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股票 >

牛股的牛骨 东宝生物原第一大供货商涉“铬”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8日 10: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21世纪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4月27日,继26日跌停后,10转增10股派1元除权的东宝生物再跌7.05%,收于18.2元。

  但这丝毫不能改变其4月末风光无二的明星股地位,此前4月17日-24日,“毒胶囊”事件中独善其身的东宝生物,接连六个涨停,25日奋力续涨9%抵达历史新高46.95元后,收于43.61元。

  26日,后继乏力的东宝生物以43.65元开盘,仅一个多小时,便被大单封在跌停板,直到收盘未有松动,收于39.25元。

  4月中旬“毒胶囊”事件爆发以来,波及资本市场中通化金马等数家上市公司,东宝生物则成为“行业潜规则”危机下的最大受益者。

  即使“毒胶囊”曝光前夕的4月13日,东宝生物公布将发行1.1亿元公司债以弥补募资缺口,也依然抵挡不了资金对这家以生产明胶和胶原蛋白系列产品为主的上市公司的热捧。

  4月16日,“毒胶囊”事件曝光后第一个交易日,东宝生物以25.43元几欲涨停开盘,收盘涨3.98%。此后,随着“毒胶囊”事件不断发酵,该股顶着“纯天然”、“绿色”明胶的头衔,一路猛进。

  截至4月25日,东宝生物创46.95元新高。4月16日到25日,短短8个交易日,该股从23.38元起步,最高涨幅达100.8%。成就创业板2009年开板以来,股价8天翻倍的纪录。

  “我们所用原料为绿色、天然的新鲜牛骨。公司不生产皮明胶和工业明胶。”东宝生物董秘刘芳接受媒体采访时宣布,此言一出,已经四日涨停的东宝生物更受资金追捧。

  4月23日晚,同受“毒胶囊”事件形成利好五度涨停的青海明胶,因媒体质疑而停牌。

  24日,停牌一小时的东宝生物发布一则股价异动公告后,继续独享看似丰盛的资本饕餮之宴。

  “公司前期披露的信息不存在需要更正、补充之处……”24日,东宝生物发布的股价异动公告按惯例提示后,加上一句——“公司所用原料为新鲜牛骨”。

  与数日前,刘芳向媒体高调宣布“我们所用的原料是新鲜牛骨”不同,这次公告再次提及,似乎也包含对前日坊间质疑青海明胶在废品站收购骨头的回应。该公告一经披露,4月24、25日,东宝生物接连涨停。

  4月26日,经过两日停牌后,青海明胶就有关质疑公布前五大供货商,明胶的行业生产模式也公之于众。

  但是,本报记者深入调查发现,一直宣称自己“原料为绿色、天然的新鲜牛骨”的东宝生物,似并未如其所言,非但原料不是“新鲜”牛骨,而且曾为其供应所谓“新鲜”牛骨的最大供应商,在成为其最大原料供应商当年,就被检测出产品中“铬”含量严重超标。

  事实上,“铬”含量超标,正是当前全民关注的“毒胶囊”罪魁祸首。

  作为一家以生产胶原蛋白和明胶的内蒙古企业,东宝生物无论是IPO上市还是争夺胶原蛋白、明胶市场,皆以来自内蒙古草原绿色无污染环境之下盛产的新鲜牛骨生产出的胶原蛋白、明胶产品为首要卖点。

  但实际上,据本报记者调查,除了其注册地址和工厂地址在内蒙古外,其主要生产原料的来源,几乎与内蒙古毫无关联。

  非“新鲜”牛骨

  “绿色、天然的新鲜牛骨?他们在为骨汤方便面做广告吗?”4月24日,沪上一家长期跟踪明胶行业的研究机构人士如此评点东宝生物的公告。

  其讳莫如深地向记者感叹,“若去他们生产现场,恐怕你连一根带有血丝的整块骨头都难得见,怎么判断其是‘新鲜’、‘绿色’食品?说到天然,不天然的还叫‘骨头’?”

  “现在,正规天然明胶生产企业已经很少亲自收购处理骨头,而其用来生产的明胶、胶原蛋白的原料,几乎大部分都是直接采用由专门供货商提供的‘骨粒’。”上述研究机构人士告诉记者。

  据其透露,大约十年前,该行业生产企业还会收购骨头加工骨粒,但由于从生鲜骨头到骨粒中间必须用全封闭的流水线提取、烘干和粉碎,设备工序复杂,往往使得明胶生产企业的成本投入颇大,近年来,随着上下游的完备,骨料生产已转化为由专门企业生产,这些企业除骨粒外,还生产其他骨头制品。

  4月26日,与东宝生物主营业务类似的青海明胶,因受质疑“从废品站收购骨头制作明胶被迫公布前五大原料供应商以证明清白。

  公告称,“公司生产所用骨料均为向专业骨粒供应商采购的骨粒,并非向废品站收购骨头。公司制定了详细的《骨粒验收质量标准》。”青海明胶2011年产胶约5000吨,共用骨粒7万吨。

  该公告似乎让两日前宣称自己的明胶类产品生产都采用“绿色、天然的新鲜牛骨”的东宝生物,陷入尴尬境地。

  业内人士指出,两家上市公司生产明胶类产品的原料并无差别。

  2011年6月披露的东宝生物招股说明书写道:“主要原材料为骨料、盐酸、石灰粉和氧化钙。报告期内,公司原材料占同期营业成本的比例较高。”

  上述招股书同时披露东宝生物所需骨料近年的价格变化。有关数据显示,其所需的骨料价格近年来都在3000元/吨附近波动。

  “3000元/吨显然是骨头加工后骨粒的价格。”上述研究机构人士坦言。

  而记者查阅东宝生物招股说明书附录的补充法律意见书,则看到其生产明胶和胶原蛋白原料的来源。

  该补充法律意见书显示,2011年,共有13家企业与其签订采购合同成为其原料供应商,合同有效期为2011年1月1日至12月31日。其中,有11家的采购产品为骨粒,每吨签约价格均在3000元左右。2010年,约有15家企业与其签订原料采购合同,其中,采购产品为骨粒的共13家。

  据4月26日青海明胶公布的为其提供骨料的前五大客户具体名单,分别为兰州迈拓时自动化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兰州迈拓时)、西安万金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西安万金隆)、沧州开发区正昌生物有限公司(下称沧州正昌)、洛阳市老城区牧星骨粉厂、中荷(平湖)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记者将其与东宝生物骨料供货商名单进行核对发现,为青海明胶提供骨料的前五大客户中,有三家近两年同时为东宝生物提供骨粒,分别为兰州迈拓时、西安万金隆和沧州正昌。

  其中,兰州迈拓时、沧州正昌2010年与2011年为东宝生物提供骨粒。

  2011年,沧州正昌与兰州迈拓时分别以5000吨和1500吨的骨粒供货量,分列第二和第七大骨粒供货商。2010年,沧州正昌与兰州迈拓时则分别以256万元和1152万元的合同金额,分列第11和第5位。

  2010年,西安万金隆位列东宝生物第一大骨粒供货商。

  人算不如天算。4月24日,青海明胶被质疑收购骨头存在问题,同时严正申明原料都是“绿色、天然的新鲜牛骨”的东宝生物,似未料到两天后,青海明胶公布原料供货商以证清白。

  青海明胶的无奈之举,相当于把行业普遍规则——采用半成品骨粒二次加工获取明胶的方式公布于众,也让东宝生物的“新鲜牛骨”豪言落为笑柄。

  “明胶生产企业收购骨粒时,因为都已是半成品,根本无法判断是不是‘绿色’,更无从谈及‘新鲜’,而其根本不会用这两个条件作为判断收购骨粒的标准。”一家从事骨粒加工的专业人士告诉记者,企业对于骨粒的监测要求主要是看两个指标——金属元素含量是否合格,骨质含量是否达标。

  如此看来,东宝生物一句“绿色、天然的新鲜牛骨”似乎更像针对“毒胶囊”影响之下的投资人心态的绝佳广告语。但公告中的“公司所用原料为新鲜牛骨”,面对真相被揭穿时,其又该如何向信任它的投资者们解释呢?

  但是,青海明胶生产的明胶仅用于医药胶囊作为载体,成为胶囊外壳时会进一步消毒处理,而东宝生物从这些骨粒中要提取的不仅是明胶,还有被其作为业绩重点工程的胶原蛋白,胶原蛋白的工艺复杂程度和产品的安全标准,则远大于普通明胶。

  “或许公司会说,供货商采用加工成骨粒的骨头是新鲜牛骨,但作为二手原料,东宝生物如何保证和界定它的新鲜度?当然,每根骨头都曾新鲜,包括从废品站收购的。”上述沪上研究机构人士调侃道。

  2010年第一大原料供货商涉“铬”

  股价短短8天翻倍,不得不承认东宝生物抓住了这场全民热议的“毒胶囊”引发的药品安全问题带来的机遇,而引发这场危机的根源便是重金属元素——铬——超标。

  东宝生物大肆宣传自己的生产“绿色”、“天然”,但实际上,东宝生物到底有没有涉“铬”,恐怕要打上问号。

  对于东宝生物而言,实际上其早在2010年,就与“铬”危机有所关联。

  4月26日,青海明胶公布2011年前5大原料供应商后,其中的西安万金隆便遭到质疑。

  公开资料显示,西安万金隆法定代表人是张菊梅,产品范围为骨粉、肉骨粉,卫生合格证编号DYS-26(2005)007,目前为青海明胶第二大骨粒供应商。在青海明胶2011年采购金额中,其占同类交易比例约18.16%。

  就是这家企业,2010年曾被检测出其有关骨粉产品中金属元素超标,而这一超标的金属元素正是引发“毒胶囊”事件的罪魁祸首——“铬”。

  陕西省饲料工业办公室2010年发布的全省定期目录检验不合格产品名单显示,西安万金隆的饲料用肉骨粉被检验出铬超标,不合格。

  值得注意的是,据2011年6月东宝生物发布的招股说明书附录的补充法律意见书透露,2010年,位列东宝生物第一大骨粒供货商正是西安万金隆。

  该法律意见书显示,2010年,西安万金隆共提供约1600万元的骨粒,约占当年采购骨粒总金额的15.3%。

  草原企业产非草原系明胶

  东宝生物定位一直以生产高端明胶产品为主,高端的产品必须要优质原材料生产,故正如其之前发布的公告一般——“所用原料为绿色、天然的新鲜牛骨”。

  提到内蒙古,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一望无际的草原、干净无污染的天然牧场、欢快奔跑的牛羊。作为内蒙古的明胶生产企业,东宝生物背靠这一天然牧场,风吹草低便现牛羊。目前公认的最好明胶生产原料之一的确是牛骨,如此而言,东宝生物似乎拥有生产高端明胶产品的先天优势。

  东宝生物招股说明书则明确以上述信息作为其“卖点”之一。其招股说明书指出,东宝生物将依托内蒙古自治区绿色大草原、天然无污染的地理背景,打造绿色健康品牌,使中国人看到公司明胶和胶原蛋白产品就能联想到绿色健康的生物制品。

  2011年5月18日-20日,上海美博会期间,作为特约参展商的东宝生物推出倾心打造的“圆素”胶原蛋白系列产品。

  据斯时发表于包头一份纸媒的报道称:“‘圆素’胶原蛋白系列产品华丽亮相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据主办方介绍,科技和环保是美容业发展的主题,也是本届博览会的最大亮点。”“东宝生物设计的‘圆素’胶原蛋白系列产品,是以内蒙古大草原天然牛骨为原料,历经69天精心酶解工艺制成的非膳食类滋补保健食品。”该篇文章下方,则是一则“圆素”胶原蛋白全新登场的大幅广告,占据半个版面,

  但记者调查统计发现,有关招股文件显示,东宝生物号称来自大草原,且“绿色”、“天然”的生产明胶及胶原蛋白的最关键原料——牛骨粒,实际上几乎没有一粒来自内蒙古。

  2011年6月披露的东宝生物招股说明书附录的补充法律意见书中的生产明胶和胶原蛋白原料的供货商名单显示,2010年,共有13家供货商为其提供骨粒,其中有5家来自河北、3家来自山东,其余分别来自陕西、宁夏、江苏、甘肃、天津。

  东宝生物其他原料供应商中,唯一来自内蒙古的企业——包头市合顺兴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包头合顺兴),提供的却是化学制剂——合成盐酸。

  2011年披露的有关原料供货商情况中,13家供货企业有11家为其提供骨粒,也没有一家来自内蒙古,11家为其提供骨粒的企业分别有2家来自江苏、3家来自河北、2家来自山东,其余4家分别来自宁夏、广西、甘肃、四川。

  除上述11家提供骨粒的企业外,还有2家为其提供化学制剂合成盐酸的企业恰好来自内蒙古大草原——包头合顺兴、包头市和省工贸有限公司。

  说到这,似乎事实让人一目了然,被东宝生物宣称的“绿色、天然的新鲜牛骨”,是一堆已经加工为半成品、从肉眼看几乎难以判断出其是骨头的“骨粒”。

  而其打造的“来自内蒙古大草原的绿色天然无污染的明胶和胶原蛋白”,仅是生产中的化学制剂来自内蒙古,而主要原料——骨粒却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其与内蒙古大草原有任何联系,都来自其他省市,其中大部分与内蒙古相距千里。

热词:

  • 东宝
  • 工业明胶
  • 牛股
  • 绿色
  • 牛羊
  • 大草原
  • 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 胶原蛋白
  • 毒胶囊
  • 青海明胶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