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蔬菜流通环节实地探访:最后一公里真是暴利吗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01日 17: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中新网北京5月1日电(兴越)针对近期为社会持续关注的菜价问题,“五一”前夕笔者前往山东寿光深入产地和大型物流中心,了解蔬菜市场的各流通环节,跟踪采访了蔬菜从田间收购至运达北京批发市场的一系列过程。

  4月28日00:00 山东济南国际机场——寿光县

  从济南到寿光的路程大概2小时左右,沿路有许多货车连夜赶路。经观察,大都是河北及山东本省的车辆。

  4月28日 04:11 抵达中国寿光农产品物流园

  物流园里的菜农

  凌晨4点的天色很黑,但已有许多农民拉着蔬菜进场交易。

  据寿光农产品物流园有限公司经理张南介绍,物流园共有6个交易大厅,1号大厅交易本省蔬菜;2号大厅为寿光当地蔬菜;3号和4号大是外省蔬菜;5号和6号大厅是“落地菜”。所谓落地菜就是直接可以卸在地上的蔬菜,如土豆、圆葱等。来自寿光以及全国各地的蔬菜集中在这里,再发往全国各地。

  2号交易大厅的门口挤着不少农户,他们将载满蔬菜的货车开到一块固定区域进行称重,蔬菜卖完后再进行空车二次称重。两次称重的重量差即所售蔬菜的总量。工作人员根据菜农对于每斤蔬菜的报价,计算出交易额,收取交易额的1.6%作为管理费。

  家住青州市东夏镇姜家村的王洪庆今天拉来的是大白菜。谈及销售情况,他说每斤大白菜售价为8分钱左右,人工费需要3分到4分钱,“去年这时候一颗白菜能卖6块钱,今年是4毛!”自4月20日起至今,王洪庆一周卖掉3万斤大白菜,差不多是一个棚的产量,投入4000到5000元,仅仅卖得的1400元。“我连成本都收不回来啊”,他无奈地说。

  二次加工的成本

  在寿光物流园,很多批发商从农民手里收购了蔬菜后,直接拉到仓库进行二次加工,然后包装并装车。刘美琴就是一名批发商。她正忙碌地指挥一群工人将不同种类的蔬菜进行包装,旁边停着一辆大型货车,准备将装好的蔬菜运往沈阳。据她介绍,每天都有约5万斤蔬菜运出,从寿光到沈阳的运费从去年的6500元涨到了7000元。虽然政府开通了“绿色通道”,但油价的上涨使得运输费升高,人工费也从去年的每天80元涨到了100元。在物流园租用仓库也是一大笔费用,每年租金为1万元。总体来说,平均每斤蔬菜的的包装、人工、运输成本大概在0.4元左右,“冬天需要更贵的箱子”,刘美琴说。

  说到利润,她皱了皱眉头,“整体行情不如去年,今年最好的一车是在过年期间挣了5000元,从正月十五之后就开始赔钱。”

  4月28日 14:50 寿光市圣城街道东石村庄园

  “成本增加 菜价没涨”

  农民沈子龙种了10多年茄子,他有三个大棚。在这个村大概有180户农民,平均每户有两个大棚,几乎全都在种茄子。去年茄子的收购价为每斤2元左右,今年下降到1.5元。虽然价格降了,但是这个村有经纪人能够长期联系到批发商收购,所以不愁销路,平均一个棚一年也能赚2万块左右。虽然挣得不多,但是跟那些没有固定批发商来收购的农户相比,收入还算稳定,也就没有考虑过种别的蔬菜。

  聊到种植成本,沈子龙说,每个棚年投入大概4000到5000元,这还不算最初建棚时的投入。随着物价上涨,投入也在增加。例如用来保暖的草帘子,去年的价格是4.8元一米,今年涨到了7元一米。物价涨了,成本增加了,但菜价没涨,是眼下的大问题。

  经纪人的角色

  在东石村庄园笔者遇到了替沈子龙这些农户联系买家的王瑞红,她自己在种菜的同时也扮演着经纪人的角色。一般在批发商来收购的前一天,她会通知菜农们将茄子摘下来装箱,第二天一早统一拿到东石村一个小型交易市场,“今天早上刚卖了8000斤”,王瑞红说。她和这些批发商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帮助村民打通销路的同时也赚点中介费,大概每斤3分钱。无论菜价高低,中介费都没有变化。

  山东省商贸厅市场体系建设处王洪平处长说,这些农户基本是以销路为先,重视的是长期客户,宁可少赚也不能丢了客户。

  由于经纪人的存在,这些农户形成了一个小规模的组织,但还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农业合作社,缺乏技术上的指导和种植统一标准。从本质上说,还是一家一户的分散种植。从长远看,蔬菜生产还需向组织化、规模化发展。

  4月29日 00:45 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

  “一趟只赚700块”

  笔者跟随了一辆从山东寿光物流园开往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的货车,车主李成浩是山东寿光人。他算了算运输过程中的成本:去年1000元的油费今年涨到了1500元,除自己开车外还要另外一个司机,工资也由去年的每月4000元涨到了5000元,支付给物流园信息费则有200元。老板陈昌有支付给他的运费是3000元。整个算下来,辛苦了一整夜,一车也就挣了700多元。

  “批发商不得不卖”

  批发商陈昌有说,除了运费3000元,他还要支付新发地批发市场进场费800元,在途中的超载罚款也由他承担,加上在新发地所雇的小工劳务费,每斤蔬菜他要加价0.3元才能保证不赔。但最近市场不好,就算加个0.1元也不得不卖。

  来陈昌有这里进货的李大姐是所谓的二级批发商,她以每斤1.75元的价格购买了20箱茄子,再将这些茄子拉到岳各庄批发市场售卖,卖价为每斤1.9元,利润为每斤0.15元。

  菜价下降原因何在?

  北京新发地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4月28日蔬菜价格的加权平均数为每斤1.02元,较去年同期的1.46元下降30%。其中一些品种的蔬菜价格降幅较大,如大白菜由去年的每斤1.03元下降至0.22元,降幅高达78.6%;菠菜由去年的每斤0.9元下降至0.25元,降幅为68.9%;芹菜由去年的每斤0.8元下降至0.28元,降幅为65%。

  究其原因,北京市新发地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玉玺分析说:“这就是很简单的市场经济原理,供大于求。”

  为何出现供大于求呢?张玉玺说,除去气候性因素造成本该由南至北逐渐上市的蔬菜一下子集中上市以外,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我国蔬菜生产销售的“小生产、大流通” 现状,分散的农户自身并不会分析市场反馈回来的信息,同时又得不到科学的信息指导,“前一年哪种菜卖的价钱好就种哪种”,这种盲目生产是导致蔬菜滞销,价格下跌的根本原因。

  4月29日 03:10岳各庄批发市场

  二级批发市场的作用

  岳各庄批发市场是北京8个二级批发市场中的一个。凌晨三点,交易已经开始,每天早上的四、五点钟是交易高峰期。据岳各庄批发市场经理白峰介绍,这里的菜一部分来自于新发地,一部分是直接从产地运来。与新发地不同,像岳各庄这样的批发市场所体现的是“配送”功能,实现进棚交易,固定摊位。无论是菜贩还是饭店食堂,都可以很容易的在这里找到所需的蔬菜。新发地批发市场由于场地太大,并且货车停放不固定,在少量购买多样蔬菜时较为不便。

  由此看来,一级批发市场和二级批发市场各有其功能,并不能相互替代。

  “最后一公里”真是暴利吗?

  就笔者一路跟踪来看,从田间地头,经包装、运输至一级批发市场,再到二级批发市场,每一环节的利润都不算高,从蔬菜流通上看也都是必不可少的。从二级批发市场到消费者手中则经历了小菜贩——也就是所谓的“最后一公里”,菜价又增加了一部分。针对最近社会关注的“最后一公里”的暴利问题,笔者采访了相关专家。

  北京八里桥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尔烈说,菜贩多是来京务工的外地人,为了生存,他们在京生活成本自然要加进菜价中。菜市场的摊位费、房租、人工费都在不停地上涨。一般来说,一个菜市场所辐射的范围是有限的,供应区域的半径为步行15分钟的距离。而在相对固定范围内,购买量也是一定的。当摊位费和房租上涨时,为了维持生计,菜价自然也要跟着涨。

  问题如何解决?

  针对当前蔬菜出现的价格波动,我国政府出台政策,号召各大超市等加大力度采购“卖难”蔬菜,就短期来看,这的确可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农民的损失,但并不能帮助农民实现长远意义上的增收。

  若要解决根本问题,有两大关键:一是从生产入手,改变体制,尽快将一家一户的分散种植转为有组织、有规模的生产,大力发展农业合作社,将分散的农户联合起来,实现“大生产、大流通” 。政府则应为农民搭建信息平台,收集对全国蔬菜产销的信息,分析并指导农民进行科学种植,避免盲目生产带来的浪费,保护农民利益。二是要加强发挥政府职能,减免批发市场、零售市场的租金。据赵尔烈介绍,我国在建和扩建的批发市场约1000多家,不少房地产商涌入经营,为实现盈利而上涨摊位租金。政府应加强调控力度,将蔬菜批发零售作为公益性事业来经营,建立蔬菜价格稳定体系,保证菜贩和消费者利益。(完)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