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资讯 >

稀土环保账本的尴尬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8日 10:5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华夏时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本报记者 张继光 北京报道

  随着赣州380亿巨额治理费用的“曝光”,稀土污染的天价成本再次引发业内关注。4月12日,业内人士向记者计算了这张环保账单,按照企业透露的稀土资源税税额标准计算,赣州市去年约有3亿多元的稀土资源税入账。

  曾参与过《稀土行业准入条件》起草的中国有色工程设计研究总院教授王国珍向记者补充道,从上述资金来看,再加上近几年来江西省4.17亿元的环境保证金,仍不及380亿巨额治理资金的零头。巨额的环境修复资金最终该由谁承担?稀土资源被过度消费并转变为可观经济利润的同时,环境修复资金似乎正面临由谁来出的尴尬境地。

  380亿账单企业付不起

  自打稀土价格大幅度上涨以来,国内稀土私挖乱采、浪费资源等情况日益显著,加上资源开发和生态环保的矛盾突出,多年来稀土发展也为我国的环境保护方面创造的一笔巨额“历史欠账”。

  记者去年在赣州调查偷采盗采现象时就曾发现,在被开采完的稀土矿周围已经不再生长植被,有的甚至整座山已被挖空,变成了遍体鳞伤的秃山。

  “仅赣州一地,如果要对开采稀土等矿产破坏的土地进行生态修复,初步预计资金投入将高达380亿元以上。”在中国稀土行业协会成立会议上工信部副部长苏波告诉记者。

  江西省工信委发布的相关资料显示,2011年整个江西省稀土主营收入329亿元,利润也只不过为64亿元,仅以此看来,380亿的巨额“环保欠款”已是去年江西省整个稀土行业利润的6倍之多。

  据记者了解,尽管当地政府已经开始对稀土矿山征收一定的环境保护费,但企业所上缴的费用,与380亿的环保“黑洞”来比,也显得杯水车薪。

  王国珍向记者介绍,随着国内稀土开发对环境的破坏越来越严重,国家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已经在去年4月1日对稀土矿原矿资源税税额标准统一进行了调整,从之前的0.40元/吨矿土-3.00元/吨矿土的税额标准,上调至30元/吨矿土-60元/吨矿土。

  也就是说,按照开采1吨稀土精矿混合稀土氧化物总含量为90%需要1000-2000吨矿土计算,在税额标准提升后,开采1吨稀土精矿所上交的资源税也相继涨至30000元/吨-120000元/吨左右。

  而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曹晓秋也向记者确认,在赣州地区,此前开采1吨的稀土精矿只需缴纳600元/吨左右的稀土矿产资源税,但是在国家上调资源税税额以后其所交的稀土矿资源税已经达到了36000元/吨。

  虽然稀土矿资源税已经大幅上调,但是在380亿的巨额黑洞面前,仍然显得微不足道。

  百川资讯销售经理杜帅兵告诉记者,以2011年的国内稀土开采配额为例,整个江西地区也只不过9000吨,按照当地36000元/吨的稀土资源税来算,江西省去年一年的稀土资源税也只不过是3.24亿元。

  另据记者了解,除了稀土资源税以外,采矿企业被国家批准开采权以后,还要交纳一定的“矿山环境治理和生态恢复保证金(以下简称保证金)”。

  在采访中,曹晓秋也介绍称:“我们除了上交一定的稀土矿资源税以外,还要缴纳相关的矿山环境治理和生态恢复保证金,以确保稀土矿开采完以后的环境修复。”

  然而,新华网发布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1年11月,江西省有574家省级发证矿山累计存储保证金4.17亿元。

  王国珍介绍,4.17亿元的保证金平摊到稀土采矿企业身上,并没有多少钱,以近来稀土采矿企业的收入来看,保证金数额并不算什么,但这也是国家在治理稀土污染方面的一个进步。

  稀土开采成本曝光

  实际上,在巨额环保账单面前,企业所要承担的部分,早已包含在稀土价格中,而归于企业的利润,也在不断摊薄。

  在过去两年内,稀土价格一路飙升,成本价格数倍增长, 百川资讯数据统计显示,以中钇富铕矿为例,2010年期间一直是12万元/吨左右,到2011年6月已经涨至46万元/吨,如今仍然在21万元/吨左右有浮动。

  王国珍告诉记者,以前南方每吨稀土精矿的开采成本只有2万-3万元/吨左右,而现在由于环保治理等金额的加入和世界范围内资源型产品价格普遍上涨等原因,每吨稀土精矿的成本价格也上升至了20万-30万元/吨左右。

  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在目前的稀土开采成本中,已经容纳了相当一部分采矿企业的环保治理费用,而企业的利润也已经变得微不足道。

  杜帅兵告诉记者,目前稀土矿的开采成本包括4万-6万元的国家稀土资源税、6万-8万元的矿区生态植被恢复费、3万元左右的矿区环境治理费、5万-10万元的税收和利润等,如果粗略估算,目前一吨南方稀土矿开采成本应该在30万元/吨左右。

  对于上述各项金额的占比,王国珍补充道,南方稀土矿在开采的同时,对当地的生态环境破坏非常严重,所以矿区的生态植被恢复费用就占到开采成本的30%,不过以目前的市场状况来看,稀土矿价格一直处于下跌的状态,其采矿企业的利润也只有2万-3万元/吨。

  王国珍同时表示,由于南方的中重稀土运用于尖端的军事科技上,并且中国中重稀土的储存量也占到全世界的90%,南方稀土的开发势在必行,但这也同样给生态环境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政府补缺口?

  “赣州的环境污染问题也仅仅只是沧海一粟。”苏波这样感慨。380亿的环境治理费或许也只是撕开中国稀土天价污染治理费用中的一个口子,而对于赣州来说,380亿似乎也不是最终的账单。

  在采访中,中国稀土行业协会副会长王彩凤告诉记者,此前公布的赣州380亿元的污染治理费用也仅限于对赣州地区矿山的治理,并不包括当地分离企业的污染治理费用。

  实际上,赣州稀土分离企业的数量也远远多过采矿企业,据了解,在赣州大大小小的稀土分离企业达到上百家,已被官方认可的稀土分离企业就有16家,并且这些分离厂的规模年产量都在千吨以上。

  另一方面,在赣州征收的稀土资源税和环境保证金,仅仅只针对合法的稀土开采企业,而真正让赣州地区“伤筋动骨”的是私挖乱采对当地环境的污染,因为一直进行偷采盗采的个人或企业在避开环保审核的同时,也同样避开了稀土资源税和环境保证金的征收。

  不过,从合法的采矿企业来看,全年所上交的稀土资源税总额也只不过3亿多元,即使加上近几年来所有矿山企业的环境保证金4.17亿元,也只不过是7亿多元,而去年赣州市一年的财政收入也只不过180亿元,这都与巨额的“环保欠账”相差太远。

  对此,记者联系了赣州市主抓稀土工作的工信委,但在几方部门的相互推脱下,始终未得出结论,随后记者又联系了当地环保局等多个部门,但同样吃了“闭门羹”。

  中国稀土行业协会副会长王彩凤表示,对于合法企业所造成的环境污染应该由相关企业自己承担,而此前偷采盗采所造成的污染应该由当地政府承担,此外国家也会给予一定的资助。

  对于目前赣州高额的“环保欠费”,王彩凤告诉记者:“现在协会还不完全明确380亿的来历,协会近期将会去赣州考察,等考察完毕,会作出详细解释。”

热词:

  • 稀土精矿
  • 生态植被恢复
  • 稀土分离
  • 稀土资源
  • 稀土矿
  • 王国珍
  • 曝光
  • 黑洞
  • 采矿
  • 开采成本
  • 留言评论