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马宾和《鞍钢宪法》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17日 04:0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企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本报记者 汪静赫/文

  马宾,原名张源,1913年生,安徽省滁州市人。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新中国成立后,任鞍山钢铁公司总经理、总工程师。后历任冶金工业部副部长、国家进出口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副总干事、国务院经济技术社会发展研究中心顾问。

  1930年,一个名叫张源的17岁少年因抵制日货被捕,在南京国民党宪兵司令部拘留所坐了几个月的牢房。少年决计没有想到30年后,他会在另一个战场上大放异彩,他也不会想到30年后的他拥有另一个名字——马宾。

  几个月后,这个“闹事”的少年出狱,走向了真正的革命道路。不久,因革命需要,张源改名为马宾。这个名字从此伴随他一生,并在多年后响彻中国。

  “副博士”要做总工程师

  1960年3月,由马宾主持创造的鞍钢经验,即以加强党的领导、实行“两参一改三结合” (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工人群众、领导干部和技术员三结合)、大搞群众性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为核心内容的一整套企业经验,被毛泽东主席命名为《鞍钢宪法》。

  一个人,一个企业,一部“宪法”,从此写进新中国钢铁工业的史册。

  17岁时的入狱经历,使马宾一生改变,因为在此期间,他认识了几位中国共产党人,其中一位正是当时中共上海党的负责人陈原道。虽然陈原道的真实身份在很多年后才被马宾知晓,但在那个黑暗的牢房里,马宾认定眼前的这位共产党人是他的“马克思主义老师”,从陈原道身上,马宾看到了未来的曙光。

  11年后,已是新四军的马宾,经历了1941年的皖南事变。在突围而出的2000余人中,马宾是其中一员。1945年9月14日,马宾随新四军第三师开赴东北。在随后的土改中,马宾显示出非凡的才干。

  让马宾出名的,当属《鞍钢宪法》。

  在那之前,马宾做了一件“出格”的事儿。

  始建于1916年的鞍钢,其前身是日本为掠夺中国资源建立的鞍山制铁所,是新中国第一个恢复建设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和最早建成的钢铁生产基地,被誉为“中国钢铁工业的摇篮”。

  东北解放后,马宾出任鞍钢总经理,但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马宾放着总经理不干,却要去念书。马宾的申请得到了上级批准,不久,他来到了前苏联西伯利亚钢铁学院,38岁的马宾开始当一名大学生。前苏联当局当时要以大企业总经理的待遇给马宾配专车和别墅,但都被他谢绝了。

  从1951年到1956年的五年里,马宾成了一名冶金专业的普通留学生,在读完四年本科之后,他又继续上了一年研究生。43岁那年,马宾成了“副博士”(前苏联时期对硕士的称谓)。回到鞍钢后,上级让马宾当总经理,但他却执意要做总工程师,到生产第一线去。

  毛泽东定名《鞍钢宪法》

  当时,从旧中国废墟中重生的鞍钢已经进入大规模建设和发展时期。前苏联马格尼沃托尔斯克(马格尼托哥尔斯克)钢铁联合企业是俄国最大的钢铁联合企业,对工厂的管理有一套完整的规程、规范,甚至上升到法律的高度,这就是著名的《马钢宪法》。鞍钢当时实行的就是这套前苏联标准。

  然而,前苏联经验的照搬,并不适合鞍钢的具体情况。广大干部、工人和工程技术人员对前苏联式“一长制”带来的官僚主义行为极为不满,迫切需要一种新的管理方式取而代之。从前苏联留学归来的马宾,成为改变现状、探索革新的核心人物。

  那时,马宾每天生产生活在一线,他这个留苏归来的副博士工程师和工人在一起研究生产工序,与班组工人一起操作,一起编程,一起攻关。

  “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双方哪一方不参加都不行。‘两参一改三结合’其实是一次生产力的革命。”马宾后来回忆道。

  1960年3月11日,鞍山市委经辽宁省委向党中央递交了一份《鞍山市委关于工业战线上的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运动开展情况的报告》。报告中对鞍钢改革是这样描述的:“参加技术革新、技术革命的人很广泛,已占全区工业战线职工总数的90%以上,出现了人人奋勇争先,个个不甘落后,你追我赶、竞相革新的大好局面。”

  3月22日,看了这份报告的毛泽东主席大为赞许,他代表中央写了近700字批语,并将这份报告批转全国,批语中流露出的喜悦之情跃然纸上:“这个报告很好,使人越看越高兴,不觉得文字长,再长一点也愿意看,因为这个报告所提出的问题有事实,有道理,很吸引人。这个报告,更加进步,不是马钢宪法那一套,而是创造了一个鞍钢宪法,鞍钢宪法在远东,在中国出现了。”

  鞍钢经验报告的执笔人是马宾,正因如此,毛泽东主席曾当面对马宾笑语:“苏联有个‘马钢宪法’,咱们中国有个‘马宾宪法’!”

  《鞍钢宪法》的诞生,在中国钢铁工业发展史上写下了重重的一笔,堪称中国现代企业史上第一次管理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