药并称,借壳事宜已经得到广电集团的控制人,即广东省国资委的认可批复。

  结果可以预料,广电地产的借壳计划几乎成为了“国十条”的祭旗品。

  在后期运作近9个月之后,广电集团终于放弃。集团董事长赵友永表示:“重组很难在证监会获批。集团方面计划转为财务投资者,引进新的资产注入。”

  业内人士介绍,企业借壳的过程,大致是上市公司股东大会通过,将申报材料报到证监会,由证监会上市部预审。预审完成后才涉及“过会”、下批文等一系列过程。而在国内地产高压政策持续的情况下,预审都无法通过,广电集团也就放弃了借壳的念头。

  广电地产内部人士介绍:“公司现在业务挺正常的,并不是特别缺资金。所以即使借壳失败,也不会影响实际的业务。”

  但吉林制药这个烂摊子总是要人去收拾。广电集团作为“财务投资者”,显然也不希望投一个连年亏损的企业。尤其是吉林制药很有可能在2010年年报公布之后,因连续两年亏损被冠以*ST,届时“财务投资者”想“获利了结”,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吉林制药已明确表示未来三个月内不再启动重组计划,广电集团的持有成本会越来越高。3月28日,吉林制药将复牌,而在2月25日停牌之时,吉林制药的股价就已经跌到9.11元,以此计算,广电集团持有的3036.25万股实际估值只有2.77亿元,较投资初期减值14.5%。

  所幸,仅广电地产一家,2010年预计实现净利润为2.1亿元。广电集团暂时还不至于被吉林制药拖垮。

  从中渔利

  虽然广电集团深陷泥潭,但还是有人在这一出重组闹剧中获利的。

  2010年6月,吉林制药第三大股东明日实业减持25.3万股;2010年6月25日至9月1日,明日实业再次减持173.42万股,2010年9月和10月,明日实业又分别减持106.61万股和78.98万股。累计抛售384.31万股。

  目前明日实业尚存341万股,均为非限售股。上述几个抛售时段吉林制药股价一直在10元左右徘徊,以此推算2010年明日实业套现约3840万。

  有吉林当地人士向记者透露:“明日实业和金泉宝山实际都受张守斌控制。”并指认明日实业多位高管均在张守斌的企业中任职。对此,吉林制药一直保持沉默。

  金泉宝山和明日实业分为吉林制药原第一、第二大股东,两者并未绑定一致行动的关系。在原大股东多次重组、股价利好不断的情况下,原二股东多次减持套现,此事也未被证券监管部门追查。

  广电集团注入吉林制药后,公司原高管相继离职,仅留原董事长张守斌一人担任公司总经理,张守斌自从滨地钾肥重组失败后便经常更换手机号码,并极少在公司露面。此前有传言称张守斌已经失踪。本报记者逐一联系前吉林制药多位高管,试图求证此事,得知至少三位前高管手机已成空号。

  由于明日实业的多轮减持都没有超过“1个月内减持1%”的红线,因此并未受到政策限制。其所持的剩余股份,至少还将要经过3个月才能完全减持完成。

  广电集团此前多次表示,将择机采取别的方式进行公司重组,并且不排除由全资控股方广州市国资委出面实施重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